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刺杀

    更新时间:2017-06-21 12:43:04本章字数:2269字

    萧七瑾再也没有去找莫旌旗,这个宫宴上,慕容老将军进了宫后,受了封赏,一切很是平常。老将军作为慕容家的家主,自然府中门第多事,所以提早就回去了。

    慕容煊一直陪在萧七瑾旁边。而角落里的青年却昏睡不起。最后被人暗自拖走,萧七瑾表示自己很无奈。

    过了好长时间,慕容煊喝的大醉,他近日的心情看似不错,也许是因为慕容老将军归来。毕竟老将军是他最崇敬之人,想了好久的她,困意盎然,吮了一口茶,昏昏沉沉的欲睡起来。

    ……

    “啊!”尖叫声不断,萧七瑾醒来时,就发觉自己与慕容煊躺在了一起,还衣衫不整,虽然衣服还在,但也太过露骨。“唔……”慕容煊昨日酒精过度,今日起来时自然是晕晕的。还没来得及看看周围的样子,就被人踹下了床。

    “登徒子!”萧七瑾抬着脚,正准备继续骂下去,慕容煊立马从地上起来,坐在了床上捂住了她的唇。“你是准备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发生了其他的事情吗?”萧七瑾脸上一红,自是知道什么事情。怒踹了他一脚,挪开他捂在嘴上的手,低声呵斥:“你昨晚到底怎么了,喝那么醉,还有你为什么在我床上!”

    “你床上?七瑾莫非是搞错了吧!这床可是陪了为夫十八年啊!怎么就是你的了?”慕容煊捏了捏她红透的脸。嫩嫩的,手感出乎意料之外的好……“放开了啦!”萧七瑾拿开那只作乱的手,羞红不已。

    “好……”慕容煊有些失落感,不过他一向都是很少表现出来。换好衣服看着身后萧七瑾慢慢吞吞,偷偷摸摸的换这衣服,生怕被他看见什么似的。

    “我不看就是了!”慕容煊没有回头,萧七瑾嗔怪的看了看,急忙穿上了衣服。

    晚间时,与姜氏一起吃了午饭,准备回门。慕容煊穿了一件青色的单袍子,头发简单的绾上。引起了萧七瑾的看意,短短几日,萧七瑾便开始想念起来李氏做的饭来了。还没有出嫁前,自己的膳食都是李氏亲自忙活着做的。若是无人问津,李氏的厨艺恐怕早已经穿遍整个帝都的小巷子里了。

    萧七瑾庆幸自己从小和自家母亲生活田野,所以有着做饭的功底。不似大家闺秀般每日坐在闺阁里无所事事。萧知府早先就与慕容煊聊的来,两人一进府门,便从早聊到了中午。萧七瑾一直在屋里听着李氏夸赞慕容煊的好。

    萧七瑾不好说什么,心里恨透了慕容煊,这么快就把自己的父母给收买了。痛心疾首下,还要给慕容煊做菜吃。萧七瑾死活不愿意,奈何李氏下了决心。母女争执完毕后,萧七瑾输的惨败。

    ……

    “哎呀!阿煊你可要多吃一点,这是七瑾忙活了半天才做的,也是对你的一片心意。”李氏不断的给慕容煊夹菜,萧七瑾欲哭无泪,她的母亲还真是急得想要把她卖出去。她做菜还不是被逼的。

    这话听在慕容煊耳里倒是一个激励他的机会。整整一个中午,慕容煊吃了一顿将他一天饭量都吃过了。

    目瞪口呆的萧七瑾只是笑了笑,她没有自己相象中那么讨厌他,那怕是当初他让她失了清白,那也只是短暂的恨。

    ……

    过了晚间,萧知府喝的大醉,慕容煊和萧七瑾也准备离开。刚刚回门的萧七瑾不肯离去 ,在李氏房间里逗留了一会儿。“七瑾,阿煊他对你好吗?”李氏握着她的手,坐在床上细细问道。“嗯,很好。”萧七瑾如实说,除了有时在她意想不到的时间对她耍流氓外……其余的真的很好。

    “娘,我舍不得你。”萧七瑾伸手抱住了李氏,无声的落了泪。上一世,李氏因为过度操劳,在她五十岁的那年冬季。受了风寒而死。萧七瑾那时哭了好久,她三十岁的那天父亲也去了。留下了她,一个人孤单寂寞的度过了半生。

    这一世,只要一想起他们早去的场景,痛不欲生。

    “唉!七瑾啊!都已经是人妇了,还这么像个小孩子一样。”李氏最喜欢在安慰自家女儿时,摸摸她的头。说实话,萧七瑾离开的那几天她天天以泪洗面。自己养大的女儿就这样嫁了出去。她舍不得的很,但也无可奈何,若是皇帝不管这门亲事,她的女儿就要倍受官府强制出嫁。

    与其被人从中作梗嫁个不好的人家,倒也不如从了旨意,嫁给一个贵门。只要是做母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好的依靠……

    “什么嘛!现在我和娘在一起就不能撒娇了吗?”萧七瑾不满意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好好好,娘是与你开玩笑的。你是我最宝贵的女儿,我怎么舍得呢!”母女二人有说了一会儿心里话。慕容煊便带走了萧七瑾。

    ……

    二人坐上马车,都无言语。寂寥无比之时,突发了事情。“少爷,有人前来刺杀!”驾着马车的侍卫,撩开帘子平淡道。“七瑾,你先回去吧!”慕容煊起身低下头俯身走出马车外,盖住了帘子吩咐侍卫将萧七瑾送回慕容府。

    萧七瑾气愤愤的,表示自己不同意。对着外面:“我不回去,既然都遭遇了刺杀,那么……”言道此处,慕容煊就早已制止了她。“不必,我知道你想要说的是什么,总归这里不安全。”慕容煊的拒绝,萧七瑾还是知道的,自己没有武功,留下来也是害人的命。

    反之,慕容煊的道理头头是道,萧七瑾还是遂了他的愿。拉紧车帘,听着离自己渐行渐远的厉刀摩擦声,不是滋味。 她终于还是不忍心,大喊:“停车停车!”还未等那侍卫开口问话,她便纵身跳下了马车,朝那血腥的地方跑去。一路上,到处都存在着不忍直视的尸体。

    鲜血的味道浓烈刺鼻的让人反胃,忍着快要吐的冲动。萧七瑾捂着鼻腔,奋力向前直行。“七瑾?”远处的慕容煊看着向自己跑来的萧七瑾,心下里一阵感动。她终究还是舍不得自己的?

    嗖的一声,一支冷箭袭来。再然后叮咚的一声,慕容煊已经用剑击成了两半。“慕容煊……”萧七瑾紧张的看着他,吞吐不堪的说出了口。

    “七瑾,你怎么来了,没受伤吧!”慕容煊搂住她,伸手查看她的身体上是否有血迹。在看到脚上那双白芷的鞋子有一丝血痕时,吓得开口问“你脚上受伤了!慕容煊抱起她立刻奔向马车里。脱了她的鞋子,轻轻的抚摸起来。

    “慕容煊,你智商是不是欠钱了啊!”她真想抽他一巴掌,这人到底是在检查她有没有伤口,还是在明目张胆的占她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