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真相

    更新时间:2017-07-08 19:45:19本章字数:2463字

    “他说的可是真的?” 萧七瑾期盼的祈求眼神,莫旌旗倒吸了一口气。“是!我之所以要在这里离不开就是因为有人想要试探我。”想起来之前准备出发去西行的那一晚上,那个人大肆言辞下,告诉他……倘若自己能够活下来,他必然不会抓萧七瑾威胁自己。

    脑海中浮现出灵动闪着的眼眸,厚颜无耻的跟自己搭讪的萧七瑾来,他颤动的心又阵了阵。自己对她已经在意到了这个地步……

    而他只是一个的兄长用来打探齐国秘密的棋子,说不定有一天那人真的一统天下后,自己或许会被他杀掉。

    以前的自己还是太过天真,直到被送来当质子,他才终于明白了母亲的话:最是无情帝王家……

    那时的他刚刚来到齐国后,太后也忍不住蠢蠢欲动,那人更是丑恶嘴脸映现,毫无顾忌的前来追杀他。为了让他死,他勾结魔教,居然派了一个大手笔——烈日魔教的杀手,不惜一切代价,只为让他死。

    莫旌旗暗自心想,的确是一个大手笔啊!自己的行踪也的确被他一如既往的掌握在手。不仅是自己,现在还牵扯到了萧七瑾。

    这时,他愧疚的心里得不到平静,即使他想解释,但他却唯独不想她陷入他与慕容煊的僵局。

    “你那么着急干什么,我又没说要生气。”幸得她看出他的急促,才由此一说。“告诉我吧!或许我可以帮你呢!”萧七瑾脑海里已经开始想起了自己如何帮他解除困境的威风凛凛的事迹了。“我……”莫旌旗不淡定的吞吞吐吐了一个字,为什么她总是不走正常路,是真的想让他感到愧疚吗?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场景,莫旌旗只知道自己风中凌乱……

    “不可以说!”慕容煊猜到事后的严重性,用力扯住莫旌旗的衣服。“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啊!到底怎么了?”萧七瑾慌张的拉开他们,问。“没事……”莫旌旗拿开慕容煊的手,撇过头。“哼!说什么好朋友,居然有秘密不告诉我。”气呼呼的闹别扭,慕容煊笑出了声。

    “七瑾,这件事情很重要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慕容煊耐心的劝说,看在莫旌旗眼里却是一种挑拌。萧七瑾深明大义的点了点头,她还是无论如何都想追问下去,但一想到慕容煊每每不悦的脸,只好就此作罢。她知道他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

    “好吧!”萧七瑾静声,拿起临摹的水墨,写了一封家信。塞进怀里的衣服里……

    ……

    “这就要走了?”萧七瑾闷着苦脸,不愿意的上了马车。莫旌旗目光如利刃,自己看来已经被他锁定。“快走吧!”莫旌旗急促的道。萧七瑾瞳孔异常,他就这样迫不及待的希望自己走了?更多的是心痛,是失望。

    坐上车后,她终是不舍。慕容煊阴沉下,冷寂一笑而过……

    萧七瑾始终是一副潋滟的样子,慕容煊气急败坏的加了一句:“舍不得他了?”警告性的话,萧七瑾深知他不喜她现在想着莫旌旗。怅然若失的低下头,算盘尽然。

    “我只是觉得他好可怜而已。”萧七瑾迫于无奈,慎言。“呵……你觉得他会需要你的同情吗?”讽刺一笑,萧七瑾打了寒颤。流云似转,过了午夜,萧七瑾半响收拾好东西,偷了慕容煊的线路图。直奔原路回去。

    暗处,慕容煊原本紧闭的眼睛猛的睁开,袭身追随。

    ……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此刻无人的房间暗处,两个男人对坐,话中却全然没有感情。“你应该知道你来齐国的目的。对于一个不配有感情的人,你最好还是到此结束。否则……”威胁显现,那人看着暗夜里的莫旌旗,戏虐的轻狂。“不需要你再告诉我!我……知道。”隐忍开口,莫旌旗咬了咬牙,握紧拳头。

    “这几天大礼还满意吗?不过慕容煊的确精明,连我都忍不住想要拉拢他了。”贪婪的目光如炬,男人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出现在面前。“把那东西拿来!”那人威慑的话,让人臣服。顷刻,那人拿着一个檀木盒子递给的男人。“宸琏旌,你知道该怎么办。”男人冷邪的勾起唇角,递上了檀木盒子。“……”莫旌旗冷冽的看了看盒子,轻手打开盒子,里面却是一粒药丸。

    莫旌旗没有丝毫犹豫,拿起那粒药丸,就吞咽了下去。“宸冷傲,作为约定,我吃了这粒毒药,你也要保证在短时间内不会对她下手。”两人心如明镜,自然知道所指为谁。

    “我说出的话自然是不会反悔的,倒是你,再窃取不了机密就不要怪我不顾忌我们之间的兄弟之情了?”

    兄弟之情?他又何时顾忌了?莫旌旗冷漠的沉声:“你该回去了。”逐客令已说,宸冷傲讪笑起来:“这就迫不及待了?本以为你还算有点本事,没想到居然连这么简单的漏洞都发现不了,还真是我太看重了你。”宸冷傲轻视一看,孤傲的拿起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手。“那你为何要杀了落家家主?”莫旌旗质问他。“谁叫他太碍眼了……你想清楚,不该问的最好别问!”宸冷傲噤若寒蝉,瞬间了无生息。

    桌上的宣纸被破窗而出的二人所袭,风过几张宣纸凌乱飞起。“莫旌旗……你……”萧七瑾推门而入,以为是刺客来行刺他,担忧:“是什么人来了?”

    “没事!”对于宸冷傲,他不想说太多,自己的皇兄他还是了解的一清二楚的,只有他从小到大总爱跟他抢东西,他静幽深眸沉沉了许久,他怕萧七瑾过于璀璨夺目,引起宸冷傲的关注,怕他还会像像小时候那样,夺走他喜爱的东西,甚至是她……

    “你怎么回来了?”莫旌旗关上了窗户,一边收拾整理东西一边问道。“我……我也不知道。”萧七瑾故作高深,打着幌子转移话题。“我看时间不早了,你还是赶紧休息吧!”关切的话,如清泉一般在他心底里雀跃。莫旌旗淡淡的嗯了一声,收拾起了床被。

    “你为何会知道我在这里?”莫旌旗没有退下衣服,盖上了棉被便睡了下来。“嗯”……这个很简单啊!我们刚刚白日走了,你肯定还来不及换地方了。落家已被拆迁,现在也不存在了,你肯定不会在去其他地方了。”萧七瑾虽然不精明,但是思想上还是轻车熟路。

    “嗯!”莫旌旗坦然自若的肯定,萧七瑾窃喜不已。“你也早些休息吧!明日我送你回去。”莫旌旗反倒是忘了差点忘了此时是晚上,离晨时还有两三个时辰,看萧七瑾一脸疲惫的模样,一看就是没睡好。“嗯,好!”随知他只是不善表达,还是感动的点了点头。

    话毕,他起身准备给她开房。萧七瑾立马大惊:“”不要去开房了,想必他们已经熟睡了,还麻烦人家!”闻声,萧七瑾却又说:“你借我一笼被子就好,我睡软榻!”莫旌旗一听,不淡定了。软榻?那怎么能行?“我去睡软榻,你睡床。”

    “可是……”萧七瑾自然还是有顾虑,但看着他坚定的份上,只好就此作罢。

    两人相安无事,一夜未眠,准确来说却是长夜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