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我看不透她

    更新时间:2017-06-14 23:55:21本章字数:2056字

    打完针,甘露回纪碧霞家中时,纪家兄妹俩还没有睡。纪碧霞看着甘露病怏怏的样子,连忙问她怎么呢?

    甘露看到纪浩然也在场,就凑到纪碧霞的耳边,轻声说,“我大姨妈来了,肚子痛,刚从医院打了针回来。”纪碧霞听了以后,连忙扶着甘露到房间休息。

    过了一会,听到纪浩然在外面敲门,纪碧霞开门一看,只见哥哥正端着一碗红糖水站在门口,木讷地说,“这个对甘露有好处,你给她喝吧。” 原来刚才甘露虽然低声跟纪碧霞说话,但没能逃过刑警队长纪浩然的耳朵。

    纪碧霞接过糖水,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哥哥一眼,转身进去了。甘露喝着红糖水,对纪碧霞表示感谢,纪碧霞皱眉说,“这不是我的功劳,是我哥给你做的。”

    “那你替我谢谢纪大哥!”甘露非常淡定地道谢。

    纪碧霞可是个急性子的姑娘,听着甘露不温不火的话,心里就焦急了,“甘露,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哥对你有意思。”

    话一旦挑明,甘露就要皱眉了,“碧霞,你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了,我的事你也是知道的,只是我姐姐死得这样不明不白,我又怎么有心思去谈恋爱呢?我很感激纪大哥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照顾,只是有些事,我真的没有办法答应。”

    甘露的话语说得很诚恳,纪碧霞也明白,自己的哥哥现在是剃头担子一头热,自己急也没有用,她只能自我安慰着,希望能像哥哥所说的,跟甘露在一起久了,就可以日久生情。

    甘露心中也是为难,她承认,纪浩然是一个很不错的男孩,虽然话语不多,但人很细心,很会照顾人,做她女朋友的女孩,一定是很幸福的。甘露也知道纪浩然对自己心生爱意。

    甘露来到纪家借住以后,纪浩然就一直细心地照顾着她,纪家兄妹祖籍是四川的,吃饭时是无辣不欢之人,但甘露来了以后,每天的饭桌上,纪浩然都会为甘露做两个清淡的菜肴,那是因为甘露有胃炎,担心她饮食不当,就会发病。

    甘露知道纪浩然的好,但她对他真的没有什么感觉,而且想起GB酒店那一夜,甘露更加觉得自己羞悔难当,她觉得如果自己接受纪浩然的感情的话,那是对他的欺骗,所以甘露觉得,自己决不能接受纪浩然的爱意,否则的话,一定是害人害己的。

    甘露感到非常的郁闷,随手又拿起周晓岚的日记看起来。日记里,讲述着一个少女在六年时间里,如何爱慕自己的老板,到最后两个人两情相悦的故事。季书墨在周晓岚的笔下,不仅帅气养眼,更是充满着智慧和活力,而且人也极为善良可亲。

    “今年的冬天太冷,爸爸风湿的老毛病又犯了,两个膝盖又红又肿,痛得他连床都下不。看着爸爸受罪,我还是会很心痛,无奈之下,我把情况告诉了书墨。书墨听了以后,二话没说,就带着我开车回家。

    爸爸走不了路,书墨就毫不犹豫地弯下腰背着他走下楼去,五层的楼梯啊,在这大冬天里,也让书墨累得满头大汗。到了医院,季书墨又忙前忙后地为爸爸安排住院。直到离开时,我才注意到书墨他一直用手按着腰部,表情很是痛苦。

    我忙问他怎么回事,他才告诉我,他有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刚才背着爸爸下楼时,不小心闪了一下,我急得都快要哭了,但他却若无其事地说,他是我的男朋友,替我为爸爸出力尽孝,是他份内之事。

    最后,书墨还说,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他早已经把爸爸和阿姨当作自己的亲生父母来看待。我听了季书墨的话,心里很是感动,书墨,可以跟你在一起,真的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甘露看着日记,心里默默地想,季书墨是怎样一个人呢?他真的像姐姐笔下写的那样,有着横溢的才华,却不恃才自傲,细心地呵护着心爱的女人,同时还能孝敬她的父母,尽心竭力地为她排扰解难,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想到季书墨今天晚上送她上医院时焦急的神情,甘露心里同样是非常感动的,但现在看到季书墨的所作所为,都是真的?季书墨这个人,真的可信吗?

    甘露马上想到现在已经躺在冰冷的寻梦园里的姐姐,想到GB酒店里季书墨和程海洋的对话,甘露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姐姐,你一定是被他的假象所欺骗了,我真的为你鸣冤,你到死也没有认请他的真面目。季书墨他绝对不会是一个好人。

    在金利国际办公室加班的季书墨突然间打了一个喷嚏,刚好被打电话过来问季书墨为何还不回来的季书琪听到了,她笑着问,“哥,又有哪个女孩在牵挂着你啊?”

    季书墨觉得无聊,没好气地说,“我哪里知道。只是空气混浊而已。”

    季书琪并没有放过哥哥,继续笑着说,“哥,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啊,要不,我给你牵牵线?”

    季书墨听了,连忙摇头,“不敢劳妹妹你费心了。”说话间,季书墨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

    季书琪听出哥哥的声音有异样,就决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那哥哥就是有心仪的女孩哦。”

    “算是吧,但我看不透她。”季书墨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季书琪听了,哈哈一笑,“真没想到啊,我这个聪明绝顶,阅人无数的哥哥,也有看不透的人,那此人真的很厉害哦,我现在有点佩服她了,哥,找机会让我认识一下。”

    季书墨被妹妹取笑,心中有点生气,但对着电话那头的季书琪却是无可奈何,而季书琪更是有恃无恐,因为她知道,就算哥哥现在就在眼前,他也决不会动自己一根毫毛的。

    过了好一会,季书琪止住了笑声,才叮嘱哥哥尽量早点忙完就到公司的休息室里睡上几个小时。季书墨口头答应着,但他看一眼办公桌上的文件资料,知道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