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对峙

    更新时间:2017-07-24 20:03:22本章字数:2074字

    “朕应该提醒过你,你和她不可能!”宸冷傲摆着桌子冲他大吼。“与你无关!倒是你莫要辜负贤贵妃对你的一片痴心。”莫旌旗将一切都看的太清楚,从自己在宸国皇宫里的最后一次宫宴上,莫旌旗就看明白了一切。

    “你……”宸冷傲狰狞着脸,见他如此直接,再怎么冷清的脸也会变得青红交错。莫旌旗此刻没有了喜怒哀乐,恍如春雨绵绵的声音再启:“若是这次的‘毒药’拿来了,就快点让我吃下去,你也好安心。”

    “那不是!”宸冷傲抓住他的双肩,反驳道。他怎么会给他毒药呢?“宸冷傲,你不觉得你是在讽刺我吗?那为何丹药里带着慢性的鸠毒。”鸠毒是可以催发寒毒发作的催毒物,除非是知道他有寒毒,不然不会轻易的放鸠毒。而这个世上知道他有寒毒的还给他做药的不是宸冷傲又会是谁?

    “阿墨……”宸冷傲噤声百口难辨,脑袋一转,只能想到是位居皇宫的太后。难道真的是母后……“好了,你们别说了,今天好不容易聚一聚,闹这么坏干什么?”离珺岔开两人的冷战,忙着打合。“二哥……”莫旌旗对着离珺不悦的开口,誓要询问宸冷傲到底。

    “小墨墨,我希望你和我一样,最后狠心到不要宸这个姓。”一起往事,离珺倒是看的开,他的母妃是宸国先皇的月妃,青女一族的族长,自从青女一族被宸国收复后,母亲被迫进宫,做了先宸皇的妃。

    而他也在八年前的那场宫变中脱离宸氏皇族,发誓永不用宸姓。他的母妃也是在那场宫变中而死,追封太妃。知道太后是个狠辣的角色,他带着年仅十岁的莫旌旗远离皇宫只因为他的同父异母的其他兄弟都被太后的暗中势力打破做了囚犯。

    追朔往事,看着面前清尘的少年已经没有了年少的幼稚,只有冷漠和高贵矜持在身。他是与他一同在曾经的不堪中存活下来的,正是有了那场宫变,才造就了现在这个淡漠与自己的母亲如出一辙的男子。

    “好了,老三你也知道,大哥不可能是那样的人。”难得一见的正经八荒对着莫旌旗劝导。他知道自己的大皇兄还是那个昔日的皇兄,只不过若不是太后,他们兄弟三人的关系也不可能会那么不好,若不是她对老三,对父皇一生中的三个孩子中最爱的一个下毒,父皇也不可能找了她的道。那个已经双手占满血腥的老女人。总有一天他会亲手……如果不是碍着她是大皇兄的母后,恐怕三年前他就已经……

    “老二……我知道你一直没有动母后,是因为我。但我不能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也许我是过分了,如果从头再来我还是会在兄弟之情下我还是会选择亲情。但原本该属于谁的东西我总有一天会还给他的。”宸冷傲感激的看着离珺,一股说不出的心情涌上心头。“最好如此!”莫旌旗冷笑,他不会轻易原谅太后的,轻易原来她的话,他在齐国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会变好吗?

    “大皇兄还是先回去吧!小墨墨现在心里自然是有恨的。”掺和打着冷场,离珺笑嘻嘻的说。“老二,阿墨……拜托你照顾了。”走前再三再四的提醒,离珺笑出声:“皇兄你太小题大做了,我当年在齐国都和老三度过了那么艰难的日子,他那会不知道抱怨了多少时间,我都能压下去。先在还怕压不了他吗?”话刚刚说完,离珺意识下赶紧捂嘴,他看来有伤了皇兄。他与老三在齐国的那几年一直是皇兄心里的一块石头,一块这辈子都改变不了的痛。有时候离珺都在想,为何皇兄和太后就是那么大的区别,皇兄自小善良,太后却是从父皇在下密旨后册封三弟为皇后变得心狠手辣,终归他都不觉太后和皇兄是同一路人。

    现在只希望太后不要作茧自缚,害了自己还害了大皇兄。

    ……

    一回皇宫,宸冷傲便朝太后的殿中气势熊熊的走去。“太后娘娘,皇上来了?”婢女行礼完毕便道。“皇上来了,快让进来。”太后脸上喜色连连,看起来心情十分好。“皇上今日怎么有空来哀家这里了?”终归是亲生儿子,见宸冷傲一脸的淡漠如水,没有平常的柔和。心中紧了紧,有些心虚。“母后也会有心虚的时候?”刺破她不安宸冷傲冷冷嘲讽。太后一脸的震惊:“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太后拍案而起,她的皇儿还没有这样跟她叫板过。

    “母后心里明白的很,为何要对三弟下毒,几年前你对他下寒毒,没有经过朕的同意,这次还在朕给老三的丹药里下鸠毒,太后是准备让朕大义灭亲吗?”直直用上太后这个词,深深的讽刺。太后的脸变得阴沉。宸冷傲轻笑,他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的好母后是怎么在三年前的宫变中在自己的面前毒死自己昏睡的父皇。

    只是因为一道密旨,要封老三为皇,她下了狠心。那夜太后自己在冷宫和自己那是还是皇后时所居住的宫中放火,趁着人乱下,悄悄潜入父皇休息的寝殿中给父皇下毒,年仅十七岁的他,刚好那日去寝宫中给父皇问安时,发现了诡异的太后。藏着了床帘后,看见了太后如何将药灌入父皇嘴里,又是如何丧心病狂的抓到了偷看的自己,将他绑起,用白布塞住了自己的嘴让自己看着父皇是如何毒发在自己眼前。

    连自己最后一眼都没有见的父皇,在昏睡中毒发身亡,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好在父皇并没有把密旨交给他人,而是藏在了一个连他都不知道的地方。

    也是在父皇驾崩后,父皇最忠心的暗卫将密旨给了他。他一直知道父皇最信任他,那怕他不是父皇心里最好的继承者。他也心甘情愿的会有一天将这个位子给属于它的人。

    “母后……你现在真的不是以前的您了!”质疑问难,太后脸色一变,苍老了十几岁般,脸上的皱纹原本还是遮遮蔽蔽,现在一览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