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更新时间:2017-07-03 13:47:39本章字数:5195字

    “亲爱的王,请您原谅哀家无心之失。现在夜色已深,明日再派人找回太子吧。太子身上既然流淌着王的精血,也就流淌着哀家的精血呵。如若找他不到,哀家也痛不能生矣。”

    真是女人呵,头发长,见识短,给她点阳光,她就灿烂,寡人欣慰而欲眠。

    “癞将军,快去晓谕天地诸类诸物,集所有人、财物力,把太子给朕找回来。”

    他妈的,癞大将军呢?跑哪儿去了呢?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至紧急关头,他却没了踪影。搞得老子连洞房花烛夜都不能欢兴。这这这••••••如何是好?••••••哎——,天大的事还有老子享乐的事大?但朕也不能失了颜面,权且屈尊一次,拜那些双面人为师,行些一会儿亲王后一会儿恤万民的勾当。

    还好,老天总算被朕的爱子之情感动亮了。但是,癞将军昨晚的行为极其失职,直到老天急白了脸时,才拖着赤红的舌头,气喘吁吁的从不知什么地方跑来护驾听命。如果不是因为朕的新婚大喜,不是朕急于找回太子之非常时期,朕非下旨治它忘恩负义之罪、渎职失责之罪。普天之下,已因此种罪恶而搞得乌七八糟,朕如果再不予以严加惩治,天将不天、民将不民矣。

    “大王,哀家与癞将军同去寻找太子。如此可略节省些财力物力,以惠天地苍生万物,亦不枉我王家好生之德。”

    哎哟,听听,听听,此乃什么德行?高可触日月,下可及黄泉!有此响当当的贤内助、贤婆娘,朕之大幸,天之大幸,苍生万物之大幸矣。

    “亲爱的,你陪朕为国事心劳力瘁一夜,好好休息吧,朕不希望你再发生意外。唉,癞将军,此时就不要惊官扰民了,你自个去找吧。你办事,朕放心!去吧。”

    癞将军摇摇尾巴,转身走进了朦胧而广阔的天地。朕与王后舒心舒意地躺下之后,又紧张的投入到审查、考核睡梦之政绩之工作中。这可是一项非常艰巨而繁重的工作,一天仅有二十四小时,而天地万事万类多如牛毛,朕每天却要为考核这一小小毛神而花费十数小时,工作之艰巨真是苦不堪言。为此,朕曾多次欲治其重罪,又恐证据不足而落下个乱施刑法、或以公挟私的恶名,所以朕只好暂忍这口恶气,以待时机。

    “老姑夫,老姑夫。”

    朕刚被睡梦接到衙门,茶水还没沾唇,就被挨千刀的给敲了“惊朕木”。

    “汝为何方刁民,竟敢咆哮公堂扰乱公务。来人!推出去,砍头!”

    寡人怒发冲冠,跃然而起。

    “老姑夫,我是你侄儿,愚三百零八孙。你是大王,下一道谕旨,让天地众人帮俺们移山填海吧。或者让高山飞走,让大海变成桑田。唉,老姑父,你不知道,俺们每天不分黑白,都在移山填海,与机器人已经没有什么两样。想扑个蜻蜓、捉只蝴蝶都没有空闲。我已经七岁了,再不捉只蝴蝶扑个蜻蜓,这辈子恐怕就没有时间捉了。”

    一个灰头垢面、乱发披肩的小子,双手抱膝,蹲在朕的身边唉声叹气。

    “小崽子,快干活去!否则哀家告诉你爷爷去。”

    王后杏眼圆睁,朕之心窍迷矣。否则,朕之心窍还是能驻进去一点点凉水,听进去一点点愚孙的意见。但是现在,愚三百零八孙只好如伯夷叔齐一样走开。

    看着眼前亲亲而迷人的好老婆却没有房子住,朕不甘心。朕既然是她的丈夫,朕就得让她有房住。责任!责任大于天。朕可不是责盲,也不是法盲,更不是那些狼心狗肺的臭东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愚公这老丈人,做事太绝。姑娘刚嫁给大王,他就忘乎所以,他就仗势欺人,连房子都不肯暂借老子一间。弄得君不君、臣不臣。典型的暴发户,典型的世风日下。不过朕是吃干饭长大的,能力挽狂澜于千里之外。愚公?不好意思,一介微尘而已。

    等愚三百零八孙消失之后,朕用力伸一下腰,吐一口唾沫,气壮山河般的吼了一嗓子:“愚公,汝逃不出朕的汗毛心!”

    “残星两三颗,鸡鸣四五声,回首晨曦忽现。”

    尽管那是一刻前愚叁佰零八孙惊醒朕时的景致,但这两句壮行诗,足以证明朕是很有文采的,还没有沦落到江郎才尽的地步。平时,朕也象那些大小人物们一样,很喜欢四处挥毫泼墨、题词留念(等等,瞧瞧,“挥毫泼墨”,有气势!有气魄!这词,朕造的绝妙之极矣!)。朕正欲奋力挥笔疾书,忽转念一想,朕之身份不能暴露。只好忍辱负重,随口吟哦一番而已。

    踱出栖身地,见愚公正守在破铃下,为他的背篓疗伤祛疾。朕伸长臂,抻虎背,扭熊腰,吸一口天地之精气。

    “寡人一会儿召开新闻发布会,届时请按时参加,一夜国丈大人。”

    ““啊......?啊......?”

    瞧愚公那付出息样,说不出话了不是?

    “伟大的王,请您屈尊,为老臣稍作一点点解释。你刚才的话老臣有些听不懂。”

    愚公连他溺爱之极的背篓都忘记背上,诚惶诚恐的站起来看着朕。

    “寡人出巡在外,力行艰苦朴素之风。所到之处,概不惊民扰生。餐风饮露,卧霜眠雪,乃寡人之本分。不幸,半路杀出一位愚王后。寡人虽为王君,也乃女夫。君有君职,夫有夫责,故为国忘身,但不可忘家。圣人云,‘齐家治国平天下’,家之不齐,天下焉平?为此,寡人只好忍痛割痈,舍小家,顾大家矣。”

    一想到家与天下,朕骨痛髓流。朕心中唯存天地万生万物,其一呼一吸,皆关系朕之痛痒。而今,却......唉,岂以失职失责所能言哉?

    “王所虑极是。臣有一小房,蛛满鼠溢,杂物横流。因昨日王之婚礼时间紧迫,无暇整理清扫,恐王入住有损王威,故而让大王受委屈了。臣已连夜将其清扫整理干净,瞧,老臣忙的连崩进耳朵里的一颗老鼠屎都还没来得及抠出来呢。”

    愚老头弯腰将耳朵凑向寡人炫耀。但寡人是清正之王,圣明之王。愚老头的耳朵无油可揩矣,只好乖乖的蔫了回去。

    “清扫完后,本想立即恭请大王入住,然夜色已深,又恐惊大王睡梦。既然大王贵梦已醒,老臣恭请大王入住。”

    朕心里高兴脸上忧,然而朕怕镇压不住兴奋这贼头,让其蹬鼻子上脸,故而来不及向愚公辞别,仅长叹一声,就急忙忙向老婆大人溜去。

    王后娘娘背靠大树而坐,甜蜜的美目中竟然蕴含着一丝愁绪。难道天将大乱乎?昔日妲己万般千番终不笑,一昔烽火笑颜开,终致国破天乱。历史教训是深刻的,朕是要铭记在心的。

    “夫人,请移驾行宫。”

    尽管心动如海涛,但馅媚也要有风度。朕也如风流雅士们一样,颔首曲腰展臂,以极优雅的姿势,对王后做了一个国王级“请”的动作。

    王后的双目竟然抛出一串串笑的妩媚。天啊,莫非其真要亡朕?

    款款的站起,王后将一只玉手优雅的搭在朕的手臂,娘娘风度的、女人灿烂的、袅袅向行宫移驾。朕的目光是犀利的,心思是缜密的。朕以高度锐敏的警觉,发现一根烂草屁颠颠的粘在王后的美臀之上,以唐山大地震般的威力破坏了王后高大的美好形象。环顾四周,万幸!记者们、短信家门、流言者们、网络侠客们都在沉睡,朕若无其事的将其消灭于烂泥之中,为王后形象的更加光辉灿烂铲除了障碍,铺就了康庄大道。否则,愚姐在粉丝面前将无法秀起来矣。事后,朕又遭到悔恨这黑道核老大的狂轰乱炸:国际大师级的天生丽质绯闻,竟被朕的不学无术给活活掐断了脖子。是以王后人气不得暴涨,无缘于宇宙级明星王后矣。“活到老学到老”,真是大大的至理名言也!

    一堆破烂后,数株大树下,朕发现了几束茅草做“伪装”的行宫。三两只破竹筐,一两束发霉草,荣幸当选为龙床。足矣,足矣。士不言利而利奔,何况王乎?听听,听听,树上还有鸟儿在唱歌呢,比贝多芬们的音乐强百倍不是?

    朕与王后温馨而惬意地坐在行宫门槛上,兴致勃勃地观赏百鸟们奉献的杰出歌舞表演,并准备随时与他们合影留念。

    “儿臣等拜见父王。”

    幸福真是个好东西,她热烈而爽快地让朕抛弃了一切与她无关的东西,连癞大将军与太子觐见叩拜都被她拒而远之。但朕是何许人也,非商纣之流所能仰止也,在他们数次参拜之后就被朕给觉察到了。 

    这太子身材也太矮小了,握之有余,抔之不足,真是让朕有些汗颜。不过此乃小事,古人云,有智不在身高,无智不在美丑,甘罗十二拜相,罗成十五挂帅,高不高?美不美?但让朕着实担忧的是:没做朽心事,他的全身及脸面却墨绿绿泛亮。瓜田李下,不得不防呀!

    “王儿,有时间去美容院做做美容美体。做人,行的正与否,无关紧要,关键有副好面皮,好身材。否则,无人赏识,无人包身,青春流失,岂非浪得岁月、白活一场? ”

    “儿臣谨记大王吩咐,但孩儿有一事关宇宙兴衰存亡之大事,必须奏明大王知晓。”

    不愧为本王之子,生为民念,死为民思。寡人生而何憾,死而何悔?

    “天地繁荣昌盛,诸生有责,何况尔乃太子,天地万物未来之主宰。汝当知而必言,言而必尽。”

    “愚公,千古之大罪人!”

    “此话怎讲?”

    “天地苍生诸类万物生而共存,绵绵不息,方有今日之大宇宙。故生之自由,天定之,不容侵犯。而愚公为一己之微私,竟起狼心,屠山填海,大动干戈,坏我天地,灭我同侪。非但山无命,海无生,且依附于山海之诸类万生皆尽亡命绝根,此其大罪一。”

    “天覆地载,阴阳均衡,四时相序,万物相生。朝泽雨露,依时而布。日月星辰,依时而转。今山毁海亡,四时失序,五行失约,天地倾颓,雨露失制,万物何生?天地怎荣?此其大罪二。究其罪恶,罄竹难书,儿臣不言矣。然仅此二罪,足以毁天灭地。请父王定夺。”

    厉害呀!寡人闻言,脊背发毛,冷气倒吸,双目微觑王后。

    “小兔崽子,你知道愚公是谁吗?你姥爷,你亲姥爷!”

    这小子忒混,忒不讲情面,忒背亲叛情,忒无仁义之心。仅此也就罢了,竟连一点点回避制度都不懂,难道朕的大宪法是抹桌布吗?

    “当断不断,后患无穷,还望父王三思。大河向东流,该出手时就出手,就出手哇!”

    这混小子不学无术,最后竟然作歌作舞,真应该让他多读一点《礼记》《孝经》之类的书籍。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上阵还需父子兵,儿子英雄,爹也不能做孬种。

    “好吧,此事就由你全权处理。癞将军,你暂且协助太子处理此事!”

    寡人心惊,再次偷觑王后之阴晴。

    “亲爱的王,这太子长的怎么不象哀家呀?”

    自从太子初现,王后的凤目就不曾舍得离开过他。

    “王儿,你说,你是不是朕的亲骨肉?”

    寡人有意让太子多经历些战火的洗礼。

    “血脉相继,筋骨相连,要断如何断?”

    太子之言,中规中矩,不卑不亢,寡人心慰矣。

    “凭女人神圣的直觉,哀家再次怀疑,太子不是我们伟大爱情的结晶!”

    一个男人,如果娶回一个固执的女人,将会是一生中的极大灾难,寡人心恨矣。

    “母后,你的话太伤孩儿的心!”

    可怜的太子......朕必须让太子尽快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癞将军,快协助太子督办移山之事去吧。”

    “汪汪……得令耶!”

    “你不信任寡人?”

    “信任是建立在科技基础上的,我们必须做个DNA亲子鉴定。否则,哀家只要活一天,这心里就会憋闷一天,就会痛苦一天,就会丧失生的光彩与欢乐。”

    愤怒呀,愤怒啊,男人女人们的愤怒呀,寡人愤怒的没有愤怒了。唉,没办法,谁让朕也是男子汉呢?想古今中外,有多少英雄豪杰、帝王将相,皆栽倒在家务之泽,朕今日也要丢脸哟。哎----,男子汉肚子里跑得开船!

    “家、国不可兼得。家为小,国为重。国事无小,家事无大。两权相较择其重。等太子处理完手中政务之后,我们再去做DNA亲子鉴定。”

    扪心自问,朕一生的言行,大体上对得起天地苍生万物,这一次好像有点对不起愚王后了。她、她、她呆在一边,紧绷着脸,气咻咻不止。没关系啦,女人嘛,心如针鼻,拿块糖哄哄,准乐得她五官分家。糟糕,情人眼里出错多。寡人错用了孙子兵法:糖块一粒也无。没关系啦,重新调整战术,施几个跟头计••••••。姥姥的,特没劲,愚姐虽贵为王后,战斗力却极差,才一个蜻蜓倒立,就把愚姐愤怒的小尾巴给斩掉了。让寡人特丢脸、特泄气,赖在地上思念昔日冰冷而火烈的窈窕淑女们。

    喜事未出三天,朕也得好好乐乐,并放松放松。朕虽贵为大王,也是人呀,是不是?天下大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解决完的,看似朕在休息,其实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济世利民之大事,但这话是不能说的,有招摇之嫌疑,朕是谁呀?这点尺寸还是能把握住的,不过哪家媒体如若报道这点事项,寡人不反对,不反对。喜事第三天早上,朕正和王后蹲在大树下看蚂蚁觅食,并从中思索治国平天下之大道,一声惊报震动了朕。

    “报告大王,大事不好!”

    癞将军还是第一次将话说得如此清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随杰出的朕这么多年,若再不杰出一点,天下苍生万物可真要怀疑朕的能力。朕颇为满意的席地而坐。

    “太子……太子被愚子愚孙们填到东海里去了!”

    “好啊,笼子里学不会飞翔;澡盆里学不会游泳。到大海里喝几口咸水,有利于他以后的成长。愚公之事处理得怎么样?太子几时凯旋?”

    “回、回不来了,太子与王屋太行两山的石块,一同被填到了海底。”

    “妈的混蛋!你身为护国大将军,干什么去了?老子宰了你!”

    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断送大明江山。寡人冲冠一怒为太子,要断送大将军的脑袋。

    “你给寡人站住!你若学副统帅,再后退一步,寡人也让你身折温都尔汗!”

    大将军骨怵不已。

    吁嘘--,仁者怀之,智者安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寡人不能落个公报私仇的恶名。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天下捐躯者,永生矣。寡人刚才因丧子之情而失态,无礼于大将军,请大将军海涵。”

    做人难,做王更难矣。

    “大王不必伤心。俗话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太子会有的,公主也会有的。”

    愚姐道力颇厚,任凭天翻地覆,我自岿然不动,愧煞几个小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