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追踪

    更新时间:2017-06-10 17:58:58本章字数:2043字

    “夫人,您和将军既然同房了,那还是证明将军喜欢你。夫人又为何哭泣……”徐娘看着萧七瑾抽噎哭泣的样子,无奈道。“我是被逼的……被逼的……”

    萧七瑾失神的自喃,徐娘眼睛瞪的大大的。怎么可能?将军居然会强迫自家夫人……她不明白,自己走后的这几个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可以改变那个整个帝都都知道的冷血无情之人。

    “夫人,冷静点。”徐娘额头冒着汗,这时,萧七瑾突然奸笑了一声。徐娘以为萧七瑾是悲伤过度,所以心情难免任人猜不透,但当瞧见那快要被鲜血然后的手绢,恐惧的大喊:“快来人啊!夫人受伤了!”

    仆人们前拥后挤的乱成了一团,徐娘在恐惧中镇定了下来,对着那些仆人道:“快去找将军,和大夫!”几个婢女跑去门外,立刻去找大夫。而小撕正走出门外时,慕容煊却突然回来了。

    “发生了何事,为何府中如此之乱?”阴森森的声音,很是粗鲁。“回……回将军,夫人受伤了……”被着股煞气吓着的小撕,慕容煊看了看他,转身朝内院走去。

    “我不要你们!出去!”里屋里满是萧七瑾愤怒的呐喊,她似乎最近几天火气很大。慕容煊进门的那一刻,便看见地上有仆人捡着萧七瑾打碎的杯子。

    “慕容煊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去上朝去了吗?”萧七瑾转眼之间便看见慕容煊黑线的一张脸。“怎么为夫刚出去一会儿,夫人便想念我了?”慕容煊咬牙切齿,萧七瑾你非要这样伤害彼此吗?即使他知道自己之前的不对。

    呵呵呵……想你?要不要太自恋!萧七瑾毫无顾忌的拢了拢衣服,道:“我说过,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出去。”慕容煊迟疑后,深邃的看了看萧七瑾。“好!”就这样答应了?萧七瑾闷哼了一声。走向徐娘身边:“徐娘抱歉,我不能带你走了。”很难得,萧七瑾会对一个人这样说话。

    慕容煊醋意忍不住犯酸,为什么萧七瑾的一番话不是对他说……“慕容煊,徐娘就拜托你找人照顾她了。你要是照顾不好她,或者虐待她了。我死都会回来找你的!”

    没有留恋不舍的她,伤透了慕容煊。阴恨的笑了慕容煊只觉得自己真的被逼疯了。萧七瑾我到想看看你的奸夫是何人!

    他没有忘记,也不可能忘记,她每夜梦中私语的名字。嫉妒发狂的男人果然很可怕,仆人们不敢出一丝一缕的气息,生怕惹火了慕容煊,引火烧身。

    许久,这样伶俐的气息才奄奄一息而散。“你们下去吧!”冷声入耳,仆人如同受了奖励一般,争先恐后的朝外走去。

    慕容煊眼睛直直的盯着萧七瑾刚刚坐着的地方,仿佛再次看见了她的身影。“萧七瑾,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

    “卖糖葫芦喽!卖糖葫芦喽!”吆喝声无处不在,萧七瑾饿得发慌,她从早上就什么都没有吃,全部的家产也都放在了慕容府。“便宜慕容老贼了!”念着碎碎念,萧七瑾看着那红色的山楂葫芦,眼里留恋不舍。唉!早知道自己就在慕容府蹭上一顿饭再走好了,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噗嗤!”调笑声响起,萧七瑾不满的看向后面。“莫旌旗!”他怎么在这里……

    “抱歉!”由衷的歉意,莫旌旗随意的笑着,他本疾步穿梭在人群里,只为摆脱那个人的追杀,倒也是随意一看,就看见了这个在无形中就变换几次表情的妇女。好奇心驱使了他的脚步,刚刚走近便被她发觉。既没想是她……倒也是缘分。

    “你怎么在这里?”欣喜若狂被她很好的压抑下去。“呵呵呵,无事,只是随便转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萧七瑾皱了皱眉头,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你……”

    蓦然间,莫旌旗疑惑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若有所思的萧七瑾,呢喃:“莫旌旗,我……”萧七瑾还未说出口,几个黑衣人就瞬间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萧七瑾!”慕容煊骑着马,眼神留恋在萧七瑾的身上,她还真是够可以。刚刚出门就来找奸夫。“慕容煊!你要干什么!”虚惊的大叫着,萧七瑾眼里满是气愤。

    “呵呵呵,还真是按耐不住寂寞,这么快就来找自己的奸夫来了吗?”冷嘲热讽传入耳中,萧七瑾默然中,心下狠狠一沉。慕容煊你当真要这般……

    “是有如何!”萧七瑾伸手环住了莫旌旗的胳膊,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抱住了。好闻的紫荆花味从抱着他的人身上传出。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萧七瑾你居然敢……”慕容煊看着眼前的一幕,生生刺眼不已。他的醋劲翻滚着,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依偎在别人怀里,还时刻挑衅自己的女人拉到怀里好好惩罚一下。

    “我怎么不敢,慕容煊是你逼我的。”莫旌旗被怀中女子的举动吓着了,一时半会不能自己。这还是他第一次与一个女子这般亲近。“夫人,还请你自重。在下……”她抬头用手捂住他的唇,祈求的目光如炬。

    莫旌旗明白了,点了点头,心里苦笑。看来自己只好陪她演完这出戏了……“请问你是?”莫旌旗拉开她抚在自己唇上的手安慰着她,对着慕容煊道。“本将军是她的夫君。”

    “哦?阿萧,你以前怎么没给我提起过啊!不过没关系,即使他是你夫君又能怎样,既然我已经认同了你,那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既然早已抛弃了他,那就说明他对你不好,以后换我来对你好……可好?”莫旌旗一张脸通红,他还是第一次说出这般肉麻的话……还是一个自己不确定对她是否有情,就答应她请求陪她演戏。

    仅仅是因为她哀求的眼神而已,还有她的手碰上他唇的那一刻足以让他心动。

    萧七瑾听了这话,心里止不住暗想,若这是真对她说的话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