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意外成功

    更新时间:2017-06-12 04:47:47本章字数:2226字

    徐君兴看着潜伏过去的队长,赶紧将消音器装上,为队长掩护起来。

    虽然看起来营地里好像是没什么人,但是在系统上徐君兴清晰的看到,营地屋子里还是有人的,只不过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而己。

    徐君兴小心的照看着潜入,当然为了避免被人打了伏击,徐君兴也开始查看周边的情况,系统一点反应都没有,看起来好像是周边没有人一样。

    当然都是为了小心,现在徐君兴已经经受不起再失去队友了,就连不大熟悉的炸弹人现在也必须救出来,徐君兴看的出来。

    队长现在别看能说能笑的,其实他比谁都愤怒着急,想想看,现在整个3队就只剩下队长一个人没有受伤,螃蟹还在基地等着,毒蛇跟机枪已经死了,就一个炸弹人还生死不明的。

    小队现在可以说是完全停摆了,能动换的人现在就剩下3个了,虽然不知道3队到底有多少人,说起来也是奇怪,记得队长跟他说过副队长带队去执行任务了,可惜那个时候跟队长不大熟悉,没有好意思深问。

    徐君兴正在想着,突然营地里一阵大乱,徐君兴赶紧看去,刚才走神了,没看清楚队长在干什么。但是自己在系统中看到了,根本就没有敌人接近队长啊。

    徐君兴看到队长埋伏在窗户下面,看起来好像对于里面的枪战也是一头雾水,徐君兴朝着里面看去,只见炸弹人背着毒蛇的尸体在里面跟敌人战斗着。

    徐君兴赶紧在无线电里对队长说道:队长,里面战斗是炸弹人,赶紧过去接应一下啊,就在你窗户那边。

    只见队长听到徐君兴的无线电,什么也没说,直接跳了进去接应炸弹人,徐君兴赶紧爬起来,不再做隐蔽了,就这么的端起枪来进行射击。

    他也是急了,直接按照系统给出的分光圈进行射击,至于以后队长他们的疑问顾不得了,实在是不能再损失了,炸弹人必须救出来。

    徐君兴死命的开着枪,对着建筑物里面的敌人就是一阵乱打,反正只要记住队长身边的人不打就好了,敌人实在是太多了,队长跟炸弹人边打边撤,整整过了10分钟,徐君兴才从阻击镜中看到队长。

    看起来队长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是炸弹人看起来有点凄惨,浑身上下都是被鞭打的痕迹,没有一块的好地方,身上的纹身都已经辨认不出是什么图像了,看起来在里面遭受了很多的罪。

    炸弹人身上背着毒蛇的尸体,和队长正在往外面跑出来,徐君兴赶紧在队长跑出来的门口开起枪来,为队长他们争取时间,防止再有伤亡发生。

    打了这么长时间徐君兴也着急了,枪声这么大,搞不好周边的敌人都听到了枪声,虽然现在依然没有支援的敌人出现,但是这种情况必须考虑。

    好在营地的敌人不多了,经过刚才徐君兴的那一阵靠着系统的盲射,打掉了一大批敌人,这也让队长他们开始顺利的撤离。

    徐君兴死死的把敌人阻击在大门口,毕竟出营地有一大片没有掩护的地区,要是被敌人冲出来,那么队长他们可就惨了,非挂在这不可。

    很幸运的,徐君兴的枪法不错,更何况有瞄准系统的帮助,可以最大程度的发现敌人,现在徐君兴不再进行盲射了,只是观察只要对队长他们没有威胁的暂时放过,只攻击对队长有威胁的存在。

    远处的队长也知道徐君兴在进行打阻击,但是人那么多,队长搞不清楚徐君兴是否可以把敌人堵住,毕竟队长并不知道徐君兴有瞄准系统的帮助。

    敌人越来越多,也许是看到有阻击手在阻击大门的人,已经开始有人从其他地方出来,这样一来徐君兴就有些照顾不过来了,但是庆幸的是队长他们已经跑出了营地,正朝着徐君兴跑过来。

    徐君兴看到队长跑出了营地,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依然在死死的阻击着,毕竟不是跑出营地就算安全的,还得跑出敌人追击的范围才是。

    徐君兴现在最担心的其实不是营地里面的敌人,而是担心支援的敌人,毕竟现在谁也不知道敌人到底从哪个地方支援过来,再说徐君兴现在的弹药已经不多了,实在是经不起一场高强度的战斗了。

    队长很快拉着炸弹人跑到了徐君兴身边,大喊一声:快,撤,别在打了,现在我掩护,都给我撤。

    徐君兴听到队长的叫声,也顾不上跟炸弹人说话,连忙接过毒蛇的尸体跑了起来,也顾不上受伤的腿疼不疼了,还是赶紧跑吧,能活着出去再说。

    就这样,一路上跟队长轮换着进行掩护,也许是他们的运气够好,这一次他们选择的方向并没有敌人支援赶过来,这给了徐君兴他们很大的便利。

    渐渐的跑到天黑了,追在后头的敌人总算不追了,也许是被打死的太多了,没有人愿意追了吧,徐君兴他们总算是安全了。

    找个安全的地点徐君兴他们停了下来,徐君兴一屁股坐在地上,也顾不上后面到底有没有追兵了,这一路上可是把徐君兴给累惨了,看到同样坐在地上的队长,徐君兴好奇的问道;

    队长,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还有炸弹人,你小子怎么跑出来的?还把毒蛇的尸身也给带了出来?

    炸弹人喘了口气说道:还能怎么出来的,就趁他们不注意杀出来呗,倒是你们我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快就招到我的方位了,并且还来救我了,说真的,还真得感谢你们,要不然的话别说毒蛇的尸首了,恐怕就是我也得栽里面了。

    说什么呢?炸弹人,你这家伙忘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可能被活捉,再说了,我答应过你回去救你的,咱们是战友,救你不是应该的事情么?徐君兴听到炸弹人的话,不乐意的说道;

    也许是觉得徐君兴有些不高兴了,炸弹人赶紧说道: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谢谢你,战友。

    说什么谢谢啊,就像你说的,咱们是战友啊!

    听完徐君兴的话,炸弹人又对队长说了起来,对了队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就你们两个来救我啊,咱么雇佣兵团的人呢?还有袭击反统治军的人是什么人啊,这个事情咱们得报仇啊。

    队长跟徐君兴对视了一眼苦笑了起来,随后把事情像炸弹人说了一遍。

    炸弹人听了过后沉默了,随后说道:咱们现在怎么办?就在这呆着?总要有办法吧。

    这一句问话,连徐君兴都苦笑起来,更别说队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