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影响

    更新时间:2017-05-28 02:09:07本章字数:2883字

    今天晚上的任务完成的无惊无险的,刚离开自由军的驻地之后徐君兴就要跟大家分开,大胡子有些不理解。

    分开干什么?你小子有什么事怎么的?要知道咱们刚干完一件大事,就这么分开太危险了,你小子有什么事做么?

    我去安全屋哪里取回我的枪。

    你不是有枪么?还取什么啊,别取了,就当存着了,以后万一在德拉这干活,没枪了你可以再去取不是,很多雇佣兵都有自己的藏枪地点的,你就当一个隐藏点不就行了。

    好吧,我跟你们一块走吧,看来你们对我还真是不放心啊?

    什么不放心啊,不是对你不放心,是因为刚干完活,自由军那边可能有反应,你小子也不想被困在德拉出不去吧?要知道我们可是刚刚袭击完自由军的驻地啊,行啦,走吧,我们需要马上回到布拉斯。

    一路上没话,大家都安静的坐车上,朝着布拉斯行去。

    正在徐君兴他们离开德拉前往布拉斯的路上,驻地被袭击的消息传到了自由军总部的大佬耳里,事件实在是太过重大,那帮大佬们紧急开会。

    依然是那间黑暗的屋子,大佬们都在座位上坐着,气氛很是严肃,只有手下的声音我回荡着。

    刚刚收到消息,位于德拉的艾哈姆旧部遭到袭击,目前伤亡情况不明,但是最少800人死亡,不少于2000人受伤,死亡人数有可能进一步上升,目前得到的消息的有人袭击了艾哈姆旧部,至少超过200人是因为枪支阻杀死亡的,目前还是没有任何组织或者是个人对袭击负责。

    敌人袭击的方式是使用渗透,随后在艾哈姆旧部的驻地里安装炸弹,在爆炸起火后,对所有人进行无差别射击,从目前已经发现的情况来看,很像是在报复行动,对方人数较少,真正对人员产生严重伤害的原因是炸弹,对方人员虽然少,但是从使用枪支造成近200人死亡的情况看,对方人员属于精英级别,但是人员较少,无法正面冲击艾哈姆旧部的人,才使用这种方式。

    最重要的是在对方安装炸弹前对暗哨进行了暗杀,所有的暗哨全部被近距离格杀,从此可以看出,对方精通格斗,怀疑是雇佣兵进行报复。

    雇佣兵报复?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为什么要进行报复?

    有的,根据我方侦查员查明,在事发前几天,艾哈姆旧部对德拉的雇佣兵分部进行了打击报复,我们怀疑的那个分部的雇佣兵进行反报复。

    这帮家伙有那么大的胆子?胆敢对一个有着几十万士兵的势力进行攻击?我不管他是不是报复之类的,总之给我查,这里是波利亚,被杀的是我们的人,还是报复来的,这算什么?这是对咱们的挑衅么?自由军再不堪也没不堪到连一个雇佣兵都敢攻击的地步。

    长官,目前只是怀疑,并且因为咱们地盘的打仗太频繁了,我们也分不出人手进行清缴,更何况那是一批精锐雇佣兵,目前也只是怀疑是他们干的,我们没有任何证据。

    怀疑就够了,这帮家伙在我的地盘干什么?任何组织恐怕都不欢迎这帮家伙吧,更何况这帮家伙已经被确定是危险的了。只要我们有怀疑的理由就够了。

    长官,恐怕怀疑不够吧,我们也没有实力去攻击对方,光是反自由军就已经够我们打的了。坐在下首的一名高级头目说道;

    难道就这么放弃?任由人家攻击你的手下不成,这里可是咱们的地盘,怎么可能在雇佣兵面前妥协啊?

    长官,没办法,我们的实力实在是太差了,目前根本分不出人手进行清缴啊,不是不清缴,这件事情我们记在账上,等腾出手来再跟他们算账,现在就攻击得不偿失啊,别说我们的人手不足,就是人手足够,以目前的情况我们实在不适合再树立敌人了,毕竟雇佣兵也算是有实力的,这帮家伙要是疯起来,再加上反自由军,一个不小心我们就可能全军覆没啊,要知道雇佣兵可是精通暗杀的,目前实在不适合报复。

    唉…… 算了吧,这事就记账上。以后再跟他们算账!

    一路上都是安安静静的,队长在开着车,徐君兴实在是受不了这安静的气氛,便开口问起大胡子来。

    大胡子,你说,我们就这么的攻击一个势力,是不是太嚣张了?不管这么说这都是一个有着地盘的势力啊,虽然这个势力的实力实在是差了些,但是攻击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啊?

    我说菜鸟,这都打完了你才想起这茬啊?没事,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有什么后果啊,我估计自由军那些家伙估计能猜到是我们干的,但是那又怎么样?

    你自己想想,东域现在是什么情况?先不说反自由军了,就光那想其它的大势力的就够自由军受的了,更何况还有那些想要干掉自己军的家伙,你以为这就完了?还有那些极端的疯子存在呢?

    徐君兴想了想,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又说不出为什么。

    大胡子看着徐君兴满脸纠结的表情,实在是有点郁闷,同时也知道光凭徐君兴的见识实在的无法解开这个问题,他坐在徐君兴前面的座位上,跟徐君兴同坐的是机枪这个壮男,为了解开徐君兴的心结,大胡子只好跟机枪换座位。

    坐到徐君兴身边的大胡子拉了拉徐君兴,把徐君兴从愣神中拉醒过来。

    菜鸟,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你们华国不是有句话么?叫做弱国无外交,其实这话放在两个势力当中也一样,你自己想想,现在的东域像一个国家么?

    徐君兴想了想说道:东域确实不像一个国家,毕竟他这边私人的势力太多了,光大势力就有自由军,反自由军什么的,不过他是国际承认的国家啊。

    国家的组成要素?什么算一个国家,我这么跟你说吧,一个正常的国家首先需要有稳定的内部环境,你认为东域存在么?

    这不对吧,什么叫做稳定的环境?战争期间哪个国家都得乱的,没有说这个国家不成国家的呀,其它的国家也曾经乱过不是?

    好吧,那就拿白头鹰国比较吧,我没别的意思啊,你自己想下,白头鹰国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基本是个外国人都敢干出格的事吧!你别不承认,现在的东域就像曾经的白头鹰国,不过他没白头鹰国那种运气,也没白头鹰国那种齐心合力的存在,现在的东域已经彻底的成为战乱之地了,所以这些事情你还是不要想了。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有些钻进死胡同了,你的意思就是说现在的东域根本就是各自为战呗?他们现在就是一盘散沙,怎么打都没事对吧?徐君兴问道;

    其实也不对,你没发现么?就算是东域的自由军都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对吧,首先他的内部就是不合,其次是他们给了我们借口,明白吗?这个借口很重要,只要有了借口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占理,这样一来他们是不敢不顾及一下,很简单,现在的他们根本就不能跟雇佣兵闹翻,要是跟雇佣兵闹翻了,他们就真正的完了,别以为雇佣兵是一盘散沙,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能团结起来,今天的自由军可以攻击我们,难保明天会攻击别的雇佣兵队伍,这就是我有我真正的底气所在,你明白了吗?

    徐君兴点了点头,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却明白这就是生存法则,随后徐君兴便靠在座椅上假咪了起来。

    大胡子看徐君兴有些心情不好,有些想不开,毕竟他才刚当雇佣兵,但是他却没有办法,也许时间长了他就知道了,也就不再理会徐君兴了。

    车子开进了位于布拉斯的雇佣兵分部,徐君兴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他却明白,自己真正的想走进了雇佣兵的生活,当一名合格的雇佣兵,必须得按照他们的行事准则,否则便会招到别人的排挤,一路上同行的雇佣兵都没跟他说话就可以看出来,他这些思想确实不适合团队,暂时只能自己一个人了,去多走走,多去见识见识,也许就能想开了。

    再次看一眼这次共同作战的同伴们,徐君兴连分部都没进去,而是直接走进自己停放在分部的车辆,离开了这个让他暂时理解不能的地方,走出去,到其他的地方好好的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