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召见

    更新时间:2017-07-19 21:40:35本章字数:2444字

    “可是就算是解毒丹对公子没有什么用处,但公子一直珍藏着最后一颗没有服用就是因为那是锦妃娘娘留给您唯一的东西,舍不得不是吗?”本以为这句话一定可以打动他,没想到让莫阑失望了,因为男子抬起头后,脸上没有丝丝入扣的动容。

    见床上的男子没有刚开始的痛苦模样时,他知道寒毒已经消减了。“公子您应该知道,你和她永远都不可能,国与国之间的阻碍,加上她已经有了夫君。除非是公子想要抢夺……”放心后,莫阑提起自己的剑拉开窗户,还是说白了最后的结果,消失在房间里,独留在屋内的莫旌旗苦涩的倒下去……

    “慕容煊呢?”午时用过膳,便不见了慕容煊的影子。她还有话想要跟他商量商量,大约一个半月没回萧府了,再不回去的话,她简直快要疯了。“少爷去军营了。”管家取出一盘点心磨蹭道。“我知道了。”萧七瑾呆目的看着盘子里的点心,一点也没有胃口,满心都是莫旌旗。

    “你先下去吧!”看着管家一动不动的站在旁边,萧七瑾咳了咳才道。“阿紫呢?”萧七瑾突然想起,不好意思的问道。刚刚往外走了几步的管家听罢,恭敬的回答:“少夫人,阿紫的话一直在淑芬阁。自从不照看夫人后,便一直在那边干事。”

    “管家可以帮我把阿紫调过来服侍我吗?我缺一个丫鬟。”萧七瑾思虑片刻,才说。“这件事情还是要向少爷询问后才行。”管家难为情的提议她。这件事情的确需要禀告少爷,慕容府内部严格,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都要得到主事的同意,要不然他可是要被扣钱的。

    “好吧!那还真是麻烦。”萧七瑾一眼看透他的难为,也知道每个人做事都不容易。所谓将心比心,这点常识她还是懂得的。“少夫人不必担心,就算没有阿紫,府中的其他人也是可以侍奉您的。”管家费解难耐,明明府中婢女成群,少夫人为何非要阿紫?“总觉得我与阿紫有缘,相处的也好,所以从明禅寺回来就一直希望她来我身边。”萧七瑾前几句躺塞了理由,后面的话的确是她的所想。

    “少夫人可以等到少爷回来告诉他啊!以少爷对您的宠爱一定会同意的。”管家做事明了,不愧是老将。“……”萧七瑾蓦不知道他的心思,沉默了半响才让他退下。想了想,萧七瑾决定去军营找他。美滋滋的想起以后有个熟识的人与她聊天,心情好后拿起盘子里的东西装进了食盒。

    请自去了厨房做了几个小菜,打算对慕容煊殷勤殷勤……

    “少爷,少夫人来了。”军营乃是重地,一般都不许人进。慕容煊自然知道后果,又问:“少夫人可有进来。”

    “少夫人知道军营不随意进,怕给少爷带来麻烦所以就在营外等候。”侍卫将自己听到的告知。“好!我马上就过去。”慕容煊看了看桌上的几张折子,头痛的捏了捏太阳穴。还有这几个折子看完后再去也可以……

    “慕容煊!”萧七瑾眼望去,招摇着手大叫。拿起刚才因为手困而放在地上的食盒,朝慕容煊而去。“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无事不登三宝殿,萧七瑾心虚的将饭盒塞进慕容煊怀里。“何事?”慕容煊龊笑了笑,抱紧食盒道。“我可以让阿紫一直陪着我吗?”期盼的眼神瞟了瞟他,害怕他不同意。“可以。”慕容煊风清云淡的道了一句。只要是她要求,只要不过分他都会同意。而调动婢女这件却,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之所以这般严密,就是怕府上出现敌国派来的奸细,毕竟一个有着兵符的世家不怎么好生存,若是被他人抓到了把柄,那么就会不堪一击。

    “太好了。”萧七瑾勾起唇角,打算立刻回去告诉阿紫。“那些食盒里的菜是我做的,你可要吃完啊!”出声提醒,她高兴的远去。留下呆然晦涩的慕容煊,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第一次,因为一个婢女被无视的这么夸张。不过他也是放心的,阿紫是在他暗卫营中只待了一年,但武功的基础还是不错的。再加上她是爷爷亲自选的,自然不会错。

    ……

    “少夫人呢?”连着在军营处理了三天事情的慕容煊一回去没见萧七瑾,疯狂的询问府中的人。“少……少夫人受到长灵公主的邀请去游湖了。”小撕错愕间被揪起衣服,自然吓得不清。再加上熟悉慕容煊的暴脾气,害怕的不行。听到是游湖了,慕容煊放下了心,正准备会书房睡上一觉,便听道管家及时传来慕容夫人的消息。“少爷,夫人今晚会回来,需要提前多准备提前膳食吗?”

    知道夫人不喜少爷,管家几乎差点泪奔,有害怕又担心的鼓起勇气问。“母亲回来了……”慕容煊空虚的眼神,黯然神伤。“去准备吧!”收拾好情绪,慕容煊六神无主的就走了。

    管家提腿立刻去了厨房通知消息。

    ……

    “七瑾,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去见一见皇祖母啊!提个意见呗!”两人一舟,胭黎的询问。“为何要去,太后又没有说。”萧七瑾一听到与宫中有关的事情,脸拉了一下。“之前就一直在皇祖母那里提起你,皇祖母说也想见见你。”胭黎惊了惊,知道萧七瑾不喜欢与皇族有关系,还是决定探探她去不去。

    “胭黎,你害惨我了。”萧七瑾沮丧着小脸,要多不好看就有多好看。“唉!只能怪你太得我心了嘛。”胭黎不服输的对她言道。“那何时进宫?”萧七瑾打量了打量自己身上的衣着,是时候该去换一匹好的料子做件新衣裳了。“我们后天去吧!”

    “后天?太早了吧!”萧七瑾苦了脸,似乎不同意。“早去晚去都是去嘛!还不如早去早安心。”话中带理,萧七瑾想拒绝都拒绝不了,最后达成一致。

    ……

    “阿紫,你可以帮我去坊间让人给我做套新衣裳吗?”晚上回来后,萧七瑾便着急的找阿紫帮忙。如果她会缝制衣服就好了,只可惜她当初被母亲逼迫学了一年都没学出一点东西,只能怪她脑里没有缝制东西的知识。还搭桥般的将衣服缝到了一起,把母亲笑乐了。

    想到自己那是的窘迫,萧七瑾傻傻的笑了。“好的,少夫人,我这就去!”阿紫拿上被包成一团的锦布,打算现在去找人裁坊。“现在已经天黑了,不要去了,外面太危险明日去也是来的急。”萧七瑾瞥了一眼外面,拦住了阿紫。

    “好吧!”阿紫落魄的走了出去,她真的害怕明日完不成工,少夫人没什么起眼的衣服穿,毕竟是去见太后。萧七瑾没想到阿紫的心思,她知道街市上最好的纺织手工,最多也是多要些钱。多加些银两才能鼓动他们的工作效率。

    而这黑的夜晚,她说实话也不敢让阿紫出门,世态炎凉。处处都有危险的人物,就算阿紫会些武功。要是遇见了比她强的可就不好办了。

    看着天色不怎么早,遣散了婢仆们。萧七瑾收拢了被子也打算睡下,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