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回京

    更新时间:2017-07-21 09:20:00本章字数:2527字

    远在帝都之外的戚梨薇几日前受到了长灵公主胭黎的飞鸽传书,三王爷凌子君娶妻。马车内身体摇摇晃晃,快马加鞭,如玉的手紧捏成一团。“小姐快要到了。”微愣了愣的片刻钟,车夫出口道。“我知道了。”伸手拉起车窗那缎锦纱,目光落在熟悉的郊区。斑斑驳驳一片,睨着眼睛深深的思量,伸出头眼睛的余光剜向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城楼。

    神色微微一沉,连连咬着唇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良久,她心中纠结成一片,凌子君我戚梨薇回来了……

    “七瑾!小梨薇要回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屋子里也太过凉,今日好不容易出现了红日当空,暖意袭人的好天气。萧七瑾早早给慕容夫人请完安后,恰意的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

    熟人来临,不可不待客,萧七瑾赶忙起身,便见胭黎手抱一本话子本,笑眯眯的跑了过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萧七瑾闲来无事,一边倒茶一边问。“看我找了这个。”胭黎眯着眼睛,见她倒好茶,连忙将怀里的话子本递给她看。“情书?”萧七瑾拿着话子本惊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胭黎你有心上人了?打算给谁写情书啊!”

    语气别有用心,似嗔非嗔的道。怎么不告诉她一声……“哎呀!不是我啦!是为了帮三哥啊!他不会追人我们可以帮他啊!”简单明了,几句话便说道了点子上,萧七瑾了然。

    “那这本情书是谁的?”萧七瑾可不记得会有这般话本子。“从大哥那里借来的。”贼嘻嘻的傻笑起来,胭黎似乎已经看见了戚梨薇和凌子君穿着喜服进入洞房的那一刻。大哥?萧七瑾左思右想,终于想起来的大王爷,齐王凌子云。据说母族实力派的国公府,太后怕是因为他的母妃香妃是国公府的人不喜欢她,所以自然对凌子云也不喜欢。

    但这位王爷却是出了名的风流弟子,整日花天酒地。容貌上上乘,所以一直是帝都女子的暗恋对象,这样一个花花公子也难怪了,会有这种话子本也是常属物 。

    胭黎纠结了半天才羞答答的道:“我们在这话子本里找几句情话教给三哥好了。”她虽贵为公主,刚才在偷窥了话本里的话,简直令人想要起鸡皮疙瘩,这么肉麻的话本子不脸红才怪。不过为了三哥的幸福她也是够拼的了。“这……那三皇子那日提的婚约太后可是答应了?”萧七瑾有些郁结,想起来那日的事情结果未知。“额……不知道……”胭黎怂拉了肩膀,浑然不觉。

    都怪这几日想办法想的太过出神了,一时都忘记了这事情了。“那我们一起去问问吧!”作势拉上萧七瑾,两人出门而去。阿紫本被萧七瑾派去取东西,回来便不见萧七瑾的踪影,吓得赶紧到处寻问。才知萧七瑾又被带走了……

    “胭黎,我还没有给慕容煊说要出去呢!”经过上次的事情,慕容煊对她看管的更严厉了,如果不打报告是不会轻易让她出去的。“有我在,谁还敢拦着你。”语气强硬霸道,萧七瑾还是想要哭,心底鼓打成一片。小祖宗她不怕别人拦着她,就怕慕容煊一言不合就要惩罚人。

    三王府内,凌子君正侃侃而谈,难得慕容煊也在。终归还是说道了朝中事:“皇上难道不打算立太子吗?”慕容煊猜想自己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前两年时,重臣便劝阻皇上立储位太子。但每每没谈到一半便被压了回来,这也是一直他想不通的,难道皇上不想立诸还是有了其他的打算?

    “呵呵呵,立储位?开玩笑吧?父皇可不是这么想……”烦闷的语气,带着嘲讽。“父皇一直以为自己作为这天下的王者,想要长生不死。要不然这么多年他也不会私下寻找道士了。”慕容煊震愕,他还是真的不知道这事。私下里的话……也肯定几乎没人知道,作为一国之皇,没点老狐狸的阴谋还算什么呢?

    “殿下难道不想争储君之位?”慕容煊深意的看了看凌子君的肆意动作,问道。“我都为情所困了,那还有心夺储?”凌子君掀开厅内的纱帐,慢悠悠的道。慕容煊沉思,凌子君是他一直看好的人,他一生都想着扶持明君,而凌子君便是他想扶持的人。

    “阿煊,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不想这么麻烦。”牵住往事不堪回首,凌子君微叹。“我不会逼你的。”慕容煊暂止住话。

    “阿煊,你似乎比以前更有一些感情了。”凌子君欣慰的点言,温柔了几许。“算是吧!”番韵的语气也不再那么生硬,小酌了一口茶,看不清楚意味。微倦的摇了摇头,又听凌子君说:“看来那萧小姐还真深的你心呢。有没有那个啊?”八卦魂燃起,却遭来一记冷眼。

    “我也是为了你好嘛!”弩着嘴委屈的抚起袖角,装作擦泪的样子抱怨。“唉!有了美人就忘了朋友之情,好生狠心啊!”掩饰不住奸诈一笑。“听说你三日后娶妻。娄家大小姐……皇上同意了?”慕容煊深暗不明的眼神,直勾勾的看向凌子君。“舍不得了?不过父皇的心这几年一直在寻找长生不死的事情上,那里还会对我们有这么多管教。轻而易举的一说就答应了呗!”凌子君似不在意他,正经了起来。“你想多了……”相视而笑,便闻小撕传话:“王爷,公主来了,还带了一位女子。”

    女子……慕容煊差然,坐等。“叫她们进来吧!”凌子君挥视线的给了小撕一个眼神,提着步子小撕便看见视线外的女子二人组气势汹汹的进来了。低头失礼的不敢去看,待两人走过他身边才抬头混着脚步匆匆离去。“三哥!”远远的就听见了胭黎的声音,凌子君又气又无奈:“胭黎你也不小了,今年都快和慕容少夫人同岁了,还这么不懂规矩。以后谁敢要你啊?”

    “好了,三哥,现在我们是在说你的事,可不是我的事。”胭黎嫣然一笑,反驳起来,凌子君拉了一脸黑线,说不过小妮子了。“我什么事情?”故作镇定,凌子君反问。“当然是你皇祖母有没有同意你那日的赐婚啊?”

    “同意了,三日后大婚。”凌子君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你怎么能……”能这么讨厌……这句话掐在喉咙里,胭黎说不出来,对自己的亲爱的哥哥她说不出口。

    “胭黎,她对我无意我还缠着她干嘛?”凌子君满不在乎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淡定的坐在了椅子上,其实心中早已经是庞然一片。“所以我和七瑾才来给你出招让小梨薇爱上你啊!”单纯的模样逗笑了凌子君,爱上一个人谈何容易。戚梨薇对他恐怕连喜欢都没有……

    趁着凌子君黯然神伤下,萧七瑾察觉了一抹视线朝她而来,便看见了慕容煊也在,吓得出口:“你怎么在这儿?”捂住嘴巴差点尖叫起来。

    兴味来临,慕容煊笑道:“夫人以做人妇,不应该在府中替夫君做衣,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萧七瑾幽幽的将目光看向一边,怪我喽!要不是胭黎逼着她也不会来……

    但做衣服这种事情他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她不会……眼睛冒火,恨不得咬慕容煊一口,他什么时候有这种捉弄人的恶趣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