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秘密

    更新时间:2017-07-17 19:58:14本章字数:2366字

    “少爷!”诚然,在萧七瑾不知 道的情况下,慕容府中各大暗卫被慕容煊折磨的哭都哭不出来。好好的休假日,居然被自家少爷派去查探宸国质子的消息。

    众人那怕是想反抗都不成。“宸皇给他回信了?”慕容煊最轻松的时刻,便是晴天。而对于他这样一个冷清的人来说,莫过于最好的兴趣就是下棋了。“是的!”对于一个经常面瘫的主子,他的下属定然是躲不过,因而感染了慕容煊的面瘫。

    “好!继续观察!”慕容煊摆好棋桌上的棋局,棋子如玉,放在手中临摹。他看似心情不错,清脆的落子声,慕容煊抿着唇,十分满足。“你下去吧!”话毕,那原本站在屋里的人早已经不见。莫旌旗你的秘密就让我探查过瘾吧!

    走出门外,好像有想起了什么,又回头走去那檀木桌上。桌上正摆放着一副画,素衣女子婉约着笑意,正藏匿在不知谁人所作的画中。慕容煊总有些不满意,拿起笔又轻轻描绘了几笔。待那画中女子的杏眼更加明显时,才停了笔出去。

    ……宸国皇宫……

    “皇上……今日是要去那位娘娘的宫中?”寝殿内,宸冷傲正端详着窗外的梨花树。几日的劳累,几乎让他虚脱到疲惫,本来宁静的一刻,突然之间被小太监打破,不悦的看了一眼那颤微微的蹲在低下不敢抬头的人。“朕就那么惹人害怕吗?”这个场景似乎以前也有人这样过,惧怕的眼神,厌恶的表情。

    “奴才……”小太监也不知道为何皇上会问他这样的话。心下茫然一片,回答的要是错了,触犯了皇上他想必下一刻就会命丧黄泉。“今晚去皇后的宫中吧!”见此,宸冷傲只是换了话题。

    “是!奴才这便去通知凤仪殿的掌灯管事。”说罢,那匆匆而去的阵势要多强就有多强。宸冷傲忽然有些想念起自己少时的事情了,而那棵梨花树很幸运的勾起了他的回忆。

    脑海中满是那个少年身着蓝衣,面色冰冷,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的气质,让他永远都是那样遥不可及。莫旌旗,这个让他从第一眼看见就无法忘却的少年,深深的引起他的关注。

    但他们有着亲兄弟这一层关系的隔膜。

    ……

    “参见皇上!”临时受到皇上今晚就寝凤仪殿的陈皇后,正率领一众奴仆在殿外恭候。庄严的阵势,的确让人吃惊,但对于陈皇后来说一点也不过。“平身!”帝王只是惜字如金的冷淡说了两个字。陈皇后会意后,才起身……

    众奴仆见皇后起身后才一个个的起来。作为后宫之主,侍寝帝王她不能向其他妃嫔那般精心设计打扮,只能是一袭凤衣裙。更不能浓妆艳抹,只能是淡淡的素颜。这就是她作为一国之母该注意的地方。

    “皇上今日怎么有时间来臣妾这里了?”陈皇后之所以可以这般妄为的与宸冷傲说话,无疑不是因为她有太后姑母为她做主。“怎么,朕半年没来后宫了,皇后可是想念了?”陈皇后只是故作镇定,笑道:“皇上当知如此,又怎么能让臣妾独守空房?”恬静的笑意,不知隐藏了多少的深机。

    “哦!如此,朕今晚就要看皇后如何对待朕了。”宸冷傲只是冷魅的翘了翘嘴角,便率先垂范的走进凤仪殿。陈皇后倒是不急,将奴仆们派遣完毕后,方才进了宫殿。

    入门便是皇帝躺在榻上,舒展着眉头轻睡的美好场景。这种岁月静好的样子,陈皇后已经好久未见。心下暗嘲讥讽,如果不是这几次太后的催促,半年未进后宫的皇帝又怎肯来她空寥了许久的凤仪殿?

    轻侧身的睡在了男子旁边,却不料男子本来紧闭的眼睛,却突然睁开阴鹫的声音响起:“你就那么喜欢像其他女人一样得到我的宠幸吗?”

    反之,陈皇后并未在意,反驳:“皇上这话可是错了,臣妾只是为了皇上,想必太后也已经因为子嗣的事情与皇上多般纠结吧!”戳中心事,宸冷傲冷哼一声,表示默认。

    看来后宫里也暗藏后手,宸冷傲没有再说,闭上眼睛继续睡了过去。

    ……

    次日一早,皇帝早朝完毕,四妃之首的贤妃却突然在殿外等候,请求皇帝去她的梅艳殿用膳。碍不过自己身边的李主事的哀求,宸冷傲只好事先甩下一堆奏折,换了件衣服就去了梅艳殿。随后而行的李管事惊了满身的汗,只可惜他是被派在皇上身边的人,再加上太后的命令,他每日都要提醒皇帝翻牌子。这种事情,他也不想做,只可惜不做不行啊!为此他表示心里苦……

    “皇上来了。”贤妃是宸国太师的嫡女,在家中为二小姐。出了妾室所生的大小姐,这位二小姐在宸冷傲是皇子的时候,便已经为侧妃。自然而然,宸冷傲为皇后,她更是位居四妃之首,随没有皇后的凤令,但在后宫的权力上也是不相上下。

    殿内无一人,两人沉寂下。 “贤妃找朕有何事?”宸冷傲冷脸看着面前这个打扮的婀娜多姿的女人,厌恶的心烦。他不喜贤妃的父亲,只因为太师在朝中多次阻碍他的朝政,因为这个缘由他几乎不怎么来贤妃的殿中。而这个后宫无论自己的母后塞进多少女人,对他也无关紧要。只因为连自己这个皇帝的位子都从未属于他……

    “听闻皇上前几日晚上又出宫了,可是去找了尚王殿下?”贤妃再怎么不识趣,也不会这般说,但关于这位宸国尚王是宫中的一大禁忌。

    “你是在找死吗?别以为你是太师的女儿,在朕这里就可以放肆。”宸冷傲鹰眼带着冷光,贤妃的消息还真是快,连他的母后都就没有察觉到,她一个小小的贵妃居然能把他的行踪掌握的一清二楚。

    “呵……皇上的事情,臣妾哪敢管,又怎么管的了。倒是皇上的心意,不知道尚王殿下可是知道?”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伸手掐住贤妃的脖子,却见贤妃眼底没有一丝动容。“哈哈哈。……皇上以为自己对尚王的感情会一直隐藏下去吗?”贤妃凉凉一笑,为了父亲的一句话,她入宫半载,仅仅惊鸿一瞥,她对面前的帝王倾心,他却一次也没有入她宫中。她不甘心就这样独守这个空宫……

    “要是这件事情被姑母知道了,还以为皇上是对齐国萧家的大小姐倾心,不以为然,姑母永远想不到的是,皇上这辈子爱而不得的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贤妃虽是女子,但终究是太后那边的人。“皇上每日每夜为了解尚王身上的寒毒想必花了不少功夫吧!可我们的尚王又怎么可能知道皇上的用心良苦,恐怕到现在还以为皇上每月送去的丹药是毒药!”

    龙有逆鳞,更何况是一国之君,而宸冷傲这辈子最大的逆鳞便是自己心里梨花树下那蓝衣胜雪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