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冰火阴阳两离同 第二章:敏若武林梦归宗

    更新时间:2017-05-20 00:15:01本章字数:6802字

    第一章 冰火阴阳两离同

    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世代绵延;就像在我心中,你从未离去,也从未改变。

    海水拍打着因缘石,激起层层浪花,可是此时站在因缘石上的人心里却不曾激泛起微波涟漪。她想起了昔日和她站在因缘石上的那个他。

    她想起:他曾答应她做三件事,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宁愿什么都不要,只要让他活过来,陪在她身边。可是这一切已经是不可能的,哪怕只是在梦里相遇,她也知道这个美丽的幻想,终究如泡沫一般,一触就破。

    孤星残月,海风瑟瑟。站在因缘石上,赵敏泪水打湿了眼眶,虽然很多年过去了,但每每想起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想起昔日夕阳下,她和她的无忌哥哥手牵着手,诉说着不变的誓言。如今赵敏一个人站在这因缘石上,百感交际,日出到迟暮,春夏过秋冬。身心憔悴,思念成疾,人也显得越发苍老。

    夜已经深了,天色阴沉;乌云蔽月,人迹踪绝;海风阵阵,赵敏移步屋里,躺在床上,外面阴风怒号,怎么也睡不着,起身望眼窗外,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淫雨霏霏,楚夜凄凄,风雨漂泊,黯然伤神。独依窗前,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揪心的痛,撕扯着一颗孤独的灵魂,斑斑伤痕,无情的剥落。

    转眼张无忌已经殒身多年之久,可是她感觉从未离开过她,虽然不在这个世上,但一直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江湖岁月最是无情,可是那股锥心撕扯的痛却依旧萦绕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而这种痛在今日显得尤为清晰。

    看着床前的张无忌的灵位,赵敏斟了杯酒,道:“无忌......无忌哥哥,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是每一刻我都不曾停止想念,你......你知道吗?”而后将酒杯对着灵位缓缓倾倒,看着酒水渗入地面,语重心长道:“咱们的肖儿也不知道下落如何了,当时你恐有难,托付他人,我甚是挂念。希望你在天之灵,能保佑我们的肖儿逢凶化吉”说罢,将一杯酒一饮而尽,哽咽道:“无忌哥哥,你可知道你说过:“这冰火岛是你成家之道、生你之岛,也是你永远和我在一起之岛。”如今你却丢下我一个人,在这孤岛生活上千个日日夜夜,你知道我是如何度过的?二十年前你为了你的江湖,侠之大义,执意挽救江湖之既倒,与你的义兄卓文公成立武林盟,联合六大派,对抗朝廷,重振江湖武林。可是结果换来的却是我们阴阳两隔,早知如此,我定不让你重返中原。”说完,起身,径直来到窗前,又自酌了杯酒,感叹道:“想当年我们隐居冰火岛,从此不问江湖世事,白天肖儿围着我们喊爹喊娘,晚上我们坐在火堆旁,说倚天屠龙的故事给我们的肖儿听,可是这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夜色更深,赵敏已然混沌,醉眼迷离,梦中口齿不清的呢喃着:“无忌哥哥……不要离开我…………肖儿……你在哪?娘很想你……。”此时窗户外刮起一阵寒风,她不禁打了个激灵,清醒了好多,原来这一切只能在梦里才能见到。她思念她多年的孩儿,是张无忌留给她唯一的念想,也是支撑着她活下去的信念。不知肖儿现在下落如何,过的可好。她突然心生远赴中原武林的冲动,虽然她对这世上已生无可怜,但是想想她那可怜的孩儿,她无论如何也决意奔赴中原武林盟,希望通过武林盟盟主易继宗找到肖儿。她心里盘算着早日出岛。

    次日正午时分,赵敏来到海岸边,观察着海浪与风向。就在思索用竹筏离开岛上之时。忽闻附近竹林树枝吱吱作响,赵敏不禁心想:难道有什么野兽,不对啊;平时这岛上她再熟悉不过了。她心神不宁,决定一探究竟。走至竹林看到这阵势不对劲。说时迟那是快。在她头顶上方就是一刀白光闪过,幸得赵敏机灵,一个后步腾飞就一闪而过,只见从她身后,三两个锦衣卫着装的大内侍卫正用手上的刀向她刺出,赵敏心念:“不好,这正是当年的东厂锦衣卫,个个武功高强,昔日正是他们暗害了我的无忌哥哥,他们这次有备而来,难道是要对我赶尽杀绝。来了也好,今天我要替我的无忌哥哥报仇。”她来不及多想,倏而,腾身跃起,身缠竹上。只见下面的三五个锦衣卫大声喝道:“赵敏,速速交出《九阳神功》秘籍和《乾坤大挪移》心法,方饶你不死。”

    赵敏道:“有本事自己来取。”方才话音刚落,他们个个飞身跃起,正对赵敏刺出,几柄刀刃借着正午的日光,显得异常刺眼。赵敏轻功踏竹落地,只见那竹子被锦衣卫手中的刀砍断。猛然倒下。赵敏赤手空拳在几个锦衣卫之间辗转,这几个锦衣卫倒是不难对付,只是这为首的功力实在难办,赵敏使出三招两势已非当年功力,搏斗片刻,与千户大人对掌,双方同时向后稍退几步,发现自张无忌逝去思念成疾,身体大不如前,又多年未曾用武,担心若是再有几个回合下来,恐难逃脱。她心生一计,假意降和,赵敏道:“你们要是取得秘籍与心法,这倒也不难,不过,我要你们带我离岛。”他们几个人中带头的千户李大人思索了下说:“好,不过我们都知道你赵敏在江湖上声名远播、诡计多端,虽然退隐江湖多年,但是我们心里始终放心不过,除非你给我们看看《九阳神功》秘籍和《乾坤大挪移》心法,方能信你。”赵敏心想:“这些人倒也不傻,只是自己却不曾真有这两样东西,我只能与他们周旋,方求逃脱之法。”赵敏道:“要看也不难,那我得看看你们的船,如果你们抢走,驾船出逃。那我岂不是追悔莫及。”千户大人道:“好,这就随我们向前,估计你也耍不出什么计谋。”他们带赵敏移步至他们今日清晨刚刚驶来的船。

    船停靠在离这不远处的岸边。赵敏四处察看了下船上和周围状况,见得船上还有两锦衣卫守候,思索再三后,笑道:“你们要是怕我耍什么计谋的话就一同随我去取吧,你们人多,我寡不敌众,只一心出海别无他求。难道你们还怕我不成?”千户大人谅她也不会耍滑头,就全体一起随同前往。

    赵敏带他们来到的不是他们的屋子,而是一处山洞,那山洞四处密草丛林。实乃隐秘之地,可不曾想此乃正是昔日张无忌爹娘与其义父生活过的山洞。赵敏胸有成竹道:“秘籍与心法,就藏在里面的巨石底下,只是这巨石,恐怕你们......”千户大人心生疑虑:“这赵敏,不会是糊弄我们吧,只是挪动这巨石实乃吃力,但是求功心切,就是有什么诡计,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惧怕。待我一探究竟,再与她算账。”千户大人命令道:“你们四个上前把石头挪开,你们两个给我看好了她。”说罢,只见四个锦衣卫使出浑身解数,只见巨石丝毫未动。千户大人喝道:“真是无能,待我来。你们让开。”只见他提气,运功,使出内力,双掌推石。猝不及防之时,只见赵敏在他背后猛击一掌。导致内功相冲,千户大人身受重伤,嘴角吐血。赵敏继续向前对付刚刚几个移动巨石的手下,轻身跃起,三五下,噼里啪啦,便见他们倒的人仰马翻。身后两个侍卫提刀随即刺向赵敏,此时赵敏便不再与其身后两个侍卫纠缠,蹬脚轻功飞走。那两个侍卫扶起他们的千户大人,千户大人气急败坏的命令道:“还......还不快去追,一群废物。”

    但是他们初来乍到岛上,对岛上地形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赵敏回到屋里匆忙收拾下行李,便向大船飞奔而去。锦衣卫一干人等在丛林之中寻觅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远处一屋子,只见屋里空无一人,此时千户大人方才醒悟道:“不好,快......快去岸边,看看我们的船。”只见赵敏已驾船离岸有段时间了。千户大人怒斥道:“你们一个个是干什么吃的,让赵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了,还开走了我们的船,看我们回去怎么向大人交代。”这一回他们终于见识到赵敏果然名不虚传,诡计多端。

    赵敏在船上得意的笑道:“就凭你们几个锦衣卫还想要我交出《九阳神功》与《乾坤大挪移》心法,简直痴人说梦。”此时赵敏心想道:好久没回中原武林了,不知现在武林盟是什么一番境地,这是张无忌的心血,为了中原武林不惜殒命,昔日张无忌逝去之后,便独自隐居冰火岛。留下她的肖儿漂泊江湖,她甚是牵挂。”

    海上风光无限,蓝天白云倒映在水面,只见蓝白相间,海天一线。她来不及欣赏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她想速速前往武林盟,看看继宗领导的武林盟情况如何,也想通过他的帮忙找到她的肖儿,只见她加快了行船速度,归心似箭。

    第二章:敏若武林梦归宗

    赵敏在海上漂泊了几日,眼看前方就是她熟悉而又陌生的中原大陆,感叹着“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离愁别绪,好在这回总算是看见了岸边,她不由得抬起袖子擦了擦脸,此时她的头发光泽暗淡,略显杂乱,脸色也显得枯黄,却也有股憔悴的阴柔之美,身上穿着的朴素服饰因为奔波也有股子风尘气,但这些都无法掩饰她内心的复杂情感。

    又到绿杨曾折处。不语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连天无意绪,雁声远向萧关去,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明日客程还几许,沾衣况是新寒雨。

    又过了小半日,赵敏上岸来到了阔别已久的中原,心想:“不知肖儿下落如何,可曾安好?惟有依托中原武林盟的势力方能探听一二。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找个落脚的地方。待明日再前往武林盟。”

    赵敏行走在喧闹的集市上,从街头的叫卖声到桥下的吆喝声,来往的人儿络绎不绝,现在的情景倒是让赵敏吃惊不少,上次出走的时候还是破落不堪,现在倒是热闹非凡,赵敏甚感欣慰。看见一家酒楼,驻足观察一会,心想:“这家酒楼外观倒也别致,宾客也不少,也许能探听些什么消息,就这家吧。”赵敏进入客栈,寻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小二过来问道:“客官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呐?”赵敏答道:“先吃饭,后住店。”小二道:“本店小本买卖,不知姑娘,嘿嘿。”赵敏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放到桌上说道:“这些应该够了吧,先上点酒菜再说。放心,少不了你的。”小二笑着弓腰忙答道:“够了,够了,这个好说好说。”

    赵敏四周环顾了下,便看到邻近的饭桌等着饭菜之余再聊些什么,忽然听到旁边桌上传来什么武林盟什么易宗主的消息,不由得屏气凝神仔细听来,此时听一人道:“谁说不是呢?当今武林,若非武林盟的领导与震慑,中原早就武林大乱,老百姓的日子那也不安稳喽,朝廷与武林盟自当年一役都各自休养生息,消停多时,也不知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倒是些不入流的帮派迅速崛起了,在江湖上兴风作浪,想必这背后肯定有什么人在捣鬼。”赵敏心想;“看到武林盟今日的作为倒也不负无忌哥哥与卓文公当年的一番心血,只是当年的事又有多少人知情呢?”另一个人身子靠了靠,挥手让那人靠过去,低声道:“兄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这易宗主当年是张公与卓文公钦定的武林盟继任人选,没点实力,能把如今的武林管理的井井有条吗?只是当年武林与朝廷势同水火,只是近来有所缓和。”赵敏心想:“没曾想当年之事倒还有认提起,只是斯人已逝。”那人接口道:“武林至尊,张公卓宗。威震四海,响彻八荒。东厂朝廷,肆意任行,谁与争锋,惟武林宗。这几句当年可是无人不知,何人不晓,不过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得而知,后来传出卓公被捕,张宗英年早逝。此事如此蹊跷,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这是无从知晓了,多少年都过去了……”另一人道:“嘘,这事咱们还是少说为妙,来,来,喝酒。”两人同干一碗酒,而后又聊起江湖其他传闻,赵敏听了一会,没听到有价值的消息,倒也不再去听。只是对于当年那段事情赵敏仍记忆犹新,细思极恐。当年若不是杨逍,无忌也不会离我而去,张无忌你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只是说这些再也没有意义了。

    此时,小二端着酒菜上来了,赵敏随口问道:“我且问你,你可知武林盟何处?”小二答道:如今的武林盟,正处于武林城内,一般人是进不去,武林城严防精密,那城里都是在江湖有些威望或者声望之人,武林城是中原武林的核心,也是武林盟的地盘。不知夫人打听这个作甚?”赵敏端起酒杯漫不经心的道:“不为甚,只是这武林盟的名声如雷贯耳,我就随口一问。”喝了小口酒,叫住正在转身的小二问道:“我的客房安排好了吗?”小二回道:“客官,早已安排妥当,等你吃好饭,我就带你过去,客官,可还有事?”赵敏道:“没了,你去忙吧。”

    赵敏吃好饭,来到房中,心想:“虽然能找到武林盟,但是怎么去见盟主?我多年没回中原武林,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我?我又如何探听肖儿的事?万一让锦衣卫盯上,怕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需不需要隐瞒身份呢……这些都需要好好思量。”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转念一想:“这些事尚且放一放,待明日再作打算,旅途劳顿,我今天稍作休息,明天好准备赶路。”

    赵敏在客栈住了一日,便买了匹马继续赶路,英姿飒爽的骑着骏马在黄昏中飞驰。走到一处茂密的树林,忽见前方路中停了辆马车,马没了只有车架,车架上有着几道明显的剑痕,缰绳也断了,赵敏正在思索是何缘故,隐隐听到一个清脆的呼救声,赵敏凝神寻音,隐隐约约听到从西南方向传来,便下马一个飞身,脚踏竹跃过,走了一段,便听到刚才女子的声音更加逼近。女子急呼“救命啊,爹……娘……赵敏此时便知预感的悲剧已经注定,心中暗暗叹息一声,脚步却没有丝毫减缓,却似又稍快了些。

    十几个黑衣蒙面客,手持刀剑,摆开架势,中间一个俏生生的丫头,瘫坐在地上,梨花带雨,面容凄苦,身上血迹斑斑,怀里抱着一个老妇,老妇胸口插着一柄大刀,声旁躺着老翁,老翁遍体伤痕,身旁一大摊血,丫头嘴里不停的呼喊着:“娘……爹……娘……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这些便是赵敏初次感到的所见所闻,虽然早已预料,可真正眼见为实,赵敏心中还是涌起不忍之心。

    那些人看到赵敏,心想又来个送死的,带头的蒙面杀手笑道说:怎么,你也想来送死?赵敏气呼道:“听说现在武林有股宵小之辈作祟,莫不是你们?你们究竟是何帮派?背后何人指使?专做这门子打家劫舍的勾当。”那个凶狠的杀手冷面心想:“这个女子不简单,知道的还挺多,不知是江湖上哪号人物。”大声道:“兄弟们,一起上,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随着话落,十几个蒙面杀手亮出刀剑,冲了过来,赵敏运起宝剑,左刺右挡,辗转腾挪,就这样来回二十回合,都是有惊无险的挡了下来,那带头蒙面杀手喊:“摆阵!”随后十几个蒙面客开始有规律的组合出招,向赵敏围攻,赵敏躲过几招,吐出几口浊气,自觉体力稍显不济,心里盘算着,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想个脱身之法,一边想着一边略显狼狈的躲闪着,终于刀光闪过,赵敏的胳膊上渗出一抹红色,赵敏嘘喊一声,拿剑的手抖了一下,紧接着使了几个狠招,暂时逼退了蒙面客,可赵敏心中却明白不能再拖下去了,正打算强行运行内力搏上一搏,忽然传来一声极其嘹亮的鸟鸣,接着林间无端齐了一股强风,待强风散去,只见树梢顶端已然立着一个人,赵敏抬头望去,只见此人一身素色长衫,负手而立,目视前方,神色坦然,自然流露出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息,待赵敏想看仔细一点,此人道:“善恶到头终有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赵敏听着此人嗓音不深沉不强硬,不急不缓,轻描淡写,心想:“这是何方神圣?”却见那位蒙面客头领先是眉头紧锁,想上前试探,只见那人,一个轻功游离在那群蒙面杀手之间,一个转身之间他们都已被点穴,然后那人运足内力,只见蒙面客全都被穴道冲伤,赵敏心念道:“此人武功深不可及”,那些人看此人功力深不可测,便弃械匆忙而逃。赵敏此时算是松了口气,收起佩剑,道:“不知侠士是何人士?待我日后相报。”那人回道:“我救人不图回报,名号都是虚名也罢,日后有缘自会相见。”赵敏心里若有所悟,只见那人一个轻功便消失在丛林之中。

    赵敏稍微处理了下伤口,心想:“真是老了不中用了,看来回到武林盟要好好调理身体,重拾武功,多年没练,武功已大不如前,连这些人都难以收拾。实在惭愧的很”赵敏边想边走近那女子,只见那女子一袭明黄淡雅裳,墨发侧披如瀑,素颜清雅面庞淡淡忧伤,梨花一枝春带雨,袅娜纤巧,柳眉浓翠雾,檀口点丹砂,长一双秋水眼。素颜清幽然,华容胜若兰。长的好生模样,只是遇到这种不幸,实在可怜。便扶着她的肩膀,叹道:人死不能复生,还请姑娘节哀。那丫头抽了抽鼻子,答道:“谢谢夫人救命之恩,只是小女子无以为报。”赵敏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知这些人为何追杀你?”姑娘说道:“我叫杜若,住在乔家庄,只是近来土匪盛行,所以随我养父养母到武林盟避难,其次就是随我养父母来武林盟看看能不能找到我的亲身父亲,只是现在我的爹……娘……双双离我而去,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杜若却不再答话只是不停抽泣,赵敏见此,只好走到一旁思索,“这姑娘孤苦无依,我不能丢下她一个人,况且她也要前往武林盟,我带上她一起前往,也好有个照应。赵敏安慰道:“我也正欲意前往武林盟,不如我们结伴前往,也好有个照应,杜若道:谢谢夫人,还不知夫人如何称呼?”赵敏想了想说:“叫我姑姑吧!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替你找到你的亲生父亲。”杜若情绪稍微平复了点。赵敏帮她处理好父母的后事后,一同回附近的客栈落脚,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赵敏和杜若来到传说中的武林城,只见那两个鎏金大字“武林”浩然鹤立。一股威严之气让人肃然起敬,赵敏记得这是当日卓文公题字的,只是这一切过的是如此的快,让她猝不及防,但却如此的熟悉又陌生。

    话说在扶桑,一柄刀刃细且长,只见执刀之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但深邃的眼眸里流露出的余光让你不敢小看,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高高的鼻梁,一双剑眉下厚薄适中的嘴唇下露出邪魅性感的笑容。整个人发出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此人名作杨景天,人送外号且介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