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家亡

    更新时间:2017-07-22 21:33:25本章字数:2300字

    大致过了晚膳时间,戚梨薇和胭黎都走罢之后,萧七瑾这会儿才醒来。她梦见小时候的时候母亲和父亲两人拉着她一起去西街的豆腐大妈那里吃麻辣豆堡。每次她都吃的想慕容煊说的嘴上变花猫,母亲总是笑她没有女孩子的吃样,父亲看她吃完后,抱着她给她买她最爱的夙房斋的糕点和一串糖葫芦。

    想着想着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泪滚滚满面,上一世她的母亲和父亲都是病逝,陪她的时间很长,可这一次她不觉得自己好像能躲过这种心痛的时间。溢出来几许苦笑,她的命运一直如此,再次将被子拉在身上,包裹住自己的脑袋沉沉一睡。“七瑾……”慕容煊正想着问切,看到她又睡下,心湖似乎也在这一刻搅成一团平静。

    悄悄的关上门,为她隔离出一片空间……

    “瑾儿……”又一次提到这个名字,莫阑正要带上门出去时,男子的唇溢出温柔如水的和音,眉目原本紧皱,在喊到梦中爱人的名字,他的紧致眉头终于松弛下来。莫阑陷入了犹豫,他的寒毒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萧七瑾在昏睡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如梦初醒。她真恨自己没有滔天权势,无法救自己的父母,顺间脑补着牢房里简陋场面,痛心疾首。“还好,你醒了。”慕容煊摆放好一碗粥,回过头,补了一句。“我想去看看父亲和母亲……”措手不及,他还是那般细心。慕容煊注意她的眼神后,继续问切:“现在心情可好多了?” 瑰姿掩映下,看着她发丝没有以前那般鲜亮,大概和她现在的心情一样暗淡无光。

    他走到梳妆镜边,拿起木梳坐在床头给她绾发。突如其来的动作,萧七瑾羞愤难道,待他做好一切,满意似的醉笑。“喜欢吗?”递过去铜镜,他还是用自己一如既往富有磁性的嗓音问。“你何时学的?”萧七瑾摸着一头乌黑尤里的头发对视他的黑眸。

    她曾听闻慕容煊以前是个极为挑剔的人,在装扮上也是一样。慕容煊十八岁的成人礼后自然是要绾发,他的母亲慕容夫人不待见他,自然从来不给他绾发,倒是他的奶娘,给他绾过几次,但慕容煊有些嫌弃自己的奶娘绾发绾的太平凡,不满意。

    这般左挑剔右挑剔,最后居然没人敢来给慕容煊绾发,只有他的奶娘,一如既往的为他绾。“前几日跟奶娘学的。”提到奶娘,他似乎多了少许温柔,若是他不说,她还以为他以前与人绾过。“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先吃口粥吧!”勺子轻挖了一小粥放到她的唇边,等待她吃进去。

    “我可以不吃吗?”万事好商量,这是萧七瑾从他身上学到的,她其实真的吃不下一口。“你不是说想要见父母吗?吃了这个我带你去……”慕容煊狭长的眉目挑起,命令式的弑气,让萧七瑾既然心下颤了颤,莫名的想要臣服在他的威慑之下。

    “好,说话算话!”萧七瑾强势拿起那碗粥就往嘴里塞。慕容煊笑得肆意妄为,手指勾起她的发梢,很久没有看到这般的宁静不凡的她了。“七瑾,帮你救不了父母,你可会怪我?”蓦然间,他松下她的发,深深地感慨由此而来。“不会,因为我知道你的困难。”萧七瑾还是明事理的,知道他的难处,索性不再提及,埋头吃着碗里的粥。

    “慢点没人和你抢。”见她吃的急促,一嘴的狼吞虎咽,逗乐了,又害怕她呛着噎着,提醒她慢点吃。“嗯!知道了!”也许是得到了可以见到父母亲的消息,萧七瑾突然之间不觉得与之前一般吃东西都是味同嚼蜡,反而越发有胃口。

    ……

    “开门!”监房子外监管的声音做响,往里走去腥味令人作呕,乍看去简直不堪入进眼去,萧七瑾每走一步,心里就像燃了一把火难受。“七瑾,别担心,皇上现在还没有下令处置萧知府,不会对他动手的。”信口的乱说一通,萧七瑾似信非信的点了点头,心里很不是滋味。

    “萧知府在何处?”清了清嗓子,慕容煊冷声道。“慕容少将军前边左拐最后一个牢房就是了。”监管侃侃出声,指着前面看不出痕迹的黑暗处。“知道了,你下去吧!”一如他贯不多言的性子,几句话便打发了监管。

    识趣的打算告退,还不忘打量了一下慕容煊身侧的萧七瑾。他身为监管,自然不可以常出去,已经有半年没有见过一个女人了。现如今监房里突然来了一个女人,他自然也想好好看看。只可惜萧七瑾被迫脸上带着白纱,因此也看不见她的几分模样。失落的摇摇头,将牢房的钥匙交个了慕容煊后,慢吞吞的才走了。

    “爹,娘!”几日不见,细细观察着父母多了几丝皱纹的脸,萧七瑾放声大哭了起来。“爹娘,是瑾儿无用,救不了你们……”无奈之举李氏和萧知府看在眼里,李氏心疼的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道:“怎么就几日不见,瑾儿又瘦了?自己本就多病还不好好修养。”母女俩聊的一把心酸泪,慕容莫不成声的用刚才监管给的钥匙打开牢门,叫到:“岳父岳母可还好?”

    “还好,不必挂念,慕容少将军,瑾儿……就拜托你了。”无能为力的萧知府听后,抱歉的要求。“岳父放心,七瑾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看他抑扬顿挫满满自信,萧知府连声说了好几个好字。慕容煊说道的话,他自然是信的。

    “萧知府,皇上的懿旨来了。”苍老的陌生感,萧七瑾拭好眼泪,便看见一个陀着背的老汉子在门外传话。“七瑾回去吧!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娘亲。”萧知府一生为官,只因为是父亲的遗言让他留在官场,到了最后还是落得这下场。唯一的不甘就是居然要他的妻子陪他下九泉 。

    “好了,说什么丧气话,只要瑾儿平安,咱俩这把老骨头害怕啥?”李氏没有丝毫的后怕,她知道该来的都会来,既然选择了这个结局,她就会一直陪着自己的老伴。

    “爹娘,你们在说些什么啊?”萧七瑾满脑子的混乱,这会既然什么都听不清楚。“少将军快带瑾儿离开吧!”李氏哀求起来,两行清泪落下,不想萧七瑾看到残忍的一面。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萧家知府妄为判官,念其忠心耿耿,赐死上牢房!钦此!”外界传来的话,深深刺痛了萧七瑾的耳,撕心裂肺的吼叫着不肯离去。在听到这残忍的消息后昏死慕容煊的怀里,萧知府和李氏二老叹气的挥手示意慕容煊带萧七离开。

    碍不过二老的要求,慕容煊将萧七瑾背起从牢房后面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