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刺客

    更新时间:2017-07-20 11:18:34本章字数:2053字

    “你是谁?”凭空出现的黑衣人,萧七瑾只沉寂的看着,没有其他的动作。“恐怕你死的不会知道。”黑衣人冷冷一笑,粗糙的声音理应是男人,显然是故意为之。“我为什么要死?”萧七瑾凝眺他,表示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当然不明白,只可惜有人对你有恨,我只是遵从命令。”纵使他遮蔽着脸颊,萧七瑾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奸邪。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人啊!”萧七瑾回想以前的事情,思疏了一遍,更加确信无疑。自己根本就没有仇人……

    “真该说你是太过愚蠢还是天真。仇人也可以无意间就有。”无形中伸手掐住了萧七瑾的脖子,狠辣无比。窒息感冲昏头脑,无法言语道断。萧七瑾重重敲击着黑衣人的肩膀,她本身就瘦小,被一手提起,更是弱小的无法反抗,只得依靠手上的力气去袭击那人。

    “你还是不要反抗比较好,这样只会惹怒我,你也不会有什么更好的死法,这样还会让你不那么痛苦。”阴森森的灌满脑海里的话,萧七瑾挣扎了许久,终于虚弱的晕死过去。

    “少夫人,奴婢进来了。”门外阿紫送来了洗漱的东西,她早前就被萧七瑾告知以后要是有事只需通报一声就可以进来。所以阿紫话说完就打开了,黑暗中看见了人,还有萧七瑾被掐着脖子的画面,阿紫惊吓大叫:“快来人啊!少夫人遭遇刺客了!”房间里了无空隙,刚刚他又是从屋顶下来的。而现在倒霉的逃不出去,都怪这个该死的婢女。黑衣人干脆利落的从门外撞击而去,溜之大吉。

    当侍卫赶来时,萧七瑾冰冷的身子躺在地上。不敢延迟时间,管家立刻出去找了大夫。阿紫也不敢松懈找人去禀告慕容煊,自己坐在床头守着萧七瑾等待她苏醒。

    ……

    “该死!你们是怎么当侍卫的,一个个都是废物!”院内,慕容煊震怒,低下跪着一众侍卫。昨夜慕容夫人回府后,慕容煊便被自家母亲召见。知道母亲不喜他,慕容煊让人摆好膳食后,慰问几句,见母亲毫无反应。便去了书房打算处理几件事情,刚刚做完事情,便有人慌张的来找他说萧七瑾遭遇了袭击。

    来时就见大夫开了几副药物,便走了。守了一夜,自己都未眠,而萧七瑾也不见得好,身体冷的不似常人。差点以为她就这样去了,好在自己伸手在她鼻翼处感受到了温热,才打散了自己的担心。

    众人知道萧七瑾在慕容煊心里是何种地位,在接受他愤怒的同时,大气也不敢出。阿紫也是被宣泄的其中一个,她知道自己这次太大意,没有看好少夫人,并没有担心自己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毕竟被主子安排的任务没有完成,她的确是该受罚。对她来说这是理所应当,默默的低头沉默,等待着慕容煊下令处罚自己。

    “慕容煊……”娇弱的声响打破了震怒的气氛,众侍卫见萧七瑾踏着乱步走来,就像见到了救世主一般兴奋的快要跳起来了。“七瑾你醒了。”慕容煊的声音有些沙哑,毫不掩盖自己的激动,此刻只想把她抱在怀里感受她的存在。

    “不要罚他们,不是他们的错,只能怪前来行刺的人武功高。”萧七瑾明显不希望慕容煊降罪这些无辜的侍卫,才出口阻止。“呵,那也是他们太过无能,我培养了他们这么多年,居然连一个刺客也抓不到。”慕容煊念急了起来,还是不想萧七瑾开罪他们。“既然如此,那这次由我来处置他们如何。”

    试图打破慕容煊的愤意,萧七瑾的提议似乎让他起了好奇心,绕有趣味的道:“你想怎么惩罚他们?”侍卫们一惊一乍的心砰砰乱跳,这次是真的完了。“就让他们在院子里扎马步半个时辰吧!”萧七瑾巧舌如簧的想了这么一出,慕容煊不满意的又道:“这惩罚似乎有些轻了……”

    “好啦!适当一点好了。”萧七瑾拉了拉他的袖子,不畏惧他的目光。“可我不想说好。”慕容煊执迷的看看她,眼睛盯着侍卫,没有任何表情。

    “好啦!”萧七瑾怕他反悔,立马拉他离开,走时还不忘对众侍卫道:“别忘了扎马步。”

    “管家去看看他们,防止他们偷懒。”慕容煊提醒一句,转眼带着萧七瑾不见踪迹。管家欲哭无泪,他一把老骨头了还要在那里当个监督……真心累然。

    “阿紫呢?”一夜而过,想起衣服还未缝制,赶忙寻问阿紫。“回少夫人,阿紫在院子里受罚跪着呢!”一个侍女答道。“谁下的消息。”萧七瑾没有说过要罚阿紫,所以才问。“是少爷说的。”侍女替她泡了一杯茶,慢吞吞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劳累。“麻烦你了,你去休息吧!”侍女听后,默默退下,没有少爷的允许,她怎敢去休息,也只能装作去休息到其他地方干活了。

    “少爷!”侍女踏入花园门槛,慕容煊冷冷道:“少夫人让你去休息,怎么在这儿?”

    “奴婢不敢……”怯弱的样子,慕容煊不喜,方道:“少夫人的话是命令,去休息吧!”

    “是。”侍女震惊下,不敢懈怠,匆匆离去。

    “叫阿紫去少夫人那里。”他知道萧七瑾心软,自然会从了她的意愿。“是……”守在门口侍卫收到命令,立刻去执行。

    虚惊一场后的阿紫依旧在萧七瑾身边做事,拿着刚刚取来的衣裙,去了萧七瑾的院子。“少夫人,衣服做好了。”今日到了约定的时间,自然不可往后拖时间。否则就是无视皇族的罪行,即使不愿也要去。天子脚下,皇权威严……

    “阿紫帮我去找辆马车,我先换好衣服再去找你。”为了不迟到,萧七瑾决定分头行动。“好的。”阿紫听令,出门而去。

    “今日进宫可不敢再说臣女。”阿紫前脚走后,慕容煊后面就进来,萧七瑾刚刚拉开腰带,就见他人,吓得赶紧找地方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