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尾声:返迁南二环(儿)

    更新时间:2017-06-04 18:49:53本章字数:2203字

    尾声2

    就在整个胡同儿里的人都忙着收拾东西准备搬家的时候,病势沉重的大萍,最后一次回到娘家。

    大萍是打了辆车回来的。

    出租车在胡同口儿停住,大萍手扶着胡同儿里的院墙,喘息着,一步一挪进了12号院儿的大门儿。

    王若兰最先看见了这个重病号儿,赶紧过去扶她进院:“大萍哪,你都病得这样了,怎麽还跑这麽远回来?搬家的事儿,有街坊邻居们帮忙,你就放心!啊?”

    大萍摆摆手:“王姨,我不惦记家里搬家的事儿,我是来找我妈商量点自个儿家的事儿!”

    这时候,二萍从窗户里看见了姐姐,赶紧过来接替王若兰把大萍搀进北屋。

    马慕云见了大女儿,不知怎麽心里一沉:她觉着,别看大萍病成这样儿,婆家又是什麽都不缺,但她不会放弃自己应有的那份儿财产,她这又是回来要钱的。

    马慕云抱着小兵,问道:“大萍,你都病成这样儿了,不在你自个儿家里好好养着,又大老远地跑回来干什麽?”

    大萍不知是已经没有体力,还是心思沉重,她没有像平时那样快言快语地回应母亲。她默不作声,慢慢地扶着堂屋里的家具,蹭着走到了自己原来的闺房。

    还好,这间房马慕云和二萍都没有占用,一切物件摆设都像大萍当闺女时侯那样,原样儿不动地摆放着。大萍慢慢地在那张法式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轻轻抚摸着刷着白漆带着烫金花纹的沙发扶手,往事一一在她脑海里重现。

    大萍不由闭上了眼睛。她仿佛看到,苏蒙第一次来到牛鼻子胡同12号院儿的时候,怎样进到北屋来细细看她精心策划的法式装修;她看到苏蒙迈着那轻快地朦胧地如同踩着烟雾一样的步子,走进自己的闺房,坐在这张沙发上;她看到苏蒙怎样低头细看沙发扶手上的烫金龙凤麒麟花纹,眼神中满是惊讶的目光;她听到苏蒙发自内心地赞叹:真美,太美了……

    大萍闭着眼,初见苏蒙时的一切,都在她眼前清晰呈现:苏蒙伸手接过她递上来的巧克力、接过她递上来的咖啡杯时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礼貌而感激的目光,那目光朦胧得动人,看上一眼,心就醉了……

    蒙蒙!我的蒙蒙!大萍的眼泪,慢慢从紧闭着的双眼中流淌出来……

    马慕云见大萍进了她自己的屋儿,就把小兵塞给二萍,自己也进去了,坐在大萍过去睡的单人沙发床上,母女俩面儿对面儿坐着。

    大萍睁开了眼睛,擦了擦泪:“妈,咱这儿快要拆迁了。我知道,回迁房您没打我的谱儿。不给我房我也不争,但是您得给钱。”

    马暮云紧张得屏住了呼吸,好一会才问:“你还问你妈要钱?要多少?”

    大萍说:“您就给五十万吧!”

    马慕云说:“五十万?大萍,你要把你妈手里的这点儿养老的钱都弄到你婆家去呀?你妈手里还有多少钱够你这麽往她苏家折腾啊!”

    大萍平静地说:“妈,您手里的股票还值一百万出头儿。您到厂子里兑出来五十万,留五十万您养老。您这有退休金有单位的人,手里再拿着五十万,足够了。再说,您的退休金不低,除了股票,手里怎麽也还攒了点儿吧?我这要求不过分!

    马慕云说:“大萍,我是问你,你还要五十万干什麽?”

    大萍说:“蒙蒙和郑彪在798合伙儿的那个铺子,人郑彪不干了,要撤伙儿,蒙蒙想一人儿盘过来,这就得给人郑彪五十万。我手里还有五十万——我嫁过去的时候您给的陪嫁没花完留下的,这五十万盘铺子用。可是,铺子盘下来以后,还得一百万进货的钱。我婆婆答应拿出五十万,您再给我五十万,这蒙蒙盘店、进货的钱不就都凑上了吗?”

    马慕云叹道:“蒙蒙,又是你的蒙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谁像你,老是从娘家往外倒腾的?”

    大萍正色道:“妈,咱国家有继承法,家庭财产应在子女间公平分割。这回拆迁,您正式给了二萍一个五十平米的一居,房本也写的二萍的名儿,对吗?现在南二环边儿上的房,旧平房的价码儿都是四万一平米,更何况是新楼房了!您就说是前后给了我一百五十万,那二萍那套一居,怎麽也值两百万,二萍还是比我多得五十万啊!”

    马慕云被大萍顶得没话说,愣了一会,说道:“大萍,你人比你妹妹精明,日子也比你妹妹过得好,你总得有个当姐姐的样儿,不能分厘不差和亲妹妹争!”

    大萍说:“妈,我这不是已经让了二萍五十万了吗?您怎麽还说我分厘不差地和她争呢?二萍的身体挺好,又有固定工作,有单位,小兵那儿,刘明华给着抚养费,再说,还有您老带着她们过,补贴她们……二萍她也没什麽太大的负担。妈,您别太偏心了!”

    马慕云看着大萍虚肿着脸,说句话都直喘气,也是心疼,就说:“大萍啊,你要顾好你自己的身子骨啊!娜娜还小呢!你别整天心里老想着蒙蒙!蒙蒙的事儿,让你婆婆多担待点儿!”

    大萍却没有接母亲这个碴儿,继续说她的:“妈,将来您老了,咱们马家的财产要尽量公平分割!我今天先提出我的意见:将来您住的大两居留给二萍,二萍住的一居室划到娜娜名下,将来孩子长大了,自己有个一居室,接待接待朋友、交个男朋友吾的,比在那个大院子里方便!”

    马慕云一听心直酸,忙说:“大萍,你……”

    大萍淌着眼泪说:“妈,我还能活几天?我不能光顾着我自个儿走,我得把蒙蒙和娜娜的事儿安排好再走!妈,您就看我的面子,到时候把咱们马家该给我的,都给到娜娜名下,您别扣着都留着给二萍……”

    马慕云听大萍说得这麽凄惨,也掉泪了,答应道:“哎,大萍,你放心!我当妈到时候肯定是一碗水端平……”

    大萍又说:“妈,我还有事托付您!”

    马慕云说:“大萍,看你,怎麽弄得跟……”

    大萍说:“妈,咱北屋和南屋闹了多年,图的是什麽?妈,以后

    就别跟南屋闹了,都一个院儿住了这麽些年了,咱两家儿就是一家儿!妈,我已经把蒙蒙和小娜娜托付给桃子了……妈,咱二萍是个心里没事儿的主儿……以后,您就把兰子、桃子当成自己的亲闺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