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年回忆

    更新时间:2017-05-19 16:57:41本章字数:5795字

    我出生于俗称“江南水乡”的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村家庭,九十年代大多数年轻人都会选择外出打工赚钱,我的爸妈也不例外。

    我的爸爸来自云南一个比较落后的山村,相比之下妈妈家庭的条件比较好,所以爸爸就成了“上门女婿”。我从小就是跟妈妈的父母一起生活,称呼他们爷爷奶奶。至于爸爸的父母,我很遗憾从未见过他们。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为了赚钱经常去北京打工,一去就是一年,所以小时候跟他们在一块相处的时间比较少,看到别的孩子有爸爸妈妈天天陪在他们身边就好羡慕,同时也好伤心,经常晚上一个人躲在被子里默默的哭。可能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应该要比其他人更独立一些。

    我的童年主要是爷爷奶奶还有两个姑姑两个姑父带我的,我从小就是比较内向的,不是很敢和陌生人说话,平时话也不多,好在那时候我们村跟我岁数差不多的孩子很多,所以小时候的玩伴特别多,那时候觉得一群孩子在一起随便玩玩半天就过去了,不需要电视机手机游戏机或是电脑,我们玩的特别开心,想想那个时候真的是有意思,童年就应该这样的玩耍,在田野中追逐打闹,有时闹闹小脾气,有时密谋着偷谁家树上的果子吃,有时大家玩各种小游戏。。。。。。

    在我的记忆中,爷爷是个很厉害的角,平时靠着捕鱼为生,他是我们村捕鱼最厉害的,体力上小伙子都比不上他。爷爷个子一米七的样子,跟我现在一样,但小时候的我觉得爷爷特别高大,爷爷除了捕鱼,还会好多技能。我们家的房子就是爷爷自己造的,那时候村里都是两层房,我觉得爷爷的思想是比较前卫的,当时他决定建三层房,而且大胆的将整体外墙都弄成天蓝色调的,特别漂亮,这个房子建好后在我们村有多抢眼可想而知。爷爷性格也很好,对我从来不凶,特别和蔼,还会帮我削铅笔,捕鱼的时候还给我抓过两只特别漂亮的鸟逗我玩,后来把鸟绑在我家后院池塘边的桃树上,因为下雨天忘记把它们牵回家被雨淋死了,我伤心了好一阵,后来我就不让爷爷抓鸟了。之后爷爷还抓了只乌龟,大小跟盛菜的盘子差不多,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好像说乌龟自己跑了还是放走了现在记不太清了。爷爷给我的童年的乐趣还是很多的,真的很感谢他。爷爷离开我是我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我记得有一阵开始爷爷就不去捕鱼了,时不时的要去别的城市看病我记得的其中去过一次南通,当时的我不知道爷爷到底得了什么病,但感觉爷爷病的很严重,我很怕爷爷离开我。后来听到大人们说爷爷是癌症,我当时对癌症概念不是很深,只知道这个病很严重。生病后的爷爷越来越瘦,慢慢的终日坐在竹子编制的椅子上,再后来就变成终日躺在床上,直到最后离开。爷爷走的时候我一直在他床边,看着他慢慢的失去意识,那时的我哭的好伤心,连续好几天只要一想到跟爷爷在一起发生的事眼泪就停不下来。爷爷走后我连续发了好几天的高烧,后来才慢慢的稳定下来。之后的家里,大多数时间就只剩我和奶奶两个人了。

    奶奶是个特别纯朴的农民,爷爷在世的时候,奶奶负责种田以及买菜跟爷爷捕的鱼,小时候我经常会帮奶奶干些家务和农活,有时候奶奶去卖菜回来比较晚,我负责带两个弟弟,还负责准备几个简单的菜,通常情况下奶奶卖菜回来都会给我们带些吃的,有的时候带点水果,有时带个饼,有时带个熟食给晚上加餐。。。。。。总之,每次奶奶去卖菜,我们都在家特别盼着她回来,后来再大一些的时候我还去菜市场帮奶奶卖过菜,耳濡目染体会到了奶奶的辛苦,所以平时捣乱的时候很少,但我小时候脾气还是很倔的,遇到点委屈不顺心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理,这臭脾气后来想想没少对奶奶发,但每次过了一会就好了。奶奶陪伴我的时间还是很多的,奶奶的嗓门可大了,我家住在村头,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去村尾的两个小伙伴家玩,每到吃饭的时候我就听到大老远传来奶奶喊叫——“笑笑,回来吃饭”,现在想想那时叫我回去吃饭的声音是最动听的。小时候家里吃东西不像现在这样想吃什么管够,但我小时候肉可没少吃,虽然爷爷奶奶跟爸妈的关系不是很好,但对我绝对没有任何亏待,再加上我小时候是那种只吃荤菜绝不吃素菜的人,家里每餐不管多少肯定是有荤菜的,跟我家隔壁家的伙食比真是好太多了。隔壁家每餐基本没什么菜更别说荤菜了。我觉得奶奶种的菜是最好的,别人家种的韭菜都很细,我奶奶种的韭菜每根都和蒜薹一个粗细,而且还特别嫩;初夏卖玉米我们家总是最早拿去菜市场卖的,一直到快初秋了别人家地里的玉米早就卖完了,我奶奶种的第三批还是第四批玉米还有好多待售呢,在超前意识这方面我很佩服爷爷奶奶的。可能是农民的原因,奶奶特别节省,好多次菜隔了夜都坏了奶奶还是舍不得扔,一边唠叨“没坏呢,有一点点没事可以吃的”一边就吃完了,不论我怎么劝都没用,后来奶奶查出患了胆囊炎,我当时很自责为什么自己当时没能狠点心不让奶奶吃这些。爷爷离开后,奶奶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可能有我在奶奶身边,奶奶继续坚强的按往常的日子过下去,但自从爷爷去世后,我们家也没有以前那么辉煌了,不再是村里“最好”的那个了。爷爷离开的前几年,我经常看到奶奶赶上,念叨这“你爷爷现在要是还在就好了,就不会。。。。。。”说着说着我们两个都哭了,那是多么的想念爷爷。到后来几年,这样的情况渐渐少了。之前提到过,爷爷奶奶跟爸妈的关系不太好,我知道的原因可能是爸爸是上门女婿,赚的钱没有两个姑父多,爷爷奶奶可能有点“看不起”爸爸,对爸爸的家人没有太多的“好脸色”,中间吵过几次架还动过手,再加上双方也都很倔,没有和好的念头,另外还有邻里“七嘴八舌”的“胡扯”,关系就一直挺僵的。这种麻烦的关系一直是最困扰我的,两边都是我最亲的人,我不想伤任何一方的心,每次爸妈回来我都特别想尽我的力让双方和好,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我每次听完这头说出自己的不满劝好了一头,再去另一头听不满再劝,感觉都好了但双方一碰面就又还是“老样子”,小时候没少因为这是哭,但我又想如果我都放弃了那还有谁能解决呢,所以每每伤心完下次又接着劝,这么劝一直劝到奶奶离世也没有完全好,只是稍微缓和了一些,我觉得自己很失败。其实这一辈子,我觉得到现在为止亏欠最多的就是奶奶了,小时候爸妈不在家,所有的小脾气都是发在奶奶身上,后来奶奶生病有一部分原因是平时的饮食上我没监督好,再后来奶奶胆囊炎恶化成胆囊癌,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我中考第一天,早上高高兴兴出门参加中考,回来后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平时奶奶去卖菜晚回来也很正常,但那天好像是阴雨天,五点多天就特别黑了,我很怕黑,三层楼的房子家里就我一个人就更害怕了(其实小时候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爷爷走后没多久,有天晚上放学回家,我推开门,门被用一个扁担挡着,但挡的可能没有挡好,我能推门进去,那时候是木质的门,用扁担挡着的话就很难从外面推进来,当时有点纳闷,可能奶奶在家吧?但在家大白天干嘛把门挡住呢?没想太多,毕竟那是还很小,还在上小学,我将大门开着慢慢走进奶奶房间,奶奶的房间就在一楼大门西侧,我平常都是回家在房间做作业等奶奶卖菜回来的,那天进到奶奶房间,发现奶奶平常上锁的柜子开着,床上乱七八糟的有一堆一毛的硬币,我再回头看看周围,第一反应可能家里遭贼了,当时很害怕不知道贼是否还在家里,三层楼的话楼下有人楼上也不一定知道的,当时心跳的也别快,我立马走出家门站在马路边,我家就在马路边上,我就一直站在马路边,一边盯着家里的大门,我怕万一贼出来抓我我看到了就快点逃,另一边盯着马路上的来车,希望奶奶快点回来。后来等了很久,奶奶才回来,回来后我更害怕的让奶奶陪我去楼上看看是不是家里真的被偷了,楼上是爸妈的房间,但当时又怕如果贼还在家里怎么办?又怕但又不得不上去看,那时心真是跳到了嗓子眼,一上去看到凌乱的不能再凌乱的二楼,我立马哭了。我的判断是对的,再后来就是报警等一系列流程。那天真的把我吓坏了,后来我还看了警察采样,告诉我贼怎么进来的,还说他们之前也来过好多次了,总之那件事对我来说就是恐怖片,造成的心里阴影一直都在。从那以后我根本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但平时奶奶忙家里只能我一个人,可能正因为这样,长时间一个人待在那种环境下,我变得特别胆小特别怕黑特别怕一个人。即使是现在,也还是会有些怕,如果完全一个人在家我是不敢关灯睡觉的。)。当时的我看着这样的环境完全没有心情复习,就想着奶奶快点回来,给我做晚饭吃,等了很久很久,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担心奶奶会不会出什么事,那时候奶奶身边没有手机,我也不能联系到她,只能等着,一直等到快七点接到了姑姑打来打电话,说奶奶在医院今天不回家了让我自己照顾好自己,其他的具体也没告诉我,我知道当然不能让大人担心,就说“好,我没事的”。电话挂了之后,更加不安,更加害怕,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复习。我那时躲在二楼的厕所,因为那里的灯最亮,我就一直躲在厕所直到有人回来。中考第二天回来奶奶给我打了电话,说她没事,让我安心考试,考完了再去医院看她,我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悬着的心在听到奶奶的声音后终于得到了一点点的放松,第三天中考一结束我立马就去医院见奶奶了。见之前,两个姑姑告诉我,奶奶能活最多不到三个月了,让我别再奶奶面前表现出来,瞒着她,当时原本没事的心又悬了起来,我当时毕竟也还是个孩子,奶奶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突然间让我面对这样的结果我怎么甘心,我都没有工作都没有孝敬她呢,曾经答应奶奶长大赚了钱要好好孝敬她的,可现在。。。。。。当时的我真的很迷茫,我不知道到底我应该怎么做,我为什么那么无能,以至于之后的三个月我一直非常逃避这个结果,我害怕我不敢相信,我常常不敢看奶奶,奶奶本来很胖,可进医院都没有一周就变成了皮包骨面色暗黄,我不能相信我的奶奶变成了这样。奶奶离世时我刚上高一没多久,我觉得自己特别懦弱,当时我很怕看见在这样的奶奶面前表现出我的难过,我特别不想让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快到尽头了,但是我自己又做不到在她面前时常作出无忧的笑脸。那时我做了一个我现在特别后悔的决定——我选择高一住校,只有每个周末回去,我真的是一个很纠结的人,中考填志愿的时候本来是可以到市里念的,但是知道市里念一方面开销大一方面奶奶病了不能离家远不方便就选择在镇上的高中念了,这个原因我爸妈从来不知道。但离家近了,又怕天天回去在奶奶面前不能表现自然,我又逃避了。那时候,我每天晚上都躲在宿舍的被窝里偷偷的抹眼泪,高一的时候我好多同学都觉得我比较难相处,其实并不是这样,只是当时没有心情整天嘻嘻哈哈。我每天上学最盼望的就是到周六赶紧放假,一放我就立马冲回去看奶奶。有次我坐公交回去,瘦削的奶奶拿着两个捂熟的柿子给我吃,我当时差点就哭出来了。奶奶没什么文化,希望我好好读书,所以高一我除了想奶奶就是认真读书,很多同学都羡慕我怎么这么厉害,但我觉得我不能辜负奶奶。后来,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周六上午一放假就往回赶,想尽快看看奶奶,可那天,回去看到的确实冰冷的奶奶,奶奶周五晚上离开的,知道我周末放假,一直在硬撑,离开的时候也一直在念着我的名字。我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再奶奶面前哭,可是当我走进家门,看到奶奶的那一刻,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好责备我自己,为什么那么无能那么懦弱,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没有多陪陪奶奶,为什么不多和奶奶说说话,为什么不多听奶奶的话。奶奶的离开让我觉得很无助很孤单,但我答应奶奶的好好学习的我一定要做到,高一每周都有个小考试,那次周日去晚上考数学和物理,我决定我一定要考两个满分不让奶奶担心,我做到了,虽然那次考试很难,除了我我们班没几个考好的,我们班是重点班。但我当时更伤心了,考的好但是奶奶不在了,那晚我没有睡着,一直蒙在被窝里想奶奶。就这样,慢慢的接受失去奶奶的事实,慢慢的从伤心中恢复,慢慢坚强起来。

    小时候爸爸给我的印象是特别特别凶的爸爸,我最怕的就是爸爸了,每次一看到爸爸就想方设法找个地方躲躲,不管是哪,只要不在爸爸身边就行。小时候爸爸管我管的特别严,所有的事如果我有哪点做的不对,轻的一顿臭骂,重的就是一顿打,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手掌中线的纹路如果是连成一条线的话,那用那只手打人特别疼,我爸的左手就是这传说中的“通关手”,可能他打我的时候也没用多少力,但一巴掌下去我鼻子的血就流个不停了。其实我是那种非常听话的孩子,几乎所有人都说我懂事听话,所以我经常不明白爸爸为什么对我那么凶,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被训了,加上我脸皮薄,一凶我就吓得直哭,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也不敢说话,真的是很委屈。可能后来我内向的性格跟这也有些关系吧。虽然过去很多年了,爸爸现已不在严厉而是非常友善,经常跟我开玩笑,我们关系非常好,但是童年“被打”的委屈却始终忘不掉。现在跟家人一块吃饭的时候,爸爸还问我记不记得小时候“被打”的事,我说“当然记得”,爸爸听了很是诧异,他不知道当时的我是多么的害怕,大概是上小学的那段时间每次单独跟爸爸相处,我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严肃什么时候可以笑,更不知道什么话可以讲,什么话不能讲。所以大多数时候我就选择不说话了,经常看到别的同学跟自己的爸爸有无数的话能讲,一直被爸爸宠着我就好羡慕,但这样的要求当时的我哪敢跟爸爸提,爸爸是猫我就是老鼠。说来也奇怪,我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吃饭的时候,大概是我吃饭的时候哪里做的不对爸爸就扇了我一巴掌,我就吓得想哭但不敢哭,怕一哭又被扇,哆嗦的站在饭桌旁,没过几秒鼻子就流血了;还有一次,我想出去玩,没跟爸爸讲,想偷偷的溜出去,结果没溜成被爸爸叫去盘问,爸爸看我说话吞吞吐吐,结果可想而知,我又遭殃了。说实话,虽然我很感谢爸爸对我的严厉,但很多事我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就对我“大发雷霆”,我是比较反感爸爸小时候教育我的这种方式的,他可能不知道,这样的做法让我从小或多或少变得有些压抑,不爱说话,跟爸爸的关系也没有那么“亲”,更多的是恐惧。爸爸妈妈外出打工的历程大概是在我小学二年级左右结束的,之后就是在家的附近找工作了。哦,对了,忘了介绍,爸爸妈妈都是裁缝,之前也说过,爸爸来自云南一个比较落后的山区,高中因为差了几分家里不是很支持复读就放弃了,然后爸爸就来到这里跟着师傅学一门手艺谋生,当时裁缝是比较火的,妈妈是爸爸师傅的侄女,在他们那个时候,妈妈算是“条件好些”的人家的闺女,爸爸比较老实,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通过周围“七大姑八大姨”的介绍,他们就在一起了,因为爸爸的条件稍差一些,再加上其他一些原因,爸爸成了“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