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想念

    更新时间:2017-07-18 20:05:49本章字数:2424字

    “皇上难道不是嫉妒吗?那女子每日都陪伴在他身边,所以您才请自设下了一计,让她中毒不是……”贤妃话还未说完,便遭到了宸冷傲的用力一摔。“够了,不要再说了……”第一次这般无助,在他下令将他作为一名质子远送齐国时,那种思念刻骨铭心。也是那一次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居然喜欢上了他的弟弟。

    “朕看起来很恶心吧!喜欢上了男人,还是自己的弟弟。”宸冷傲如同一下子衰弱了十几岁,瘫软的身子向后退了几步。“皇上现在可体会到了爱而不得的滋味?只可惜,尚王现在对皇上心里只有恨,皇上可明白对于一个伤害了自己心爱之人的男人,他还会对您有所原谅吗?”贤妃没有在意他,而之后的话深深刺痛了宸冷傲,所以啊!他才会那么嫉妒萧七瑾。为了她,自己那个无情的皇弟第一次给了他警告。

    正如贤妃所说,他们之间永远都是不可能的,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

    “贤妃冲撞龙威,禁足一个月!”不愿继续说下去的宸冷傲,满身煞气的冲出殿外,对站着的一排排婢女道。“是!”婢女当然知道该怎么做,无非是不想让这件事情传出去。

    殿内贤妃泪然,宸冷傲的身影远离后,一个婢女怯生生的跑了进去,将坐在地上的贤妃拉了起来:“娘娘,您没事吧!”贤妃垂首,无神的轻声回答:“无事,扶本宫休息。”

    “是!”婢女慌手忙脚的紧紧扶住她,朝榻边慢慢走去。

    在贤妃那边窝了一肚子火回到御书房的宸冷傲还是忍不住了。心中事情连连……阿墨,朕不允许你喜欢上那个女子,更别说是一个有夫之妇!

    ……

    金陵的客栈里,萧七瑾怒视着收柜台的小撕,磨牙霍霍道:“你要这么多钱还不如出去去抢算了!”帝都中等的客店都没有这里贵!她一向讲究节俭,现在遇见了这么坑人的黑店,定然是要好好砍砍价钱。“姑娘,我们这里就是这个价,不然您去看看其他地方好了!”小撕不把她的怒气放在心上,面带殷勤的笑意道。

    “哼!”萧七瑾见砍价的事情没得商量,闷哼一声。打算就此顺着鱼贯而出的人群门口出去。“去别的地方就去呗!本姑娘还怕找不到一个睡觉的地方。”见惯她任性一面的眼里,哭笑不得的拉住了她。安慰:“好了,好了。就住在这里吧!知道你节俭,这次我大方,请你一次怎么样?”眼底流露出一丝光亮,胭黎算尽小心机。

    “那怎么可以!”萧七瑾急忙阻止。“这又怎么样?你之前不是说我们是好朋友了吗?难道是骗我的……”时不时的还装作心痛抹泪的胭黎,萧七瑾一团糟的解释:“没有的事情啦!”

    “那好啊!这次就听我的吧!”仗义直言不讳,胭黎从玉带下拿起挂在身上的锦袋子里,取了少许银子递给了那小撕。“要两间上好的客房。”小撕看着面前摆着金灿灿的银子,立马眉开眼笑。“好勒!二位跟我来。”殷勤的带二人进了包间,毕竟任何一个人都是见钱眼开的性情。

    “唉!终于可以休息了。”仰望天花板的遮蔽皱纹,萧七瑾软弱无力的躺了下来,几日在马车上颠簸,这时候只有昏昏欲睡一觉才好让她满足。

    “好了,那么我们开始谈条件吧!”胭黎见她如此,跳上了床方道。“条件,什么条件?”萧七瑾愕然垂眸,光烈的眸低深邃的不成样子。“我刚才忘说了,我这次大方帮你付了房费,你要答应我回到帝都后,每个月要有一次来公主府陪我聊天怎么样?”嘿!姜的还是老的辣这一句话现在用在胭黎身上十分合适。

    “什么啊!这怎么能行,回到帝都后,我还要守规矩,不能乱闯祸啊!”萧七瑾翻身想要睡去躲避接下来的话,可不料……胭黎霸道的把她扳了回来。“唉!无规矩不成方圆!你们啊!就是老套。”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的胭黎没有死心,又道:“反正这是你不要担心就是咯!你来的是公主府,又不是皇宫,我那里没那么多琐事规矩!”害怕她担心,胭黎又勉强加了一句提醒。

    “话说回来,你当真要与我睡一晚上?”萧七瑾诧异的抚了抚额头,不太同意的说。“没事,我已经与皇祖母说好了,今日与你一起同寝。”一国公主能甩下架子与她共眠,萧七瑾又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强扭过头,睡了。

    ……

    这一路并没有萧七瑾相象的事情发生,大概三日后,一行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明禅寺开国时期,齐国开国皇帝提金牌匾所赐的具有较高声望的寺院。经过新旧交替这座寺庙也不知不觉中被人误以为为皇族的专属祭祀寺院。

    “老衲前来带众弟子恭候太后,不知这次来何时进行祈祷大典。”也许是佛门的人都比较善解人意。所以众人都比较崇敬这里的人……但有些人却不这么想,萧七瑾所谓是一个专属吃货,三日不见肉类,简直让她生无可恋。但佛门脚下哪敢触犯清规?

    本一路吃住在一起的胭黎和萧七瑾突然被分开住进了禅房,胭黎纵使不满,也要遵守寺内法规。 一早起来便是去大殿念经颂佛,而从小可习书的便是这些贵族子弟和贵家女子。还好众人习字得当,不至于酿成笑话。佛经本就难懂,需从中领会,萧七瑾花了整整三天三夜加上请教寺内的各大监师才明白了大概的意思。

    无疑就是讲述人生老病死,要忌讳贪嗔痴,知恶性循环……霉头不一的就这般度过一日有一日。夜里,吃完斋饭,便洗洗睡了,切莫说刚刚熟睡,在察觉不到的地方,黑影入房……

    “这几日来可还好?”这声音?与慕容煊的磁性声音相比,是也不是。带有柔冷,亲和的邪魅。这并非是慕容煊,又是谁?

    原本因为困意而睁不开的眼睛,在听到陌生的音色时,寂冷的睁开。黑夜中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在檀香入鼻后,她终于知道了那人的真面目。“莫旌旗?”萧七瑾揉了揉又要闭下的眼睛,稳稳当当的无意间落入他的怀里。

    难怪了,在她所熟悉的人中,只有莫旌旗的身上有着清淡的檀香。“你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在西行吗?”他也够大胆包天,半夜三更的就进了她的房间。

    “不喜欢在西行多待,正好来帝都收集药材……”药材的话,戚梨薇那里也是有的,更何况戚梨薇应该不会那么急匆匆的就离开西行。“不是有戚梨薇吗?”萧七瑾无知的话,莫旌旗脸色黑尽,其实这次也不光是为了来采集药材,最重要的是为了找理由来看看她。

    熟悉的味道,在他鼻翼间蔓延,莫旌旗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身体。多日的想念让他不得不放下其他的事情操之过急的赶来看她。“戚梨薇那里没有我要的。”说起谎话不大退堂鼓的莫旌旗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哦!那还真是来来回回的累……”萧七瑾替他打了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