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复发

    更新时间:2017-07-19 13:57:59本章字数:2337字

    “我不觉得麻烦。”暗中莫旌旗俏薄的唇未泯,带着太多的感情。“好吧!”她不似她的邪魅,而是与其反之,星眸流动着幽魂,即使在黑暗中无法明确的看见,能够在月光照耀的那一刹那沦陷。

    感到身体被温热覆盖,脸上坨红色染了一片。“你抱得太紧了。”虽然之前也提醒过他,一点都没有放手。

    莫旌旗晃神之下,松了松。下一刻又道:“还有几日才回去?”半个月没见面,他何尝不想就如现在这般拥她入怀。只可惜,她若回帝都,自己恐怕连她的面都见不了。

    “你这是转性了吗?这么温柔……”收敛起自己的疑惑,萧七瑾调笑。“只对你这般……”莫旌旗的话从来没有这样生硬过,只因为他的话必然是真心实意。

    “我可是有夫之妇……”萧七瑾启唇出声。“我不在乎,瑾儿……”莫旌旗见她推开自己,静穆多了几许幽冷。“莫旌旗!我承认自己喜欢你,我的心里没有慕容煊。可是你我之间的那层隐形中的间隔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话以至此,莫旌旗的心里也有了澄清的明了。

    她随对慕容煊无情,但却有义,只因为慕容煊对她的守护,让她不忍伤他。“我可以等的。”莫旌旗宁静的微笑着道。他可以一直等下去,只因为是她,只有她可以让他如平静湖面的心泛起波澜。

    明明是几个月的相处,他却似乎已经对她了如指掌。正如这是一种缘分吧!心下想着,他觉得尊重她的意见。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他和她会有结果的。 漫寂无声的空暗房间里,两人相拥的身子越来越迷离。平生不懂相思,这一刻却因为心的靠近懂得珍惜。

    ……

    初醒时,房间里已无他的身影。萧七瑾扑朔着眼睛四处看了看,沉寂的打开了房间,便看见了胭黎和一众人走了过来。

    “七瑾!”毫不顾忌身后的人群,胭黎向她招了招手,飞扑了过去。“这里是佛门的清静之地,要小声些了。”惊颤着嗓音,出口提醒。 “哎呀!我知道了嘛!”胭黎撅着小嘴,受歉意的道。萧七瑾知道她如果在说下去,胭黎恐怕就会话语成章的反驳下去。

    “快走吧!今日就是祈祷大典了。”胭黎激动的提醒道。“这么快?”萧七瑾难以置信,瞪大眼睛反问。“当然,皇祖母已经准备好了时间,今日就有各大法师来进行祭祀呢!”想起那壮观的场面,胭黎已经巴不得现在就开始。毕竟第一次才参加这种大型的祈祷大典。如果不是皇祖母的维护,父皇一定不会同意。

    “哦!”异样的点了点头,便被胭黎拉着向前走,隐约中似乎看见了一抹熟悉的稀疏的倩影。独自一人的落寞,这个人还会是谁,被称之为冷人的娄笙歌。萧七瑾的眼瞳微微敞开,有些同情娄笙歌。她真的就那么喜欢独自一人吗?

    ……

    “哎!简直就是赎罪嘛!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哀怨报忧的胭黎突然后悔这么期待这场大典。从一早上跪到了午时大典都没有完成。跪在前排本来面目沉思念佛经的太后,低声呵斥:“胭黎不要说这种话,太不大道了。”胭黎是她一手看大的,自然还是心疼的。胭黎见太后不高兴的低声细语。乖乖的鹤立了背部做的直直的,她可以不停父皇母妃的,但却是对皇祖母的话言听计从。

    终于到了后面的祭祀时刻,大多贵女几乎双腿瘫软成一片,原本高贵的气质都全然不见。地上趴了一堆,胭黎却是没心没肺的嘲笑了她们一通。

    太后心思紧密,做完大典,立刻下令连夜赶回帝都。萧七瑾目视着太后威严的模样,那经历了沧桑却还是含有叠纹的额头,有些凝重。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 这一路,胭黎的过分举动都被太后默然,连胭黎自己都想不通。

    ……

    那之后莫旌旗都没有出现过,短短数月,已是立冬之时,萧七瑾冷的披上了狐裘。哆嗦在府中的烤炉上暖手,边疆战事有慕容老将军坐镇,帝都的兵部管理皇帝似乎很信任慕容煊,一直让他管理加磨练。没有慕容煊的府里,下人们的管制萧七瑾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大多数仆从们都没有事情可干。

    无人打扰也乐的自在,吩咐厨房做些小吃食尝尝,或者自己请自去钻研些吃的是萧七瑾最喜欢的事情。

    “糖醋排骨,抄鸡胗……”数着自己新学的菜式,萧七瑾一脸的安心,下一秒已经拿起筷子尝了尝。味道正合适,打算进行吃第二口的时候,有人已经抢先一步吃了起来。“慕容煊!”熟悉的面庞,萧七瑾气急的踩了他一脚,又跟她强吃的。“你怎么每次都是走路不出声,神出鬼没的?”

    “习惯了吧!下次改改吧!”慕容煊无可厚非的眉头紧皱,显然是疼到了。“……”萧七瑾哈哈大笑……

    ……

    “公子,你的寒毒发作了。”远在西行质子府的莫旌旗突发寒毒,浑身微颤,额头冷汗直冒,疼痛不已的躺在床上。“公子你不该把解毒丹给那个女人。”莫阑再次提及往事,不赞同的道。“莫要再提了。”莫旌旗忍痛开口,他不悔当初。“解毒丹对我无用。”冷脸的闭上眼睛,寂寥承受着体内快要爆发的力量。

    “那为何会对那女人有用?”莫阑洗好了帕子,擦了擦莫旌旗额头上的冷汗。恨不得回到之前,就算死他也不会同意将那枚最后的解毒丹给萧七瑾。“你知道,她的寒毒比起我的不怎么严重。” 莫旌旗慢慢坐起,身子凝立在床头。凄动的眸子盯着盖在身下的被褥……

    “可是,就算那解毒丹没有用处解除寒毒,却可以让寒毒不会那么频频反发。”眼睛徘徊在莫旌旗的身影下,黯淡无光。“我心甘情愿把那枚最后的丹药给她。”莫旌旗痴迷的想起记忆中自己心上人的娇笑,痛苦的俊脸闪现出了幸福。“公子,你在莫阑眼里简直就是疯了,属下不相信失去了那个女人,公子不会再对其他女人动心。”

    死死的回忆着莫旌旗那日的沉默,莫阑咬着唇不罢休的想要反驳,改变莫旌旗的痴心。

    “莫阑我知道你对我忠心,我是需要你的。可是你身为男子也是需要有感情的。正如我对她……”他深信不疑,他会让萧七瑾会将自己交付给他。“对其他女人有感情那种事情永远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不肯承认自己会被感情左右的莫阑,迷惘在自己的话中。

    “只有当那一刻真正到来时,你才会真正明白的。莫阑我不希望你一直孤单寂寞下去,你需要一个人陪伴在你身边。”苍白无力的脸,焕发着无尽的悲哀。“公子,你知道的保护你是我命运。”莫阑肩上的重担实在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