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缘由

    更新时间:2017-06-04 07:58:36本章字数:2382字

    看着车上坐着的人质,徐君兴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像这帮人质问到。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有人费那么大的精力要我救出你们?

    更重要的是,竟然有人利用你们来引诱我上当,你们知道不知道吗,差点因为你们我的雇佣兵团就招到灭顶之灾了。

    旁边看着的大胡子,看着徐君兴激动的情绪赶紧上前安慰道。

    没关系的,菜鸟,一切都过去了,这帮家伙咱们救出来了。

    没有什么灭顶之灾了,不会有了,你放心吧。

    车上的人质有些目瞪口呆,看着激动的徐君兴,一位可能是领头的男子开口说话了。

    谢谢你们把我们救出来,虽然我不知道为了救出我们你们付出了什么代价。

    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们会尽力补偿你们的。

    听到领头男子的话,徐君兴有很多的迷惑,赶紧朝领头的问道。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被这帮武装分子抓住?

    听到徐君兴的问话,领头男子无奈的苦笑一声,然后回答道。

    我想你也能看出来,我们不是普通人,都是军人来的,所以你的问题我根本无法回答你。

    至于我为什么会被抓住,原因很简单,打了败仗当然就被抓住了。

    我也死了很多兄弟,我们来东域只是执行一次任务而己,没想到这么惨,被人给抓了当俘虏。

    谢谢你们把我们救出来,你放心,只要你们把我们送到安全的地方。

    我想你们会拿到可观的报酬的。

    听到领头男子的话,徐君兴有些无可奈何,转身不再理会这帮人质。

    又朝大胡子问道。

    大胡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人是救出来了,接下来干什么?

    菜鸟,没必要这样,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现在我们不就是在解决问题嘛?

    人质救出来了,事情其实已经得到解决了,剩下的问题就交给我了,你跟毒蛇他们一起回布拉斯的营地。

    我去把人质送回他们的地方,其他的你就别问了,好吗?

    说完便把徐君兴拉到毒蛇的车上,而他自己则带着队长上了人质的车走了。

    回到布拉斯的雇佣兵分部,徐君兴有些疲劳了,便什么都没说,自己找了个房间睡觉去了。

    天刚蒙蒙亮,徐君兴就醒了过来,也许是在训练营习惯早起了。

    周围一片安静,徐君兴实在是不知道干什么了,没有办法只好围着分部跑了起来,算是训练吧。

    当所有人起床后,徐君兴也结束了晨练。

    队长看到徐君兴在晨练,眼睛里充满兴趣的看着徐君兴。

    徐君兴一看队长这个眼神,浑身上下很是不舒服,赶紧跑到队长跟前问道。

    队长啊,我有什么问题啊,你怎么这个眼神看我?

    队长哭笑不得的拍了下徐君兴的脑袋,狠声说道。

    小子,我什么眼神啊?还不是看你有点不对劲,这么一大早的就跑出来训练?

    你小子出什么问题了?看你的情况也不像是杀人杀多了出什么问题啊。

    徐君兴闻言赶紧回答道。

    队长啊,不是我有问题啊,杀人我现在没感觉到什么心理负担啊,就是在训练营习惯早起训练了,这不成习惯了。

    习惯好,习惯说不定以后能救你一命呢,好好的锻炼身体吧,经过这次训练营你的身体素质算是提升了不少。

    但是毕竟那是短时间提升的,你还是需要长时间的锻炼,以后没任务的时候多多锻炼下自己,明白吗?。

    您放心,我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我会好好锻炼的,谢谢队长关心,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徐君兴搞笑的向队长敬个不正规的军礼。

    徐君兴发现队长的心情很好,不由的把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队长啊,你说那帮人质怎么会影响到咱们的雇佣兵团啊?怎么的更咱们都扯不上关系吧?

    还有就是现在怎么大胡子都没回来啊?不管怎么算,大胡子昨天晚上就应该回来了呀。

    队长瞄了徐君兴一眼,不满的说道。

    什么大胡子?那是咱们的副团长,团长在总部呢,东域的事情都是副团长在负责。

    记住了,以后给我叫副团长知道么?队长对着徐君兴说道。

    知道了,我才干雇佣兵几天啊,不知道大胡子是咱们的副团应该可以谅解吧?

    再说了,大胡子也没跟我说过这事啊。

    别说别的了,你还是给我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都快被憋死了。

    队长看着徐君兴这个样子,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没有办法,只好跟徐君兴解释了起来。

    你小子就是不用脑子啊。

    我还是从头到尾的跟你说清楚吧,免的你老是这个样子。

    我先问你啊,你知道为什么那个被杀的教官选择你来执行营救任务么?

    徐君兴想了想,对队长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队长看他这个样子,便耐心的对徐君兴解释了起来。

    首先啊,你是咱们雇佣兵团的人,怎么说呢。

    你是不知道咱们团在东域这边的实力,也算是情有可原。

    这么跟你说吧,要说在东域,那家中立势力能够最快的组织起兵力进行营救,非咱们雇佣兵团不可。

    营救成功了,那个教官可以趁机脱离那个小势力,营救失败了,则是可以直接把白头鹰国给拉下水。

    你也能看出来吧,那帮人质根本不是什么十字会的,而是军人,更准确的说是白头鹰国派过来的。

    你要是营救成功还好,要是失败了,很容易被这帮家伙给记恨上的。

    你想啊,一个雇佣兵团被一个强国给记恨上了还能有好。

    虽然说不会一下子解散什么的,但是也算伤筋动骨了,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还好,你小子激灵,一下子就发现了那边是个埋伏,其实那个小势力是想要个借口。

    要个借口?什么借口?

    听了半天的徐君兴忍不住的插口道。

    还能是什么借口,其实那个小势力早就想杀那帮人质了,只是不敢杀而己。

    而你冒失的去救人就给了人家借口,到时候人家可以说是你杀死的人质。

    某种程度上你可是代表了我们的雇佣兵团啊,你杀死了白头鹰国的士兵,白头鹰国会不报复?

    听到这,徐君兴恍然大悟。

    不由的脱口说了一句。

    真是阴险啊,还好,我发现了埋伏,没有随便动手。

    要是动手了,我再怎么快都不可能把人质救出来。

    到时候就算白头鹰国知道我是受连累的,为了人质家属的心情,也为了进军东域。

    会拿咱们雇佣兵团当借口出兵对吧。

    队长白了徐君兴一眼说道。

    你才知道啊,没错就像你说的那样。

    副团长他到现在没回来就是因为要解决后手问题。

    这次还好,不但把人质救回来了,最重要的是能赢得白头鹰国的友谊。

    这对咱们有很大的好处的。

    行了,不跟你说了,该去吃饭了。

    说完队长便离开了。

    只留下徐君兴蹲在原地思考着。

    看来雇佣兵的生活也不是没有顾忌啊,这社会实在是太阴险了。

    连痛痛快快的当个雇佣兵都不行。

    得,不想那么多了,吃饭去。

    徐君兴赶紧跟着队长像食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