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质子

    更新时间:2017-06-18 20:08:39本章字数:2368字

    迫于无奈之下的萧七瑾,手里端着快要溢出来的茶水。苦楚难诉,青花雕刻的茶杯。上好的杯色,在阳光下旭旭生辉,一眼便能看出制裁如何!萧七瑾听厨房里的嬷嬷说那是姜氏最喜爱的杯子……

    犹记得那日新婚,姜氏的平淡。萧七瑾吸了一口气,在手中固定好茶盘,走向姜氏的房间。

    “夫人……”话从口出,身旁老嬷嬷和蔼的道:“少夫人,你已经是少爷的妻子,自然也要叫夫人为母亲,怎么还是不习惯。”

    “我……母亲。”萧七瑾本想说说她还不怎么习惯时,被那老嬷嬷一个眼神传进低着头的眼眶里,她咬了咬唇,思索了好半天才说了出来。

    “好好!七瑾你既然进了慕容家自然是我慕容府的人。你放心为母并不是什么喜欢刁难自己家的人。和那些其他的名门贵族没什么攀比!”她说到这里,萧七瑾明显可以感受到她的恨意。“是!七瑾知道。多谢母亲。”萧七瑾做足了知书达理的样子,她没有厌恶这个中年妇女,前世没有过,今世也没有过。只是平淡如水的度过了一生……

    “好,你知道就好!把茶端过来吧!”姜夫人欣然一笑,拿起萧七瑾手上的茶,喝了一口。惊讶的眼神瞬间闪过,突然道:“好茶啊!”萧七瑾微微敞开笑意,问道:“母亲也有品茶的习惯?”

    “是啊!这是为母这一生中品过第二次这么好的茶了。至于第一次,也是他……”姜夫人闭了口,眼睛恍惚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继续说:“唉!真是不好意思,人老了,总会莫名的想一想年轻时候的事情。真是让七瑾难为了。”

    缓缓直视姜氏的萧七瑾,轻笑了一声:“母亲多想了,七瑾今日刚刚初见母亲,母亲便与七瑾说了这么多亲近的话,让七瑾受宠若惊。七瑾感谢母亲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觉得麻烦。”萧七瑾侧身一垂,遮掩着袖子继续道。

    “唉!七瑾,你与我儿成婚,明日便要踏入深宫,一切我都会让我儿做好的。恐怕是慕容老将军回朝,所以皇上有意请你和煊儿进宫。”

    有意?最是无情帝王家!那还来什么有意,是想来个什么下马威吧!

    前世她与慕容煊进宫的确是慕容老将军回了朝,可她却看过重重情绪的帝王将相。对一个手握兵权的人是怎样的冷眼……

    慕容老将军与齐国的上一任皇帝一同扩张了齐国,被封为功臣,因为极其信任于慕容老将军,所以就赐予了他朝廷的最重要的兵权。慕容老将军为了表明自己的忠诚,娶妻生子后,便踏往战场,直到自己的儿子也入了战场,失了性命。只有自己唯一的孙子慕容煊,和自己的儿媳陪在自己的身边。

    而自己的儿媳妇却是自己强迫来的。所以平时回到家里都是对他不管不顾,他或许觉得愧对她。所以很少回来。年仅五十多岁的高龄还奔赴战场……

    萧七瑾有些期待看到这个老将军了。前世她自从去了宫宴时第一见他后,在嫁于慕容煊十年后等到了慕容老将军的死讯。

    曾听慕容煊说过,慕容老将军是他这辈子最憧憬的人。

    能让慕容煊憧憬着的人,一定很厉害……

    “母亲放心,七瑾这便去准备,明日和夫君一同进宫,给老将军接风洗尘。”萧七瑾走出了门,恍惚了一下。也许是先前站的太久了,她本来身体就不好,所以柔弱不堪的连站都站不稳。要不是后来,她的母亲李氏为她花费了财力,求来了一株千年人参,才保得她身体渐渐好了起来。

    萧七瑾看着流动的云彩遮蔽了太阳的光景。耀眼转眼之间消失……

    “慕容少爷回来了?”萧七瑾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抿唇笑着。“七瑾,明日就要……”慕容煊不安的开口,他还未说完,萧七瑾一脸沉重的抢答:“我知道……”

    “……”慕容煊又露出了一股为难之色,他莫过于平静的心,似乎被深深的敲击着。以前的他遇见过这种生死只在一瞬间的场景。可是那是他没有明白自己究竟是否有感情。此刻,他犹豫了,不知道这次带她去是好的,还是坏的。

    以前的萧七瑾,除了第一次宫宴后,之后便非常厌恶去宫中,而她本人因为体弱多病帝都人人皆知,所以自那以后的宫宴她都是靠着个借口混过去的。

    现在,她怎么想起要去了?没时间再思索下去,只因为,萧七瑾早已经幸幸的走回了房间。慕容煊突然无声的笑了笑,他的七瑾永远都是这种放尔不究,凡事都看的这样轻轻松松。

    “你干什么啊!”进屋上了床,萧七瑾刚刚铺好被子,就看到慕容煊顺势上了床。“干什么?睡觉啊!”慕容煊一副你太大惊小怪的表情看着她,心情愉悦极了。

    “什么嘛!你去给我睡软榻,不许睡床。”萧七瑾整个人全躺在了床上,深深的占有欲。“床以后是我的!”傲娇十足的性格,可爱的很。

    “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睡啊!因为我们是夫妻啊!”慕容煊无所谓的继续上了床。萧七瑾急得脸通红红的,反驳:“那是昨天晚上,有人看着我们才睡一起的。况且我们关系也不怎么好,怎么能睡一起?”萧七瑾气急败坏道。

    “可是,万一今天有人也来看呢?”慕容煊开口一问,萧七瑾脸黑黑的,比染了黑色墨水还黑。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既无言以对……倒霉……

    “算你狠!”萧七瑾认命的躺回了床上。盯着屋顶看去。慕容煊好笑的看了看那平躺着的女子。静静的褪去了外衣,等躺到床上时,听到的却是均匀的呼吸声。这么快就睡着了?慕容煊转过身,看着萧七瑾平静的睡颜,只觉得岁月静好。一切都如梦一般,侧身而起,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轻声笑道:“七瑾,我喜欢你……”床榻上的人儿,只是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似乎梦境中梦见了什么美好的事情……慕容煊拉起床纱,朝外扔起,绘起一阵清风吹掉了烛光。

    月色挥洒自如,一觉安好……

    早晨初醒,萧七瑾看着自己身边空无一人,松了口气。将昨日早已经准备好的衣服穿上了身,她不喜爱浓妆艳抹。

    所以仅仅因为今日进宫而画了素颜,与慕容煊在尴尬中度过了吃早饭的时间后,门外的侍卫已经准备好了马车。萧七瑾个子比较低,所以在踏着凳子上马车时差点摔了下去。还好慕容煊手快,赶忙过去扶住了她。才顺利上了马车,宫中禁止骑马,所以众人都是用御赐的马车进的宫,当然也包括萧七瑾和慕容煊坐的这辆。

    皇宫中每个宫相连一起,倒是离的近,同慕容煊坐进宴场后,萧七瑾偷偷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而这时,一声尖细的叫声打断了萧七瑾:“宸国质子到……”

    宸国质子?什么人,以前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