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夫妻

    更新时间:2017-06-16 17:10:05本章字数:2231字

    “送少夫人回房吧!”隔着头上的红纱听着姜氏那毫无生机的话,萧七瑾只觉得自己现下十分瞌睡。“是!”婢女们涌上前来,争先恐后的扶着萧七瑾回了房间。走时她似乎听到姜氏说:“慕容煊你留下,为母有话与你说。”她的语气平淡的无常,萧七瑾冷冷清清的笑了笑。姜氏现在就等不及了?

    如果她有一个这样的母亲,她或许容不下这样的狠毒心,那怕是自己的生母。本以为自己知道的够早了,没想到现在才是一场笑话,她突然有些怜悯起慕容煊来了,或许在他们没有相遇之前,他的生活一定很痛苦吧!

    率先走掉的萧七瑾与一同婢女远去。慕容煊眼里有过一丝流动,闪烁的眼眸异常的激动。七瑾,我没有失约,自从在心里发下这个誓言后……没想到居然能够保留上一世的记忆与你再见。这次我不会在放手了,我会更快的占据你的心!

    ……

    烛光的光芒耀眼无比,萧七瑾焦急的等待着慕容煊的到来。挡着脸的红纱遮挡着她的脸,什么都看不见的感觉,让萧七瑾很是烦躁。“怎么还不回来!”萧七瑾一把拉开自己头上的纱,“少夫人万万不可啊!没有少将军解揭开红纱,不吉利啊!”婢女们慌张的把床上扔着的红纱戴到她的头上。萧七瑾撕扯着婚服,厉声:“吉什么利啊吉利!这都已经过了时间了,慕容煊还没回来还吉利吗?”萧七瑾脸不红心不跳的反驳,未知自己的想法在那些婢女的脑海里想歪了。众仆红了脸。少夫人这是等不及同房了啊!才这样大怒啊!

    要是知道她们有这样想法的萧七瑾一定会提醒她们,你们的龌龊思想想多了。挠了挠头,萧七瑾随手还是拿开了头上的饰品,看着桌子上的糕点,整个人止不住流起了口水。

    禁不住甜点的诱惑,萧七瑾直接用手抓住了一块塞进了嘴里。吃相着实不雅,不亦乐乎的某人吃的正香,而门在这时被人推开。“咳咳咳……慕容煊!”萧七瑾看到那张脸的同时,吓得呛住口腔。抚着自己的胸口,将那些卡在嘴里的糕点慢慢下咽。

    婢女们早就悄声无息的闭门而出,房内只有二人。一男一女,倒也和谐一片……“喝口水吧!瞧你那吃相,我都看不过去了。”慕容煊被她的举动逗笑了,哈哈大笑起来。“……”萧七瑾瞪了他一眼,粗鲁的拿起他递过来的水,猛地灌入口中,顺了顺气,才没有了刚才呛口的不适感。

    “谢谢!”萧七瑾主动的道谢下,慕容煊忽视了她先前的无礼,嗓音带着磁性:“不客气……”萧七瑾呆若木鸡,嘴巴大大的,看来慕容煊当真转性了?慕容煊很淡的笑,一时半刻萧七瑾既移不开眼,直直的看着他,眼睛好半天也没有转动过,直到眼里有了酸意,萧七瑾拿起手揉了揉。

    “给你!”慕容煊拿起一块糕点放到了她的唇旁边,萧七瑾被这个举动惊坏了。不受控制的咬了一口,慕容煊笑意更浓,将手里那块点心送入自己的嘴里,咀嚼了起来。萧七瑾脸爆红的厉害,手指指着他,羞涩的说:“你你你……你居然……”吞吞吐吐的话语,加上羞涩的尴尬,萧七瑾更可爱了几许。

    “你你你,你真是不知道害躁,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萧七瑾质疑的问他。“哈哈哈,你我今夜以后,便是夫妻,何来男女授受不亲之说。”慕容煊狂妄自大的一笑,萧七瑾垂头丧气的怂了怂肩膀,她只是在说明事实而已。

    前世,她与慕容煊大婚之时,那一夜他未进房间,她也没有理睬他。两人在个子的独处下一个睡书房,一个睡屋子。安然过了一夜……中秋宴上,他们假装如此的相亲相爱,红煞了帝都的男女。可只有他们知道,两人之间不过只是演戏一般存在的无聊透顶。

    萧七瑾脸垮了下来,她无论如何看来都是说不过他了。郁闷的她,拿起被子盖好,将脑袋缩了进去,看似一个球体。慕容煊哭笑不得,他以前怎么会错过那么多次,她可爱的样子。

    隐隐思绪又被勾起,萧七瑾惆怅难以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慕容煊在她的眼里应该是一个霸道男,老狐狸,冷漠的样子。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萧七瑾翻过身子,在被窝里眨了眨眼睛,还是想不明白……算了,来日方长,她总有一天会揪出他的狐狸尾巴的。

    “好好好,是我错了行吗?那么慕容少爷,我们的婚事可是双方被强迫的。既然是强迫,那就意味着我们什么事都是假戏真做。我们没什么关系,你现在可以选择回自己原来的地方睡了!”不忘得意一笑,萧七瑾把绣着牡丹的红鞋甩到了地上。顺势躺下,柔软的被子上被一层红帐盖住。呼吸的那一刻,有股香气蔓延在鼻尖。萧七瑾拿起被角放在鼻子上细细的闻着,薄荷香刺激了大脑,萧七瑾已然觉得自己的心旷神怡了半分。

    “好闻吗?”慕容煊袭身了上去,躺在了萧七瑾的旁边。“你……”萧七瑾瞪大着眼睛,圆圆溜溜的转动着。“乖,今夜是我们同房的晚上,就算是演戏,也要好好装一下不是吗?”慕容煊好生的提醒着,萧七瑾顿时安稳了下来,转过头道:“好!那你可不许放肆!”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转了回去。

    ……

    睡醒的萧七瑾看着整洁的床上没了慕容煊,窃喜的将自己的婚服偷偷摸摸的脱了下来,她本人极爱白色,所以婚服里面便是一层白色的荷花裙。

    昨夜为了防止慕容煊,萧七瑾一直没有脱衣服,就这样上了床。想起被子是的那股香气,萧七瑾这是却想起了什么!慕容煊似乎以前总是喜欢薄荷香,衣服上,还是床上总有人按时来熏香。

    那就是说昨日的床是慕容煊的?萧七瑾脸白了一阵又青了一阵。捂着脸,后悔莫及,想起自己鲁莽的说让他睡别的地方时,自己既是没有事先发现这是他的床。还大言不惭的说出那种话……

    “少夫人,该起床了!”婢女手捧着木水盆,跪在地上低头道。“就放这里吧!”萧七瑾揉了揉模糊的双眼,脑子里一片空白。

    “少夫人,今早该给夫人请安敬茶。”萧七瑾听闻,咧着嘴笑了笑:“呵呵呵,好,我这就去。”婢女低头谢过,手撑着地从地上起来,连衣裙也也没有顾忌着拍拍上面的灰土,就急忙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