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故友

    更新时间:2017-06-29 19:10:29本章字数:2076字

    街市上,也只是琐碎的进贡食材,这种长时间无人的边疆自然没什么可种的东西。萧七瑾在落府吃了好长时间的白馒头,自是抱怨了好久。今日出门便到了最大的酒馆,两人踏进门口,便看见一群人围成了圈看热闹。“快赔钱!”深谷幽传般入耳的女子大怒声,萧七瑾虽不怎么喜爱看这些街坊四邻的热闹,但着声音着实让人闻见耳熟。

    抛弃了莫旌旗,萧七瑾顺着人群里的缝隙挤了进去。几个粗汉大壮子拉着一个穿的不堪的男人,而那男人怀里抱着玉器。本就阳光普照,此刻因为他的躲藏,阳光照到了玉器上自是能看出色泽光滑。

    “七瑾!”原本骂着地上男人的女子不经意间便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欣喜充满了脑袋,连地上的小偷都不管了,直直走去那摸索着的藏了慌乱的身影。“你怎么在这里?”那女子惊奇的看她,又看了身边自己未发觉何时围着的人群:“不要围观了啊!快回去吧!”摆弄着手,拉起那偷窥她已久的身影,规规矩矩的道:“萧大小姐,准备去哪里啊!”调侃的笑声,萧七瑾心虚:“哎呀!是小梨子啊!你不是应该在帝都好好当你的丞相府大小姐,跑到这里干什么?”

    萧七瑾低喃:“恰好路过……”小指头轻轻撩起发丝庇在了后面。“这是谁啊?好漂亮啊!”红心眼直冒,恨不得把眼睛贴在萧七瑾旁边人的身上。萧七瑾抚额,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七瑾,这是你从哪里拐来的美男……”美男?呵呵呵,掉美色里……萧七瑾掐了掐莫旌旗的胳膊肘。恨瞪双目。都是你惹得祸!“戚梨薇,有了美色就忘了我这个朋友呗!”

    戚梨薇轻笑了一下,跑到她的身边,面色娇羞:“那有啊!哎呀!不小心犯忌了。简直太讨厌了!”

    鄙夷了她一把,萧七瑾怂了怂肩膀:“莫旌旗看看你干的好事!”怒嗔的怪叫,萧七瑾简直心累的不要。她似乎又被包围了,还有来自于怨恨,迷恋的眼神在她身边徘徊。注意到这一点的戚梨薇提议:“我们去对面的茶楼坐坐吧!”

    “好啊!”萧七瑾开心的拽住莫旌旗的袖子往茶楼里拉。三人进了楼,戚梨薇点了几个茶,深知萧七瑾喜爱菊花茶。所以她特地点了一杯。

    “你还记得我爱喝什么啊!”萧七瑾感激的眼神抛去,死死的抱住她。“咳咳咳……抱得太紧了……”使出力气去退开她,戚梨薇不断的喘气。萧七瑾顺了顺她的背,暗道有这样的朋友也值了。她前世与戚梨薇是一同长大,但却不怎么常见,她虽为丞相府的嫡长女,性情却粗鲁豪迈,与她一见如故。萧七瑾也渐渐了解她不喜被闺阁道理束缚,而她也正是如此。

    犹记得自己十五岁成人礼,戚梨薇受邀,她比自己早先过了成人礼,是三月中旬而生。戚老爷自从女儿过了成人礼吓得赶紧替她找如意郎君。奈何戚梨薇不愿,一直没有同意,离家做了生意。

    女子做商倒也少见,所以一开始经商也困难,萧七瑾从小随被自家母亲灌输闺阁道理,却也是听不进去几句,唯独对书情有独钟。自家母亲没有其他家里的迂腐思想,便了她的愿。

    萧七瑾喜读经商之道,所以在戚梨薇离开后,经常回信共同探考,这便为两人的关系拉进了距离。

    “七瑾,你的力气好像大了哦!虽然还比不上李家婆子的力气。”萧七瑾脸上爆红,埋着脑袋,袖子挡着了脸。如情窦初开的姑娘见了情郎一般害羞。

    被忽视已久的莫旌旗,瞅了她一眼。抱起茶喝了一口,旁边的两人交谈甚欢。他也不是那种爱聊之人,所以索性就做了旁观者。

    “他是谁啊?”戚梨薇捏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咀嚼了一口,塞满的嘴鼓鼓囊囊的,搞笑极了。“喏,你不吃吗?”戚梨薇把酥和推到莫旌旗那边,她奇怪的很,这个男子一直跟着萧七瑾,但从刚才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冷着张脸,静静的看着萧七瑾,眼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柔。

    偷偷的捂着嘴,走到萧七瑾身边,贴着她的耳:“他该不会是你在慕容煊不在的时候偷的情郎吧?”俏脸微红,其实她可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不出意料,萧七瑾怒斥:“什么啊!才不是,他是我的侍卫!”萧七瑾得意一看,狡黠的眼眸淹没了平日的皎洁。雀跃的小心思直动。

    她就喜欢看到莫旌旗吃腻的样子!莫旌旗瞳孔深吸,她居然……“贴身的?”戚梨薇笑道。“是啊!贴身……”等等,她好像被套住了。“你你……”萧七瑾羞赧的指着她。“我怎么了,是你自己说的啊!”

    戚梨薇暗笑,哈哈哈,七瑾好可爱哦!

    不觉已到黄昏,三人看了看时间,萧七瑾突的捂住了心口,郁闷中刺痛了一下。心脏狂跳,莫旌旗连忙抱住她,气息奄奄的,心跳的节奏被他皆知。“好痛……”萧七瑾搂着他的脖子紧了紧,萧七瑾天生一对杏眼,朦胧一片,勾住了心里最柔软的一面。

    戚梨薇氤氲的眸子傻了眼,一时难以反应,傻傻的就这样追了上去。

    “莫旌旗……”抓住他的衣领,一个劲的往他身上去汲取温暖。好冷……仿佛是光着身子在冰天雪地一般。

    “萧七瑾,挺住!”莫旌旗恨不得现在就立马飞回去,可她本就身体不好,如果出了纰漏,那么她可能会……死!

    想到死,他激怒的气愤卸了下去。匆忙奔向客栈,他的行踪是个问题,更不能让她陷入危机……一脚踹开房门,戚梨薇急得到处乱窜。莫旌旗拿起她的手,惨冷的几乎覆盖了他手掌的温暖!

    难道是中毒了?看着体温,难道和自己是自己之前中过的毒。对自己的身体他还是了解的。十岁遭到了后宫那些女人的算计,自己几乎每月都要受冰封般的痛苦,而萧七瑾一个柔弱的女子,既然能够坚持这么久,这般想着,答案也就越来越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