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离别

    更新时间:2017-07-26 20:15:32本章字数:2042字

    “萧七瑾你一个罪臣之女,还好意思留在慕容煊身边?简直不知廉耻!”既然已经打算要离开,自然是要在走之前打点一些盘缠,却不料,半路上就遇见了挑拌。“阿紫,她是谁?”横目看着面前嚣张霸道的女子,萧七瑾无辜问道。“这人是九溪太守之女,妗曦落。”

    “姑娘见过我吗?”萧七瑾可没见过她,哪知道太会来这么大的怨恨。“我在……”妗曦落本想说是在她与慕容煊成亲那日见面的,但话到口又不想说出口,只怕有心人知道她是冲着慕容煊才刁难萧七瑾的,那她的淑女形象岂不是毁了。

    “嗯?”萧七瑾疑惑的闷哼一声,管不了她的磨蹭,无视她的憎目。“你给我等等!”气的差点蹦起来,妗曦落拉住她,挨着她的耳朵道:“你要是不想慕容煊被万人所鄙夷,就识相点离开他。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知道的吧!”摆明话题,妗曦落也不打算就这样矜持下去。谁叫慕容煊是她看上的人,反倒被萧七瑾这个罪臣之女抢去了。

    “不必妗姑娘告知,七瑾也知道该如何做!”萧七瑾拍开她的手,径直往前面走去,妗曦落被萧七瑾的举动大惊。“少夫人,你真的要离开慕容府吗?”阿紫不确定的再问,这次她恐怕是要交代好自己该受怎样的惩罚了,和少夫人同谋帮助她秘密出府。

    萧七瑾记忆中的过眼云烟丝丝入扣,只可惜她会连累他,他们终归不是一路人,终会抚乱对方。现在她只有一个心愿,安居父母,再去看看莫旌旗。

    “少夫人……”阿紫怔了怔,看来这次少夫人是真的劝不动了。“帮我去萧府把婢仆们都打散了吧!该有的工钱都给他们。”萧七瑾模糊下,想了想才记起这件事情,这才给阿紫吩咐。“是……”

    萧七瑾见阿紫走远,掏出袖中的一封书信,今世她会与慕容煊一别陌路,只为莫旌旗,是她负了他,希望他不要怪她就是。

    ……

    “少夫人……我要跟你一起走。”上了月中天,慕容煊今晚在书房过夜,有太多事务处理,自然无暇顾忌她,这才让萧七瑾有了逃跑的机会。“阿紫,我不是不想带你,只可惜我现在一无是处,就算在路上遇见了危险,也帮不了你,只有我一个人,那怕受伤了,你也不会有危险。”

    “少夫人,阿紫既然认定您就是我的主子了,那我就会和您一起。我现在留在这里,等少爷来了,看见你不见了,我也会受罚。”

    “不必担忧,我已经写好了书信给他,你只要帮我留下把这封书信给他,他就不会惩罚你。”萧七瑾将书信塞进她的手里安心的安慰她。“可是……”把手搭在阿紫的肩膀上,萧七瑾将泛黄的一支看起来老旧的簪子放在她手里。“把这个给他,他看到以后会明白的。”

    拍拍她的肩,拉上门默默的离开…… 一路上安然无恙,萧七瑾顺利逃了出来。

    “啪……”几个瓷碗摔碎的声响作息,慕容煊一回来看着屋内无人,院子里还是其他地方都找了一圈连萧七瑾的一丝影子都没有。心里害怕她有了轻生的念头,毕竟她刚刚经历了那么多的伤心事。阿紫低头不闻慕容煊说半句话,坎坷不安的颤抖站起,把萧七瑾给她的书信递了上去,果真慕容煊脸上的厉气消了几分。

    刚刚才安心了不久的众人,在众目睽睽下慕容煊又摔了几个茶碗。萧七瑾这个丫头居然让他珍重!要是她自己离走出了危险他还怎么珍重!“叫几个侍卫暗中找寻少夫人,找不到就不要回来!”听到受令的侍卫们慌忙起身逃离,还好可以半途逃离不然慕容煊的脾气更暴躁了倒霉的就是他们。

    这还不止,慕容煊将自己的暗卫也派了出去,狠话:“找不到萧七瑾都去死!”暗卫都比一般的侍卫忠诚正是他们经历的诸多生死,长久后怎么还会把死看在眼里,因此慕容煊才放心把这件事情交给他们。

    ……

    “她离开慕容府了?”西行质子府,莫旌旗自然没有错过这个消息,相反有些欣赏萧七瑾的离去。“哈哈哈,你是不知道我听说那姑娘走后,慕容煊一脸的阴沉,不仅派了侍卫去找,还把自己的暗卫都搭上了。下了死令找不到那小丫头就让那些暗卫去死。小墨墨你的情敌太强大了,把那姑娘看的太重了。你说要是你的小娘子知道他的上心,会不会移情别恋爱上他啊!毕竟你都这么长时间不去和她幽会了。难保她不会忘了你啊!”离珺唯恐天下不乱的痞气话流露,丝毫是在看热闹的模样。

    莫旌旗何曾不是这般想的,一听萧七瑾可能会移情别恋,愤怒反驳:“瑾儿不是那样的人。”滔天大火焚身,还是有些害怕萧七瑾真的会如离珺所说的那般。“唉!说你不懂女人心你还真不懂,真是个木头!你想你的瑾儿遭到了那么的痛苦,没有人陪在她身边,她还不哭死,这时候出了慕容煊安慰她,守在她身边,跟他产生了感情怎么办?女人啊!最脆弱的时候就是最需要男人安慰的时候。”鄙夷了莫旌旗一把,离珺毫无形象的翘起腿道。

    “那我找到她该怎么安慰她。”听了离珺说了这么多,莫旌旗不得不觉得离珺比他知道的多,虚心接受的请教起来。“你可以这样……”离珺开始自己授传收复女人心大法之路……

    “现在明白了吗?”一个时辰后,离珺崩溃欲绝,生无可恋的躺在蹋上躺尸。他真是服了自己的这个三弟了,三兄弟中就他的情商低的不能再低。“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勾引的那个小妮子?”无力吐槽,离珺拿着帕子坐起擦汗。

    莫旌旗是何等人?还听不见他说的话, 疑惑道:“我也不知道,是她先来找我的。”想起宫宴上萧七瑾的无意搭讪,那死缠他的模样,让他到现在想起都是一阵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