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心计

    更新时间:2017-06-29 11:45:57本章字数:2301字

    “两位是外土人士?”那沉寂了沧桑的中年男人难道没有那日的疯癫,今日却是清醒的很。萧七瑾缓缓吐出了一口气,便闻莫旌旗已然开口:“在下与令妹还有兄友路遇此处,那人便见了先生。”开口出示自己早已遇见,中年男人沉顿了半刻,方想起:原来那日老夫遇见的便是你们。真是失礼了。”他一口一个老夫,萧七瑾烦躁的咀嚼着碎语:“您老人家看起来才中年,老夫什么啊老夫……”莫旌旗即使武功不高,但也略有皮毛,敲了敲萧七瑾的脑袋。

    萧七瑾苦不堪言,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怎的惹得他生起了气?“无碍,先生必不放在心上。”中年男人咳了咳,而此时那怪异的管家小撕倒是走了进来,恭维:“老爷,小人之前不小心吓到了这位姑娘,便想着他们几人既然人生地不熟,便让他们来府中住上几日好有个照应。”

    “可是……”

    “老爷,您难得这几日好了些,再说夫人生前总是好客,想必也一定希望您也一样。”果真提到“夫人”这个字,中年男人抖了抖身子,摆摆手:“也是,夫人一定是这样想的,安顿客人的事就交于你办了。”

    “是!小人这便去安排……”还是那抹诡异的笑意,他转身出门,很快便失了踪影。“多谢先生顾念!”莫旌旗这般客气的言辞,亮了萧七瑾的眼,看来,他演技真是一般的好。

    二人心计得逞,连忙回到客栈,而这时,慕容煊也已经回来,三人商量好了便一同去了之前的地方。

    寂寥无人,门第上挂着一个不起眼的牌匾,萧七瑾盯了许久,眼睛都困了的时候,才看清那上面的字“落府”。

    “落府?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萧七瑾好像有所耳闻,起了心思,认真想了起来。片刻后,吃惊道:“是三年前,帝都最知名的商家!”萧七瑾自是不敢相信,居然这么巧的就遇见了。但听闻,落家可是皇族受封的商家,而整个齐国也就一家。只因为当年落家老爷子被先皇所受封为怀安候。

    此事自然得从中君二十七年说起了,当时齐国没有被先皇和慕容将军所收复边疆,因此离别国最近的西行便常遭遇抢杀。人群不满,落府虽是一个知名的商家但总是被蛮荒一族所建立的鸠国所迫向他们提供银粮。

    只为更好的攻打齐国边疆的西行。落家老祖宗不满此事,对他们的要求气的跑到鸠国兵营大骂。

    鸠国将军大怒,下令抓走了落家老祖宗,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将军并没有向蛮荒族那般残暴的对他施虐。只是把他关进大牢,不给吃饭就这样饿着他,本想他会几日求饶,然后自觉的送来银粮,可谁知道落家老祖宗任性是出了名,死等了半月,落家老祖宗奄奄一息的躺在牢房里还是没有答应。

    那将军无奈,还是放回了落家老祖宗。回去便告诉了蛮荒族的族长,那族长也不知道为何,第二日便上报鸠国国君。翌日,鸠国使者却是上见齐国皇帝,说仗不打了。

    自那以后,西行人重重猜测,说是蛮荒一族赞赏落家老祖宗不屈的精神,所以被感动的不打仗了。而又有人说鸠国是因为落府这个大商家不支持没了银粮给军营,所以才索性回去了。

    猜测不断,但先皇赏罚分明,理所当然的赏赐了落家老爷子。这事也在西行传了一年成了饭后典谈。

    只是落到如今的田地,到底是为何,她依稀还记得父亲说过,当初落家被御赐受封于帝都,并长久的留在了帝都做了最大的商家。而现在又出现在了西行,令人费解……

    “既然是受封侯爵,我还是需要回到帝都禀告一下皇上。”慕容煊想了想还是道。“如果不去会不会有麻烦?”说实话,萧七瑾也不想让慕容煊离开,在她的心里慕容煊是她的认定的朋友,那怕自己回复不了他的真情……

    “不行,落家是受封的侯爵自然也和皇族有牵连,他们在离京是并未向皇上禀告,也没有收到旨意自然不可以。这事情还需要回去说。”慕容煊正经八荒的时候,眼眸很像鹰一般锐利。萧七瑾被他的举动吓住了,但随后又笑了起来。“好吧!那我和莫旌旗在这里等你……”萧七瑾想了想,这样说。

    “乖……”慕容煊趁笑,随意飘过了萧七瑾的视线,看向莫旌旗。两人这时居然含有死死默契。

    乖,乖什么乖,当她三岁的孩子吗?踮起脚尖锤了锤他的肩膀。“进去吧!”慕容煊若有所指,落府的人的确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们三人聊了好一会儿了,也没见一人出来。

    上了马,远去后的慕容煊,萧七瑾进了落府。“莫旌旗,你住我旁边的房子吧!”难开口后,她咬着唇坚毅道。

    “好……”萧七瑾怔了怔,就这样答应了,不是应该高傲的回答她为什么吗?这是和慕容煊一样的转性了,从冰山转为了暖心男?

    “别想太多……”看吧!她就说怎么可能轻易就转,但转一个冰山一角也是可以的。“知道了,知道了,我没那么思想龌龊。”萧七瑾潇洒的留个背影给他,带上门回了房间。

    莫旌旗心里很是不平衡,居然有生以来,第一次吃了闭门羹。

    几日已过,离慕容煊回来的日子还早,他们一路赶来,也花了半个月,所以哪能那么快就回来。萧七瑾无聊的官网着落府的风景,她已经对这里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转身拿起杯子,灌了一口凉茶,想起之前的任性,现在便是千言万语也收不回来。早知道她就不来了……“若是太过无聊了,出去走走吧!”莫旌旗推开门,披着一件大衫,萧七瑾井然想:他不热吗?

    伸手摸了摸大衫,出乎意料的布子好。“你这是从哪里来的,给我吧!”萧七瑾开口要,其实这个大衫她也可以穿,反正是天蓝色的,她穿上也不奇怪。“好……”莫旌旗犹豫不决,但还是脱下了给她。

    萧七瑾也只是喜欢上面的刺绣罢了,但一想起这个是谁绣的,她忍不住开口:“这是谁做给你的啊!真好看。”披在身上发现长了好几寸,很想摆尾鱼一样,但是还是很不错的。“我的母亲……”莫旌旗提到此处,不禁有些唔咽。

    萧七瑾以为他要哭所以连忙将身上的大衫披在了他的身上。但又发现发现她与他的身高相差太多,自己何时与他之间这么大的差距了?心里终归不爽,她从小便不喜欢个子高的人。

    难道莫旌旗个子高就要讨厌他了,她可做不到。“对不起……不该这么任性的就要你的东西……”萧七瑾低头认起了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