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走程序

    更新时间:2017-06-10 03:33:18本章字数:2533字

    一路上跟着大胡子走进一间房间的徐君兴到现在都有些迷惑不解,刚进了房间就看到一个好像是文书的人对大胡子点头示意的同时说道。

    副团长,你怎么来了?难不成今天有什么事情发生不成?

    大胡子赶紧说道:小子,别瞎想,今天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个新加入的小家伙要加入咱们雇佣兵团了,这不我带他走程序呢。

    赶紧的,把范本拿出来让这小子填了,我好带他走其他的程序,边说着边把徐君兴往这个文书面前一推。

    徐君兴措手不及的被大胡子推到文书身边,连忙跟文书打起了招呼。

    你好,我叫徐君兴,华国人,代号菜鸟,今天麻烦你了啊。

    文书看着被大胡子推到自己身边做自我介绍的徐君兴,满脸遭逼的回答到:你好,我叫贝尔,是咱们雇佣兵团的档案管理员。

    旁边的大胡子听到两个人竟然互相介绍了起来,满脸不高兴的说道:介绍什么啊介绍,贝尔,赶紧给这小子办档案,我还得带他走其他的程序呢。

    听到大胡子的话,这名叫贝尔的档案管理员赶紧拿出一叠单子让徐君兴填,徐君兴接过来看了一眼,发现这些都是基本情况的问卷调查。

    其中最显眼的就是死亡后的遗产继承问题,徐君兴看大胡子不高兴,没敢做什么惹他生气的事,赶紧拿起单子填了起来。

    其实要填的问题很简单,无非就是姓名籍贯之类的,还有在哪个小队服务什么的。

    当徐君兴写到医疗情况的单子时确是碰到了难题,赶紧悄声的像贝尔问道:这医疗情况怎么填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过敏也不清楚啊。

    但是没想到大胡子耳朵会那么尖,一巴掌拍在徐君兴头上说道:这些医疗情况不是给你小子填的,你小子待会还得体检呢,那是让你拿着给一声填的,着都不懂啊。

    徐君兴脑袋挨了一巴掌,顿时不敢像贝尔问了,听到大胡子的话,嘴里不由嘟囔到:你又没告诉我,我哪知道该怎么办?

    没想到大胡子又听到了,结果徐君兴又挨了一巴掌,这下徐君兴再也不敢问了,只能乖乖的在那填写信息,看的旁边的队长跟贝尔嗤嗤直笑,但是大胡子一个眼神过去,两个人顿时老实了起来。

    当徐君兴按照大胡子的话把该填的都填完了,就剩下那个死亡遗产继承的问题,徐君兴不得不再发声了。

    徐君兴看着大胡子的脸色,小心翼翼的离大胡子远点,直到觉得大胡子打不到自己的脑袋后才把问题问了出来。

    那个,这里面的什么死亡遗产继承怎么写啊?大胡子发现徐君兴又有问题,刚想一巴掌拍上去,结果发现徐君兴离的他好远,没打到徐君兴脑袋的大胡子说道;

    你小子怎么那么多的问题啊,这个死亡遗产的继承其实都是以防万一的,毕竟咱们是雇佣兵不是,万一哪天你死在战场上了,你剩下的东西总该有人继承吧,难不成你想给外人?

    徐君兴看到没打到自己脑袋在大胡子郁闷在表情一脸暗爽,又听到大胡子的解释脸色拉了下来,大胡子看到徐君兴脸色拉了下来,好像觉得自己打他脑袋感觉有点对不起他,赶紧上前说道;

    我说菜鸟啊,着就是以防万一的玩意,别那么往心里去,这不是怕么?你小子想给谁就写谁呗,这也没什么难的呀?

    徐君兴看到大胡子好声好气的解释,不由苦笑道:我一个孤儿,也没什么朋友,更没结婚,孤家寡人一个,你让我给谁啊,要不然我能这样就来当雇佣兵么?

    也许是感觉到徐君兴悲哀,大胡子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说道:你小子啊,也别瞎想了,要是没想到给谁那就空着,等以后想到了再来写呗。

    话说完,也不给徐君兴反映的机会,又一巴掌拍在徐君兴头上说道:好了,档案这算完事了,你小子拿上医疗单跟我走下个程序去,说完也不理会旁边遭逼的贝尔,一把拉上徐君兴走出了房间。

    接下来一连串的体检给徐君兴折腾的够呛,估计大胡子是拍脑袋拍上瘾了,徐君兴一有问题,别的先不说,脑袋上的一巴掌是跑不了,吓的徐君兴什么都不敢问了。

    一路上徐君兴的嘴里都在嘟囔着:这不是我认识的大胡子啊,怎么那么爱打人脑袋呢,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等走完医疗检查的最后一个程序,徐君兴刚从检查室走出来就看到大胡子一脸郑重的站在那里,档案室的贝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大胡子身边。

    看到脸色郑重的大胡子,徐君兴有些不习惯,连忙走到身边问道:副团长?怎么了?你脸色怎么?

    只见大胡子什么都没说,而是拿出一串被徐君兴称之为狗牌的军人牌照郑重的对徐君兴说道;

    真名徐君兴,绰号菜鸟,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獠牙雇佣兵团第5012名正式成员,今天我以獠牙副团长哈里斯的名义,正式受续你獠牙军牌,从此以后军牌在人在,军牌毁人亡,你愿意接受么?

    徐君兴听到大胡子的话,脸色也跟着郑重起来,在大胡子身边站直身体,举了个不标准的军礼回答道:我愿意接受,从此以后我就是獠牙第5012名雇佣兵,徐君兴郑重的从大胡子手上接过了那枚代表獠牙雇佣兵的军牌。

    徐君兴接过军牌,刚带到脖子上,就发现大胡子的巴掌又落在了他的脑袋上,一边打一边还说道:你小子装什么深沉啊,这玩意不适合你,要不是为了庄重,我就说直接扔给你小子就好了嘛。

    徐君兴哭笑不得的揉着被打疼的脑袋,嘴里确是什么都不敢说,只能默默的接受大胡子这另类的关爱了。

    大胡子这回打的爽了,高兴的对徐君兴说道:走,带你走最后一个程序去,今天走完了你好好休息,过两天有人教你团队作战跟手语的,还又别在心里骂我,我知道你小子因为喝的烂醉如泥才晚到的两天,我打你出出气不应该么?毕竟你让我多等了你两天。

    说完也就不再理会徐君兴,前头大步带领徐君兴走向最后一个程序,只留下徐君兴在这边,一脸仇恨的盯着队长。

    队长看到徐君兴一脸仇恨的看着他,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说我怎么办?他是副团长啊,他问我什么我得答什么不是,我记得你们华国有句古话来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啊,现在别在这磨蹭了,赶紧走最后一个程序吧。

    等程序走完了,你想干什么都行成不?说完赶紧拉上徐君兴跟上大胡子,只留下一脸得到天大秘密的贝尔在原地。

    跟着大胡子走进一个比较明亮的小屋中,只见屋中央落着一台趴式椅子,徐君兴奇怪的问大胡子这是干什么啊?

    还没等大胡子回答,旁边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把徐君兴吓了一跳。

    这就是刚加入的新人么?哈里斯,最近的新人很少啊,这个人开口说话吓了徐君兴一跳,由于一进屋就被中央的椅子吸引住了眼光,徐君兴并没有发现他。

    只见来人是一个50岁的壮硕老头,看的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一个优秀的雇佣兵,这个时候大胡子开口说话了。

    西蒙,这次麻烦你了,给这小子好好整理一下,徐君兴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还没等反映过来就被大胡子一把按在椅子上,四肢全被扣了起来,徐君兴哀嚎道。

    这是干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