• 第五章 清白

    更新时间:2017-06-07 20:09:10本章字数:2099字

    垂了垂眼帘的萧七瑾,百思不得其解,闻此事与慕容煊既是无关,便也了却了心中所想,淡然道:“既然此事与你无关,便就此作罢吧!”她抚了抚衣袖,阔气的朝外走。

    “七瑾……”慕容煊不舍的叫住了她,“做何!”萧七瑾不悦的问。

    “可否留下来,待我寻得真相,你在走……可好?”他压低的粗糙嗓音,难得的温柔。“不用,反正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她说的风轻云淡,一点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慕容煊眼里黯然失色,她居然说这件事情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心如同被万剑穿透一般,他的眸子变得通红,伸出手,一把拉住了那个准备从他眼前逃走的女子。

    “你干什么啊!”萧七瑾惊呼了一声,温热的身体包裹着她的身体,她急得双手试着去退开,却无济于事。慕容煊抱起她将她带入了内院的屋子里。

    这里是萧七瑾还未离开慕容府居住的屋子。萧七瑾诧异的放手了挣扎,睁着大眼睛死死的看着那间房子,居然和她走时是一模一样的还存在着。

    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萧七瑾的表情显然取悦了慕容煊,他勾起了笑意,继续朝那间房子走去。檀木制作的门,微微敞开,别样的装置古色古香。

    他将萧七瑾轻柔的放在了软榻上,萧七瑾此时才反应过来,带着危险,眯起眼眸质问他:“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七瑾,原来我好吗?我们和好好吗?休书的事情我们都把它当做废纸一张好吗?”慕容煊忧愁的道。“呵呵呵,你是在说笑吗慕容煊?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不喜欢你,你也用不着用休弃来践踏我的尊严。可是你呢?你一次又一次的把我踩在脚底下。你知道女子都最注重自己的尊严,我虽然已过当年的风华正茂,但还是处子。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想一想吧!我招惹你了吗?”说着说着,萧七瑾委屈的哭了起来。

    这是她记忆中第四次哭泣,第一次是母亲去世,第二次是父亲,第三次是自己离开慕容府太过憋屈。

    “七瑾,不要这样。我是爱你的。七瑾,你还记得母亲生前的话吗?她只许我娶,却不许我爱和有后人。我知道我错了,是我过鲁莽的决定。我喜欢了你好久,可是想起母亲生前的话,我就不敢对你有什么念想。所以逼着自己不去想你,就决定与你分裂,这样才好忘记你,”慕容煊深切的说着。萧七瑾没在说些什么,只是就这样静静的听着。

    “我还是按耐不住自己对你的心,所以我才会去找你,派人去找你,而你遇见了另外一个男人。我都快嫉妒疯了,你从未有过的表情,却从没有在我面前展现过。我发誓我要把你带回来,好好的惩罚你!”他说的激动极了,心情异常的兴奋。

    萧七瑾后怕的朝软榻内移了移,无辜的望着他。“所以现在既然你已经回来,我不会在对你不好了,七瑾,我会让你成为我真正的妻!”言辞下满是霸道,萧七瑾吞了一口口水。“可是我不喜欢你!”

    “你喜欢上了那个男人吗?”慕容煊瞪着她,手不自觉的紧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逃避。“是又如何?”她毫无顾忌的回答。慕容煊气急了,拉扯住她,咬牙切齿:“你是我的,我不允许你喜欢他!”

    也许是被他的暴力吓坏了,萧七瑾竟然没有去反抗。“这才乖。”满意的笑了笑,他伸手解开她的衣带,笑得疯狂。

    “不要!慕容老贼,你给我住手!”她尖叫着,再次落了泪。凄美的脸蛋上都是绝望。“乖,不怕……”

    “我会恨你的,我会恨你的!”萧七瑾撕心裂肺的嘶吼。“不要恨我,我会好好在今后的日子里爱你的。”他轻解着她绫萝的蓝色衣裙,看着萧七瑾的怨恨,他如同被扎了一针般痛苦。

    “不!”

    ……

    她真的清白毁了……这句话在她脑海里回荡了数百遍。凌乱的床榻上,她被包的严严实实,慕容煊早已经离开去早朝了。呵呵呵……恨意丛生,她想起昨夜那个人的温柔,陌生的感觉不断。

    “七瑾,你醒了?”慕容煊踏入房内的那一刻,他脸上带着满足感,接连不断的步伐,她震惊的移了移。“七瑾,该起床用早膳了。”慕容煊命令式的召集了外面站着的奴仆,吩咐她们去厨房拿饭。

    “放我走!”严厉声中的排斥感。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她拿起衣服,穿在了身上。困意蔓延,她的眼角遍布着黑,在自己的大腿部狠狠的掐了一把。“我不会放开你的!”慕容煊强势的搂住了她,将她紧紧的拴在了怀里。

    男女之间的力气十分明显,她被他轻而易举的拉着。“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才知足,我已经被你夺了清白了……”萧七瑾哭的梨花带雨,泪浇湿了一角。“留在这里好吗?”慕容煊丝丝的劝慰。

    “我不会留下来的,因为我说过,我恨你!”萧七瑾果断的走了出去。“将军,不派人准备保护夫人吗?”走进来的卫兵看着萧七瑾诀别的身影,无奈问道。“不必,让她开怀一下好了,兴许一会儿就回来了。”他抱着侥幸,七瑾,不要让我后悔……因为,你道不起歉。

    萧七瑾有气无力的把慕容煊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暗骂自己的不争气。不就失了清白嘛!可为何她会在慕容煊占有她的那一刻,想起那个人忧伤的面容?

    难道是自己喜欢上他了,萧七瑾甩去胡思乱想。唉!就算自己喜欢他,那又如何,自己已经失了清白之身,那个人却从未娶妻,怎么可能会顺着她的意,也喜欢上她呢?她悄悄的注目着那日的小巷子。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走来了。

    奇怪了,这世上难道真有一见钟情吗?

    ……

    黑夜凄凄,吹动的树枝摇摇晃晃,灯烛的火栩栩如生的跳动着。时辰慢慢的过了中旬,慕容煊不安的心情,瞬间爆发。怒气冲冲的叫着管家:“去找几个人,把夫人带回来。”慕容煊终于还是忍不住,连夜派了人寻找萧七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