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才女

    更新时间:2017-07-15 19:48:35本章字数:2145字

    “那就好……”打理好事情后,萧七瑾还怕自己忘记拿东西,特地放在了床榻上,不料今早上用完膳就不见了,她还担惊受怕了好半时天。“我们一起走吧!”萧七瑾松了一口气,朝阿紫一瞥。阿紫会意,连忙跟了上去。

    夏风揽着柳条絮絮起伏不定,宫门外马车规规矩矩排成一行,气氛压抑无比,生怕打扰了那龙凤呈祥金门外出来的高贵之人。

    萧七瑾莫不成生,倌女们打扮的小家碧玉子气,妆容艳丽,惹人寻味。倒是萧七瑾人生地不熟,乖乖的和阿紫站在最后。本就看起来若不经风的她,几乎让人看不见头。须臾了半时,也不见哪门内有人出来了,生了困意,萧七瑾等的不耐烦,身子晃荡的不成样子,阿紫一旁担心的不得了,扶住她的胳膊,让她好保持站姿。

    正迷迷糊糊的睡了好久,天气也渐渐变得热了起来,萧七瑾耐不住,正要爆发的时候。却突然传来了女子厉声呵斥的场景。

    “放肆!你家父只不过是一个正五品的京府通判,而你居然如此不知礼数,竟然敢将马车停靠在从四品萧知府家嫡女的位置。该当何罪!”似乎是距离萧七瑾前面的四五六马车的距离,女子威严的数落着那低头的女子。没有任何的留情意。

    “阿紫,那是谁啊?”萧七瑾随意一瞥,那女子的穿着奢华,没有在场女子们的浓妆艳抹。清秀的令人难忘。“那人似乎是长灵公主。”阿紫以前是在慕容夫人面前当过三品的婢子,也进过宫长过见识,自然还是熟识一两个皇族。“原来如此……”萧七瑾只是淡淡的答了一句。“萧家嫡女何在?”萧七瑾愣了愣,道:“民女正是。”她倾身行了一礼,女子踏着碎步走了过来。没有刚才的威压,只有柔和。“你就是萧小姐吗?本宫以前听说过你,对你很好奇呢?你切起身吧!”

    “民女谢过长灵公主。”萧七瑾颔首低低的起身。“不知公主是如何知道的?”长灵公主并未有让人惧怕的资本,更是如同戚梨薇那种豪爽,让她不知不觉的想要靠近她。“哦!是戚家小姐告诉本宫的呢!本宫幼时深居宫中,常常因为身份问题,无人敢于我做朋友,所以戚家小姐变成了我读宫闺的侍读者。”萧七瑾起了好奇心,她以前还从未听戚梨薇告诉她呢?于是继续仔细明了的准备停下去。

    “我们两个慢慢熟悉起来,不过从她十二岁的时候便没有来过,但她总是抽空来偷偷来府中给我将她经历的事情呢!还有她也告诉过我你是她的好友,很小就结实了,我当时还吃了醋呢!不过后来听说你与她在经商的知识上都不分上下,便对你起了好奇。我们这些闺阁里的女子,经商是各国最低等的职务,倒是你和她却不怎么在意。对任何事情都是一视同仁。”长灵公主嫣然一笑。对前面的侍卫吩咐道。“把萧小姐的马车拉到她本来的位置上。”侍卫听后,立马过来将马车拉了过去。

    “多谢你了。”萧七瑾对那侍卫道谢后,有对长灵公主也道了一谢。“多谢公主殿下。”侍卫傻了眼,他们这种低等的人,还有辛得到贵家小姐的道谢,确实令人诧异。心底对萧七瑾更是称赞她的大气,不好意思的回话:“萧小姐客气了,这件事说去来还是我等没有好好安排,本来今日出行的马车,是按照各家小姐家中官位来排列的,是属下疏忽了。”萧七瑾没有怪罪,只是笑笑:“无碍,大家做事都辛苦。出点意外也是应该的。”

    “多谢萧小姐谅解,公主殿下,属下告退。”侍卫觉得自己似乎说的太多了,只好赶紧打算离开。匆匆告退后,守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七瑾你太见外了哦!不如我叫你七瑾,你叫我胭黎吧!”长灵公主拉起她的手,和蔼可亲。“这怎么行……”萧七瑾犹豫不决,难以启齿。“这有什么啊!本宫特许了还不成。”胭黎俏笑。“好,胭黎。”萧七瑾叫出口,涩涩的不好意思。

    “那是……”萧七瑾恍惚见到了熟人,木呐了许久。“那是……娄家大小姐,娄笙歌。”娄笙歌?萧七瑾皱开了眉头,笑意盛满了心尖。这下她可以不用为慕容煊的以后愁了。“我们去打个招呼吧!”萧七瑾提议道。却不想胭黎拦住了她。“还是不要去了,娄家大小姐,可是帝都的第一才女,但她似乎对人太冷淡了。没有人愿意和她一起。我们就在这里待着吧!要是过去的话,指不定会有人说三道四。”胭黎说道的这些话,萧七瑾自然还是明白的。毕竟谁都不想被看成一个怪人。

    娄笙歌本就生性冷漠,再加上自小才学高深。引起诸多女子的嫉妒,拉了许多的仇恨值。想必是为了不让她也被牵扯进去,所以这位公主才有心提醒她。对胭黎的好感又多了一些,不禁感叹戚梨薇交的朋友都太过仗义了。

    “太后驾到!”尖细的嗓音传来,众人立马轻身弯腰行礼。“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诸位起来吧!今日哀家携带诸位去寺中祈福罢了。不必多礼。”萧七瑾略微抬头,才看清了这位太后的真面貌,之前的宫宴上,太后只是到场了半个时辰,便离去了。所以也没能多关注。

    着穿着素雅的宫服,皱纹遍布脸庞,却是有着祥和的性情。

    “准备出发吧!”众人见太后上了马车,都依次排序。坐了上去,萧七瑾这次倒是后背一凉,总觉得哪里有道目光盯着她。但让她更意外的是,这位尊贵的公主殿下,一直缠着她。和她一路同乘了一辆车,搞得众人都觉得她受贿了公主……

    “阿紫你去哪里?”萧七瑾上了车,见阿紫准备离去,甚为奇怪。“奴婢在车旁随行啊!”阿紫笑了笑,听说过这位少夫人不喜宫中的人,这次的随处祈福也是圣旨难为,出门的时候也没有学习太多的宫规,自然而然的才提醒道。“不必,你跟本小姐做一辆车。”萧七瑾任性妄为的性情,无人能比。“可是……阿紫只是一个婢女。”萧七瑾听了气愤不已,当下下了马车,强拉她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