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身份

    更新时间:2017-06-20 18:12:11本章字数:2249字

    怎么可能?恍如晴天霹雳砸在萧七瑾头上,晕乎乎的一片。这是莫旌旗!她死都不敢相信……

    “七瑾,怎么了?”慕容煊故作镇定的问她,连他也不敢相信,萧七瑾日夜思念的人居然是宸国质子!不过,这样也好,七瑾就和他不可能了。毕竟萧知府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敌国战败送来的质子。

    这样想了想,心里止不住窃喜起来。许是心情好,连他一向感到宫中有着迂腐的空气,此刻都因为自己的心情新鲜了起来。

    萧七瑾并没有发现他的表情,顷刻间,众宾客团坐。慕容煊旁边早已经占满了人,将他团团围住,慕容家的老将军是一代功臣,帮助齐国先皇开阔了领地。先皇对慕容老将军皆为信任,赐他兵权。所以即使是自己的这个孙子在朝堂上毫无官职,也颇受注重。一个有兵权的官臣,人人都想攀高,对于这样的事情,萧七瑾早已经习以为常。

    目光瞥到了那一角的宴桌上,男子看起来十七八岁,穿着一袭白衣,独自一人坐在那张长长的桌上。静静的俯视着一切,手里拿着精致的酒杯,一口一口的喝着……萧七瑾在众人的挤压下,艰难的挤了出去。

    慕容煊并没有发现萧七瑾的离开,他的四周布满了人,遮蔽了视线,因此很难看到其他地方。萧七瑾慢吞吞的走了过去,心里止不住的想要问他一些自己不明白的事情……

    “你……”萧七瑾羞涩着脸,不好意思的开口,她其实不怎么擅长搭讪。只是为了他,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弄清楚而已。“你是何人?”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萧七瑾的盯着他,这是以前的他?冰冷的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高高在上的模样,给她一种不可一世的淡然。

    “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坐在这里?”萧七瑾撅着嘴巴抹去脸上的崩溃,询问他。“我不需要向你汇报吧!”男子冷傲的看了她一眼,继续拿起酒杯喝起了闷酒。“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肯定没有什么可以说话的人,想要陪你而已。”萧七瑾委屈的弩着嘴角,两人眼睛相互视看。

    莫旌旗漠视了她一下,继续喝起了酒。“你叫什么名字啊!告诉我吧!我想和你做朋友……”萧七瑾堆起笑意,握住了他要喂进嘴里的酒杯。

    朋友?那是什么?莫旌旗凉凉的鄙视了她一眼。甩开她抓住自己的手,阴沉的脸微微抬起,丝毫不屑一顾。

    “告诉我吧!告诉我吧!”萧七瑾煽动着眸子,期待万分,没有泄气。“莫旌旗!”厉声的不耐烦回答了她问题。

    “莫旌旗?嗯,不错的名字嘛!”萧七瑾细细的念着他的名字,心中早已经波涛汹涌。以前的他对任何人都是这个样子吗?萧七瑾忍不住再次看了看他,千尘不染的衣着,眼睛没有一丝一缕的情感。同情心泛滥成灾,萧七瑾还是知道的,许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对她真的是一种特别的存在,自己内心里是想要靠近他,探寻一切秘密。

    战败的宸国一定是走投无路了才会送来质子,保自己的国家安全。作为质子被送来的他一定很怨恨自己的父亲吧!

    她见过太多的事迹了,未长大的孩子从小在父母的影响下才会决定他未来的命运。而他的命运却是被亲生父亲当做弃子送入敌国。战败的国家,从来都会招来观围者的漠视。有些无法自保的都会被残忍的敌国置于死地,自此,没有生的机会……

    萧七瑾并没有因为冷漠而放弃,她相信,这个重生的机会既然落到了她的身上,那么她就不会放手,那怕最后他对她是拒绝的。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很久以后,萧七瑾才明白了这句话真正的意义。

    全然去想事情的她,殊不知他还是一直在喝着。看不下去他这样弄垮自己身子的萧七瑾,怜惜的道:“别喝了,伤身体!”萧七瑾一把夺过酒杯,放在了莫旌旗拿不到的地方。“你……”莫旌旗眼中突然有些模糊,似乎喝醉了一般,红着脸趴在了桌子上倒的不省人事。萧七瑾苦笑,明明自己的酒量看起来不怎么样还要逞强。慕容煊今年二十岁,正是风华正茂之时,也从过军,所以酒量大也就算了。

    莫旌旗可是一国皇子,怎么可能喝的了这么烈的酒。萧七瑾之前和慕容煊坐在一起时就闻了闻酒的味道,很是浓烈,虽然是上好的酒,但也酒中的料也太过了,所以就一直没有喝。

    这人却是从一进宴席就喝了起来。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又一声尖细的叫喊,萧七瑾慌忙起身,伏在地上,和众人一起跪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齐声的响声,似乎要震慑整个宫殿,唯有不被任何人发现的那一角里,那个平静的躺在宴桌上的人。“众位平身吧!”听道这句话后,萧七瑾已经迫不及待的起身,赶紧逃离莫旌旗的桌子偷偷朝慕容煊奔去。

    “刚才去哪里了?”慕容煊虽是平时对人有一股厉气在身,但对于萧七瑾却是意想不到的柔情。“我……我就是随便转了转。”心虚的低头开口回答。慕容煊终是没在说些什么,萧七瑾在人看不到地方偷偷看了一眼龙座上的皇帝,和凤座上的皇后 。

    两人都已过中年,都没有保养过,皱纹布满的脸颊和额头,皇后腼腆的看着众人,笑得抚魅。皇帝的英气不减,正襟危坐在上面,让人心有憧憬。

    众人早在皇帝的指令下入了席,萧七瑾看着桌上放着的食物,既是无法下咽。一点食欲都没有的她,很快引起了慕容煊的注意。“怎么不吃?很好吃的。”慕容煊拿起那块芙蓉酥,咀嚼了起来。

    “慕容煊,身份对一个人重要吗?”萧七瑾看着他没有波澜的眼睛,突然开了口。“七瑾,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发生了什么吗?”慕容煊喃喃细语。“无事,我只是搞不明白一件事情而已,现在也不想再提了,越提越心痛,等我好了再告诉你,你先回答我嘛!好吗?”萧七瑾撒着娇,搂住慕容煊的胳膊肘道。

    慕容煊瞪大眼睛,看着旁边撒娇的姑娘,于心不忍拒绝。“七瑾,虽然我们没有什么高贵的身份,但在这个时代,任何人的身份都是受限制的,包括你我。”沉重起来的慕容煊,萧七瑾还是有些不明白。低头看着杯子里冒着白气,发起了呆。

    身份,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