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

    更新时间:2017-08-20 21:00:09本章字数:3578字

    这是到了哪儿?俺为什么要狂奔不止呢?真是莫名其妙不可思议呀。这是哪儿……?咦——?哈哈,寡人已到太行、王屋之山脚下矣!哇呀呀。。。。。。哈哈哈。。。。。。寡人的老婆大人即将现身矣!嘘--,威严,威严。即为俗尘之伟人,岂可有失威仪之形态?但……,但、但。。。。。。寡人那颗不要脸的骚心,却公然抗旨不遵,如同兴奋过度的小兔子,狂跳不休。寡人有心严惩不怠,然局势已如洪水决堤,不能力挽矣。想昔日,大禹治水,十九载三过家门而不入,何等伟哉。可惜,寡人今日无法超越矣。自叹摇头之间,忽然发现这小子忒可恨:竟然敢比老子还要出名、还要伟大。无怪乎天地如此荒凉,皆此等小人之罪矣。明日早朝,老子派荆柯将其作掉,看他还敢逞能,还敢扬名立传。哈哈。。。。。。彼时,无人名过老子矣。。。。。。。姥姥的,此非工作时间,费此劳神作甚?寡人要见娘娘,若晚去半分一秒,寡人的心非得跳出来摔成烂狗屎。

    这里的傍晚静悄悄,草木无声立,山水映斜阳,美之哉,美之哉。

    或许愚公一家老小都去了山里,或许愚公买了别墅住了楼房,愚府萧条矣,落寞矣。然寡人心里现在只有愚姐,其它一切视而不见矣。 掸尘正冠,寡人于愚府闲庭信步。四处无人少踪影,寡人随手欲推宫门入。咦--!……?宫门紧锁?何之哉?何之哉?愚姐出门不在家?不对,房门乃在里面锁住。

    “开门来,寡人归来矣。开门来,寡人归来矣。”

    “来则来之,奈何呼三喝四。聒噪!”

    愚姐衣冠不整随门现,慵容娇态扑面来,寡人惊诧矣。惊诧未醒之时,一个脖子挂着明晃晃黄金链之白肥汉子,在屋里整衣昂然而出,飘然而去。

    “愚姐,这。。。。。。这。。。。。。这是何事?”

    “真真蜀犬吠日。”

    “惭愧,寡人的确孤陋寡闻,见微识浅。敬请娘娘大人赐教。”

    “尔真傻乎?假傻乎?情、欲,乃天地之大道。无情无欲,人不能生,物不能存。俺虽贵为王后,仍乃七情六欲之凡人,故一情一欲不可少。少一情,缺一欲,不成人子,不成人世。世人常言,大和尚乃绝七情、断六欲之佛子,果真乎?非也,大和尚衣食几时绝?俗事何时断?日夜普渡自我,普渡众生;祈祷人人得救,物物成佛,此非大贪欲而何?大和尚尚且如此,何谈红尘凡俗矣。”

    “俺顺人性,循天道,做应做之事,行该行之行。且为尘世繁荣增色,天地昌盛增光,功高劳苦,汝有何犬吠?”

    “娘娘大人,寡人性愚钝,越发糊涂了。你还是摘了嚼子说话,让寡人听清楚些。”

    “真他娘的笨蛋一只!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俺自嫁于你,每日粗粮不能裹腹,布衣不能遮体。求荣华无望,觅富贵无门。出门人见人讥,禽见禽笑。终日心不得安,魂不得宁。看这花花浮金世界,无奈呵,俺也傍大款,依富豪,求些金光之财,觅些繁华极乐。为尔贴金,为俺镀银。为命增乐添福,为天地荣华添砖加瓦。你,一虫芥之未,因哀家而噬荣华疮,舔富贵痔,幸矣,应时刻剖心感谢上苍而不能稍怠,感谢上苍赐于你贤能能干的好王后。哼,若非俺之大才德,莫说噬疮添痔,你,早就如烂地瓜一样,被踢倒臭水沟里啦!”

    “我、我我。。。。。。我。。。。。。我。。。。。。哈哈,哈哈哈。。。。。。好好。。。。。。感谢大贤大德的好王后,感谢大仁大义的苍天。俺、俺杀猪宰羊,备三牲六畜、七果八珍,祭祀汝等。来人,拿刀来,拿刀来!咦,猪呢?羊呢?都跑哪儿去了?姥姥的,看俺这猪脑子!俺不就是人吗?骑驴找驴!真该送到白痴学校,用铁刷子刷刷脑子。寡人。。。。。。寡人?寡人是谁。。。。。。?怎么好象是俺?。。。。。。俺又是谁?。。。。。。好象是寡人。。。。。。寡人又是谁?姥姥的,真是傻瓜白痴到顶,寡人就是寡人。哎呀!坏菜!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俺丢失了!想当今社会,人祸溢天地,人权威震天,咱可不能象伊拉克,胆敢冒犯美颜而自取灭亡。咱还是乖乖的象苏联一样,赶紧把人权给找回来以谢罪天下。。。。。。对,找回来!。。。。。。怎么找呢。。。。。。?去哪儿找呢。。。。。。?得,有了!发布、张贴寻人启事!哈哈……轻松、悠闲。。。。。。哈哈……公告天下,万事大吉。找到与否,不关咱事,咱做事了不是?咱努力了不是?谁敢指责咱占茅坑不拉屎,不拉好屎?休想,谁胆敢指责,咱就跟谁拼命,或者找杀手做掉……厉害?秦始皇厉害吗?吞并六国,一统天下,不是照样被刺客刺杀?

    笔墨纸砚伺候!笔墨纸砚?唉,穷小子当家万事难,笔难寻,纸难觅。没法子,咱也学学岳飞岳鹏举,折枝为笔,铺沙为纸,以解困厄。

    寻阔地,觅沙土,手执大笔走龙蛇。

    寻人启事

    非禽非兽非人非物的请注意,疯癫无常帝国之伟大人物“俺”,于虚年空月无日有时失踪。其非男非女非杂。年龄三七有余,二八不足。身材或高或矮,以目测为准。其头顶天,脚履地,身着万紫千红绿丝绦。荷花脸,公牛眼,天地万玄藏眼底。蒲扇耳,母猪嘴,气吞万象若唇风。齿如山,鼻如松,美人雀斑明堂立,上遮着万丈豪情乱须发。其目如刀似水,劝君莫睹。一睹魂销,二睹魄散,三睹命立亡。若问音系何方,系天系地,系沟壑万籁诸有生,然劝诸君耳塞驴毛莫闻。若闻之,一闻狂,二闻癫,三闻无常无天地。

    情已详,理已明,万生万物切莫近。更因其性狂意癫命乖,沾边即克,克人亡族灭国破。故有捡到或偷到者,立即致电疯癫国疯癫宫疯癫王,方能灾消难祛。

    寡人乃清高之士,德重之圣。对提供线索者本不欲重赏,然思当今天地,唯我独尊,无金而善不行,无利而水不流,故入乡随俗,亦设重奖两项。因“俺”之特性,故致电疯癫王乃重奖一。重奖二:因众生饱食终日,为无所事事而苦,为无所张扬而累,故寡人特此布告,以普度尔等出无边苦厄矣。

    切记,切记!

    猴年马月牛日

    张扬了若干善行,布施了莫大仁义,俺小人得了志,耀了威,迈着螃蟹步,无极之处寻无极。

    也许俺得了道,也许俺成了仙,俺觉得俺上不着天,俺觉得俺下不着地,俺觉得俺身轻体盈满天飘。飘得俺不知道俺,不知道天,不知道地,不知道有无一天澈。浊也有澈,澈也有浊,一记雷轰俺落了地。俺看到了树,俺看到了田,俺看到了青草悠悠特肆意。俺看到了山,俺看到了水,俺看到了清烟一缕任曲直。俺还看到白须苍发一老翁,拄杖立良田。

    “尽矣尽矣,奈何奈何,吁-----!”

    老翁转身欲离去。

    “老丈留步。小子一事不明,请赐教。”

    “乡野之人,不敢言赐,有能助,当尽力。不像尔等大庙,非利不能助,助而不尽力。”

    “此地良田,虽然不广阔,却也果硕实丰。数口之家,年有余粮。为何叹唏尽矣尽矣?”

    “老叟生已百年有余,衣食之忧不曾忘怀片刻。近诸岁,食有余,衣有剩,居大厦,大好岁月百年未遇矣。人生一世,衣食足而居有房,家业安而儿孙旺,还有何求?有何更好世界?乡野之人,见陃识浅,未曾见过天日,故伤叹天欲亡、人将灭矣。”

    “衣食无忧,好事。老丈你危言耸听了吧。”寡人孜孜追求不休的富民大愿,到这老儿这里竟成了祸害,他不就刚过了两天的好日子吗,就不知道南北了。真是鼠目寸光。

    “衣食足,盛世矣。虽说物盛则变,不足忧。忧物盛而性情变,性情变仁义亡,仁义亡而利独,利独而一叶障目,一叶障目则不知有天地,不知有天地则亡有日矣。亡而不知,言而仇之,奈何?与之同亡矣。”

    “真是乡野之人乡野见识。”

    “可惜人愚人惰,不知世有定分:三山六水一分田。争,何所益?夺,何所少?纵有良田万顷,日食三餐;大厦万栋,夜宿一铺。枉自毁了前程,伤了性命。呜呼,天地育万物,非要尔专,乃要尔福,福田福地万灵,尔却要横天霸地戗万生。”

    惭愧,惭愧,老丈思虑深远,寡人差矣。

    “可惜人愚人惰,不知物之恒有。人豪人横不增分毫,人微人贱不减微未。循环往复,变换了形容而已。然水不在此内。尘世之水,年少四钱,圣人用之著书,非常人所能夺。今水亦不减,圣已亡矣,世如何久存?”

    “天地开辟而利益生,利益生而万物荣。利者,万物之母也。无利,万物不能生。求之逐之,生之使然。老先生何足忧哉?生死存亡聚散,道之必然,老先生何足患之?”

    “小子仅知有一,不知有二,不学无术,不足与论。”

    老翁执杖欲离去。

    “愚夫矣,百岁枉长。你仅知有二,不知有一,自负如此,老而何惜。”

    “你说俺愚?”

    “俺说你蠢。”

    “你说俺死不足惜?”

    “俺说你生不如死。”

    “孺子可造,孺子可造。生、死,事之必然,老夫不惧。蠢愚之言,从何而说?老夫朽矣。”

    “利是天地之根基,万生万物之父母。万生万物夺而抢之,因其生万物、荣天地。如万生万物弃利不取,则万生万物亡而绝痕矣。万物绝,天地焉存?易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象无穷无尽,非你我所能左右。但有一问题,还请老先生指教。先古之时,物常不丰,食常不裕,民终日不能裹腹,虽仁义未广,然能相濡以沫,情依依而乐融融矣。岁转时移,物丰食裕,虽父子不能相濡以沫,虽兄弟不能情同手足。岂不可悲?今欲何为而民富民乐,世无奸佞邪恶之辈?”

    “老夫朽矣,小子之事矣。”

    寡人正欲促膝请教,老翁策杖而去。寡人怅怅然 。

    天下偿有诸多无名之辈为诸生谋福谋乐不止,尊而为王的寡人更不敢懈怠。惶惶矣乎,慄慄乎,怅怅乎,孜孜乎,尽命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