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自刎

    更新时间:2017-06-08 19:17:23本章字数:2013字

    她一路沿着慕容府出去找了一家客栈,躺的睡了一下午,直到现在还没有起来。当卫兵发现她时,她还熟睡着,许是昨日太累,卫兵叫了她半天也没有叫醒。尴尬之下,卫兵只好回到慕容府的马厮里拉了马车,又叫了几个力气大的侍女将她抬到了马车里拉回了慕容府。

    萧七瑾醒来时,发觉自己又回了慕容府,既然出乎意料之外的没有闹腾,这对慕容煊自然是极好的。每日那些原本在洗衣房的婢女被派去伺候了萧七瑾,这对她们来说也是一个好的前程。毕竟谁都不喜欢自己每日都洗衣服,还害得自己的手因为洗衣服变得粗糙。

    女人都是极爱美的……

    “夫人,将军叫了几个婢女来侍奉你。”老妈子低头说着,偷偷瞧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萧七瑾,见她半天也没有说话,心下,有些气愤。但又不敢说些什么其他的话,上面的可交代过,这女子是将军的宠妻。

    转念一想,生怕惹怒了萧七瑾,来个飞来横祸。“夫人,请去前厅,将军让您去用膳。”老妈子垂了垂眼睛,狐疑不已。据说面前这个女人是慕容将军前几日就休弃的妻,但又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又被带了回来。

    “用膳?”萧七瑾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走到那张木床旁,上面摆着一件水出芙蓉的白色衣裙。慕容煊你还知道我喜欢芙蓉花,喜欢白色的衣服吗?这衣服在萧七瑾眼里却是一种讽刺。她失了清白,还让她穿白色的衣服……这是在挑衅她吗?

    这一次,萧七瑾完完全全的误会了慕容煊,心里的恨意太深,对一个人也就越觉得讽刺。现在的萧七瑾就像是水中的浮萍,任风吹雨打,都会脆弱的不堪一击。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等那婆子退去,仆人们忙前忙后的准备了沐浴的水,和百合花瓣。水上的平静,因为刚倒入的百合花瓣泛起阵阵涟漪。莫旌旗……你现在可知道我的痛苦?

    ……

    沐浴过后,萧七瑾拿起床榻上的水出芙蓉裙,讽刺一笑,随即便拿起穿在了身上。踏着碎步走向前厅,熟悉的场景,虽然有着较多熟悉的人,但对于她来说,却是不同的。

    慕容煊一直把她关在原本自己居住的院子里。在外谁都说,慕容煊宠爱她,每日都金屋藏娇。但只有她知道慕容煊因为自己对他的不接受而囚禁她。

    “七瑾,你来了!”慕容煊很震惊,她居然来了,七瑾,其实你并不是对我太过无情对吗?“徐娘呢?”萧七瑾出声问道。“徐娘?”慕容煊常年在外,很少回府,自然不知道府里有徐娘这号人物。

    “原先照顾我的老妈子!”萧七瑾摇着一口牙,恨铁不成钢的说。这人……还真是一无所知啊!要是那一天他得罪过的邻过将领,在他府中安了眼线,恐怕他都能当个空气。

    “哦!七瑾的意思是?”慕容煊拿起筷子,往嘴里夹了一口菜。“我要徐娘继续来侍奉我不行吗?”好声没好气的萧七瑾,倔强的很。

    “好!我让管家派她过来可好?”慕容煊喜色涌入脑袋里,那里还顾忌之前的事情……

    “这还差不多!”狠狠抛了一个大白眼,萧七瑾看着眼前的饭菜,再看看慕容煊吃的很香,顿时口水直流,按耐不住自己的没骨气。说好的要给慕容老贼好看的,就这样栽在了一桌子山珍海味上。

    ……

    “夫人,徐娘来了。”门外的婢女毕恭毕敬,刚吃饱的萧七瑾此刻正躺在床上,困意恒生。直到听到“徐娘”两个字,猛地爬了起来。高兴的跑到门口去迎接人,“徐娘……”萧七瑾本就已经刚过四十岁,但自小就保留着小孩子气,所以在门开的那一刻,看到徐娘熟悉的面庞,忍不住流了泪,抱住了她。

    这个府里,她唯一在乎的人……

    “夫人,你怎么回来了?老奴之前知道你再不会会来,就将自己多年的存款交给了府里的管家,换来了自己的奴契书。回家准备养老。今日,刚刚准备出门去看地。就碰见了府里的侍卫,说夫人要去去侍奉她。”徐娘说完后,喘了口气,继续道:“我本心想,许是将军新找了一个夫人,便不准备回来。但那侍卫看出了我的心思,便开口提了你。说:萧夫人要求的。我听了自然高兴,便回来了。”

    “嗯!我倒是挺想你的。”萧七瑾的确说的实话,她嫁入慕容府后,那时徐娘还是一个三品婢女。在后厨当骨干,正是看中了她干事利落的态度,萧七瑾便提升她做了管事。

    正是这件事情,才造就了两人今日的缘分。萧七瑾时常都在想,为何不早些遇见徐娘呢?

    一个府中,自然是需要忠心的人,她看破了那些下人的虚伪,为了投靠一个受宠的人,不择目的。太过贪婪,也不是一件好事……而徐娘的忠心与耿直,她是认同的。这样一个人,她为何还要去怀疑。所以她才在这个无依无靠的世上对她有所牵挂。

    “夫人,听说您和将军……”徐娘半老,有些事情自然不敢胡乱说,今日,她被自家夫人再次“请”了回来。也就是说她又再次回到了那个要守规矩的时候。

    “无事,徐娘,我有事情要请你帮忙。”萧七瑾瞅了瞅门外,随后拿起衣袖里藏着的小刀,朝自己的手腕割去。“夫人!”徐娘惊呼一声,赶紧拿起自己衣袖里的手绢绑在了萧七瑾的手上。“夫人……”徐娘不解,为何萧七瑾要自刎。

    “徐娘,我该怎么办……”萧七瑾支吾的说着。她的心里好害怕,第一次学会了喜欢,学会了一见钟情。可是,以前的她或许会不顾一切的烂缠着那个人,直到他喜欢上自己。

    而现在她在也没有资格去喜欢了。一个失去清白女人……还有人要吗?更何况是一个清白一世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