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拾玖

    更新时间:2018-05-26 21:46:52本章字数:2136字

    “一个人的生活状态是会在他的脸上显现出来的,唯一所需要的原材料便是时间。快乐的。忧郁的。痛苦的。无奈的。摆脱不掉的,只得沉溺其中的,恍恍惚惚的一天又一天,串联在一天,便成了流年,流年串成了岁月,岁月在人脸上留下了刻下了痕迹,清清楚楚的明明白白,躲不掉也赖不掉,那就是属于你的真实,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此刻,对镜的那个人,正是你自己。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在你自己。”

    颜楹随手抽出一本书,匆匆看到这样一段话。人在伤心的时候会痛到失去所有直觉,一副躯体在那里就是空壳,如果没有必要,可以在那里永远不动,多么可怕的一种状态,颜楹拼了命想要摆脱,可是她做不到。她想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努力向前,可是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下午,孟凡来看颜楹和孩子,趁着孩子睡着的空隙,两个人来到小花园里散步。

    “我妈去找过你了吧”颜楹看着孟凡。

    “只要你点点头,我一直。。。”孟凡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一直觉得自己糊里糊涂的,很多选择都做的很被动,自己一直没有怎么主动的决定过什么事情,可这次。。。”颜楹天上的月亮,“在我心里,月亮圆不圆早就不重要了,我在乎过,也得到过,可我好像什么都抓不住。”

    起风了,孟凡把自己的外套给颜楹披上。

    “只要你过得好”孟凡顿了顿,“还记得小时候一起散步的时候在路边遇到的掏垃圾的阿婆吗?那么大的年纪了,手脚都不灵便,我那时的想法是,这么大年纪了,应该儿女成群的在家颐养天年了,满心都是不解和同情。可是,突然有那么一天,我就想明白了,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应该#,也许你眼中的理所当然正是别人口中的求而不得,世道天意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或许,眼下的混乱,才只是刚刚开始,以前只是看到别人的苦,于是总想着有一天能够变成如来佛就可以把所有人救出苦海,后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苦的难以下咽,所以,看见那些苦人,就好像看到了归宿,宿命吧,没得选,唯一能做的就是撑下去,自己给自己顶住,这样,每一天,都是胜利,自己对自己的胜利,其实老天是有偏心的,有些人一路顺风顺水,成为天道的代言人,有些人却在苦苦挣扎,似乎被天道玩弄于股掌,一辈子无法释怀”

    颜楹看着孟凡的眼睛,那里面是一路的不如意,一路的失望,一路的挫折,可依然清澈,

    颜楹想跟孟凡说,“走吧,去过些自己想过的日子吧。”她没有说出口,因为她明白了,

    有些日子不是想过就能过的,你身上的责任,心里的牵挂,时不时的会牵引着你,你就像一个线偶,全身的每个节点控制权并不在自己手里,你才意识到,回不去了,纵使时间真的倒流,那些牵着你心里的线,却依然是存在的,时光偶尔会调皮的来回一下,给人以片刻的静谧,也许,这就足够了。

    颜楹看着树叶来来回回的摆动,跟若干年前一样,只是,其他的一切全部都变了。

    每一个选择都是你人生的路标,不同的选择,不同的道路,曾经凑在一起的人们渐渐分道扬镳直至消失不见。

    孟凡叹了口气,“老天都知道让月亮每个月圆一次,到了人世间怎么就不行了呢。以前只觉得别人苦,现在觉得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颜楹笑了,“那个时候,阳光里都是快乐,一抓一大把,怎么都挥霍不完似的,总觉得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颜楹顿了顿,“跟岳晖在一起是仓促的,心里总是有一种疏离感,在某个角落,我心里清楚的很,所以总觉得对不住他,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是岳晖告诉我,那个地方是你,孟凡,我不让别人走近,也不让自己走近,但那个地方是你的,孟凡,你明白吗?”

    “我懂,我都懂”孟凡的眼里闪着泪光。

    颜楹看着两个小天使在阳台晒太阳,突然听见岳晖喊着自己的名字,颜楹心里扑通一下,把奶瓶放在摇篮旁,赶紧往外走,真是岳晖,他回来了。

    岳妈妈老泪纵横,直接赏了岳晖两个耳光,岳晖高兴的抱住岳妈妈转圈圈,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心满意足的连做梦都在笑。

    孟凡一大早就来给孩子送东西,大包小包的还拿了不少,他已经知道岳晖回来了的消息。

    没想到岳晖看到孟凡上去就是一拳,“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岳晖显然怒气冲天,“居然派人暗杀我?”岳晖再次抓住孟凡的衣领,再次挥拳,却被颜楹一把拉住,“你疯啦?”“我没疯,颜楹,你看错了,这个阴险的小人,居然派人暗杀我,就是他,你豁出命救的这个人”岳晖眼神里透露出了杀机,却也不能不顾及着颜楹,不敢让她着急。于是便松开了手。“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孟凡,你倒是说句话啊”颜楹把孟凡扶起来,“没什么好说的”孟凡看着颜楹,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开车走了。岳晖看着颜楹的眼里闪着泪光,“是林明妤”颜楹回头看着岳晖,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神情。岳晖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眼神中的怒火渐渐消失。

    林明妤坐在沙发上吃着麻辣小龙虾喝着啤酒,孟凡过去把摇滚乐的声音调小,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她吃东西。林明妤瞟了孟凡一眼,你平时不是不吃这些嘛,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慢慢抬起头,看着孟凡,“岳晖打的,幸亏被颜楹拉住了,不然估计会被打死”孟凡试着用手摸摸自己的伤口,笑着说,“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你一个清清白白的人,不值得。”孟凡用手拍了拍林明妤的头,就起身离开了,客厅里就只听到林明妤一个人放声大哭。

    颜楹一边冲着奶粉,一边对岳晖说:“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她吧,你不是都回来了吗”

    “亏她想的出来,算了,我还怎么计较,人也打了,看我儿子的面上,上天有好生之德,咱积累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