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更新时间:2017-08-20 21:22:47本章字数:5704字

    也许俺得了道,也许俺成了仙,俺觉得俺上不着天,俺觉得俺下不着地,俺觉得俺身轻体盈满天飘。飘得俺不知道俺,不知道天,不知道地,不知道有无一天澈。浊也有澈,澈也有浊,一记雷轰俺落了地。俺看到了树,俺看到了田,俺看到了青草悠悠特肆意。俺看到了山,俺看到了水,俺看到了清烟一缕任曲直。俺还看到白须苍发一老翁,拄杖立良田。

    “尽矣尽矣,奈何奈何,吁-----!”

    老翁转身欲离去。

    “老丈留步。小子一事不明,请赐教。”

    “乡野之人,不敢言赐,有能助,当尽力。不像尔等大庙,非利不能助,助而不尽力。”

    “此地良田,虽然不广阔,却也果硕实丰。数口之家,年有余粮。为何叹唏尽矣尽矣?”

    “老叟生已百年有余,衣食之忧不曾忘怀片刻。近诸岁,食有余,衣有剩,居大厦,大好岁月百年未遇矣。人生一世,衣食足而居有房,家业安而儿孙旺,还有何求?有何更好世界?乡野之人,见陃识浅,未曾见过天日,故伤叹天欲亡、人将灭矣。”

    “衣食无忧,好事。老丈你危言耸听了吧。”寡人孜孜追求不休的富民大愿,到这老儿这里竟成了祸害,他不就刚过了两天的好日子吗,就不知道南北了。真是鼠目寸光。

    “衣食足,盛世矣。虽说物盛则变,不足忧。忧物盛而性情变,性情变仁义亡,仁义亡而利独,利独而一叶障目,一叶障目则不知有天地,不知有天地则亡有日矣。亡而不知,言而仇之,奈何?与之同亡矣。”

    “真是乡野之人乡野见识。”

    “可惜人愚人惰,不知世有定分:三山六水一分田。争,何所益?夺,何所少?纵有良田万顷,日食三餐;大厦万栋,夜宿一铺。枉自毁了前程,伤了性命。呜呼,天地育万物,非要尔专,乃要尔福,福田福地万灵,尔却要横天霸地戗万生。”

    惭愧,惭愧,老丈思虑深远,寡人差矣。

    “可惜人愚人惰,不知物之恒有。人豪人横不增分毫,人微人贱不减微未。循环往复,变换了形容而已。然水不在此内。尘世之水,年少四钱,圣人用之著书,非常人所能夺。今水亦不减,圣已亡矣,世如何久存?”

    “天地开辟而利益生,利益生而万物荣。利者,万物之母也。无利,万物不能生。求之逐之,生之使然。老先生何足忧哉?生死存亡聚散,道之必然,老先生何足患之?”

    “小子仅知有一,不知有二,不学无术,不足与论。”

    老翁执杖欲离去。

    “愚夫矣,百岁枉长。你仅知有二,不知有一,自负如此,老而何惜。”

    “你说俺愚?”

    “俺说你蠢。”

    “你说俺死不足惜?”

    “俺说你生不如死。”

    “孺子可造,孺子可造。生、死,事之必然,老夫不惧。蠢愚之言,从何而说?老夫朽矣。”

    “利是天地之根基,万生万物之父母。万生万物夺而抢之,因其生万物、荣天地。如万生万物弃利不取,则万生万物亡而绝痕矣。万物绝,天地焉存?易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象无穷无尽,非你我所能左右。但有一问题,还请老先生指教。先古之时,物常不丰,食常不裕,民终日不能裹腹,虽仁义未广,然能相濡以沫,情依依而乐融融矣。岁转时移,物丰食裕,虽父子不能相濡以沫,虽兄弟不能情同手足。岂不可悲?今欲何为而民富民乐,世无奸佞邪恶之辈?”

    “老夫朽矣,小子之事矣。”

    寡人正欲促膝请教,老翁策杖而去。寡人怅怅然 。

    天下偿有诸多无名之辈为诸生谋福谋乐不止,尊而为王的寡人更不敢懈怠。惶惶矣乎,慄慄乎,怅怅乎,孜孜乎,尽命矣。

    天地阔而无边,寡人寂寂独行。看日出日落,望鸟秋飞春往。夜色已至,天地归一,寡人如鸟,身落草木纵横之荒野。驻足而立,寒星烁烁。寡人困矣,寡人卷矣。欲呼大将军,不知为何已久日不见大将军的踪影。或许君臣缘分已尽乎?微叹气,寻一片落叶烂草,寡人酣然而眠。

    天未醒而寡人已起,踽踽而行,踽踽而行,不敢稍怠。黄金之光普照我泱泱大千世界矣,寡人欣慰,寡人愉悦。有此太平之世,有此静谧之晨,有此黄金之光普照黄金之物,万物诸生之福矣。

    寡人正于立天地之心,欣赏我大好河山之时,忽然看到一个怪物姗姗而来。满脸驴嘴,背负长瓶,与人相类。寡人诧异,这是什么物种?寡人之万灵册、生死薄并不曾有此记载。难道是刚刚新生的物种?还是寡人遇到了外星人?或是寡人闯入了外星球?寡人胆怯矣。然胆怯无用,是骡子是马溜溜再说吧……不对不对,此念想大错特错,偿若真是外星人或是外星球,也是寡人的天下,寡人的子民,也需要寡人的雨露恩泽呀,遇到寡人是他们的福气。唉,寡人呀,寡人又要多费一番心血了。寡人缓缓踱步向前。

    “打扰了,兄弟。请问听得懂寡人的言语吗?”

    “听得懂。你有什么事?”

    听得懂就好,寡人窃喜。寡人可以不用学什么鸟语了,也无需担心有被众官吏蒙蔽之忧。

    “兄台,你是外星人,还是这儿是外星球?”

    “老弟何出此言?”

    “驴嘴驴面,背负钢桶,不似我泱泱大宇宙之诸生。”

    “此地说话不便,老弟随我到前面详谈。”

    寡人心有疑虑:一两句话的事,有什么不便,还要非借一步说话,莫非其有不良企图?寡人贵而为王,不得不防。然不去又如何弄个水落石出?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民为世,寡人破釜沉舟矣!

    田间亩陇,三转两转,停立于一地头。驴嘴驴面变化脱落,赫然如我中华男子。

    “你是会变化的妖怪?”

    “老弟也太没有礼貌了,怎么出口就骂俺是妖怪呢?”

    “刚才一副面容,转眼又变了一副嘴脸,不是妖怪是什么?”

    “哈哈,看来老弟非我国子民,故而不知我国法规民情。我不是妖,也不是怪,更不是外星人,这里也不是外星球,我们还在地球之上。”

    “既然在地球之上,就不要弄出这幅嘴脸嘛。”

    “老弟倒真像是天外来客了。这是空气瓶罩,不是吓唬人。”

    “带它干什么,好看吗?”

    “当然是呼吸空气啦。”

    “如此岂不是脱裤子放屁找麻烦?空气可以随口就吸,随口就呼,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你却偏偏要自上枷锁:给自己安上驴嘴驴面,真是不可理喻。”

    “说你是天外来客,一点也不是妄言。如今,这里的空气已是私人财产啦,呼吸空气是要花钱买的。”

    “私人财产?寡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呼吸空气还要买卖。寡人这脑袋有点跟不上形势了,落伍了。这空气如何买卖?”

    “呼吸空气和吃饭穿衣一样,都得花钱买。你可以分地块买,也可以买瓶装气。一般情况,瓶装气是人人都要买的,你不可能永远呆在一个地方不动吧。像我们有田地的,田地疆域内的空气我们付过钱之后就可以自由的呼吸了。当然,如果是外人进来呼吸那是要付我钱的。不要担心,你是我请来的,用不着付钱。不过一会儿你出了我这块地,就得小心了,不购买空气或未经主人允许而呼吸,就是刑事犯罪,轻者入狱,重者杀头。”

    “田地既然是你的,田地间的空气自然也是你的,为什么你还要再出钱购买空气?”

    “田地是田地,空气是空气。你可以不付钱购买空气,但你不能每天戴着空气面罩在田间劳作吧?而且买了田间的空气,我还可以卖给急需的路人。像街道公路等公共场所,也都被分段瓜分,每年交一定的钱,你就可以在这些地方自由呼吸空气,否则就像刚才我一样背着空气瓶出行。”

    “照你的意思来说,每个人即使在自己的家里也得另外出钱购买空气是不是?”

    “很对,否则你就戴着空气面罩生活好了。不过戴着空气面罩你没法吃饭呀。”

    “的确如此,更不能谈恋爱、亲吻女人了。关键是谈恋爱、亲吻女人事小,无后事大呀,这空气得买!”

    寡人忽然感到头皮发麻全身发冷,不敢再听下去了:寡人没有空气面罩,一会如何行走呢?如果被抓住关进大牢还好说,如果被枪毙……不行,此地不宜久留,寡人得走了,一会还指不定有什么幺蛾子事发生呢。此时,寡人心里忽然也是第一次起了一点点私心。唉,世事逼人,不多点私心寡人没法活呀。寡人全身放松,在这免费款待的田地里,酣畅淋淋的大口呼吸了几口空气,快速冲了出去。

    免费吸的几口空气终究支撑不了多久,寡人胸中的空气很快就不够用了。大事不妙,这可如何是好?寡人憋不住了!罢了罢了,寡人就做一回强盗小偷吧,否则寡人没命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真被逮着再说吧。但寡人也不敢大意,大路是不敢走了,所以寡人胆战心惊、贼头鼠脑、小心翼翼的专拣小路走。时而避于沟壑底,时而躲于树丛后,时而藏身草窠内,一点点美景及民情都无心观赏体察矣。

    寡人正鬼鬼祟祟之时,忽然看见两个人撸袖挥拳在田间地头打闹。寡人心里恼怒不已,这是寡人的天下吗?这是寡人的治理下的天下吗?在文明已大行其道的时代,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谈,偏偏做出有辱文明的行为。他们都以为自己是美国霸王吗,仗着胳膊粗让世界流血。

    “两位都给寡人住手!你们认为你们还生活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吗、美国社会吗?现在是寡人治理下的文明时代!你们当地的乡官村吏呢?”

    两争斗之人听到寡人的千钧威严,吓得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你、你是何人?”

    ‘请’字也不带一个,妈的,什么素养,几千年的文明都葬送此辈之手矣。

    “寡人是天地无常逍遥王是也。告诉寡人,为什么祸害我千年文明举手动粗?如果讲得不好……嘿嘿,你们不是想打架吗?寡人把你们送到海湾让美国人收拾你们。以后你们能否活着回来,没有人给你们保证。”

    哈哈,寡人高明矣!

    “呃、呃,是这么回事。老爹昨日刚刚去世,由于家产分配不公,所以拳脚相向。”

    “愿他老人家安息。你们可曾安葬?”

    “家产分配不公,如何安葬?”

    “悲哀呀。你们老爹尸骨未寒,你们不去安葬,却为争家产打斗至今。这是哪部法典规定的?是你们村长乡长制定的还是你们的县长市长制定的?竟有如此混账法律法规!此事暂且一放,等寡人回头在查明处理。你们先说说你们的事情,寡人给你们断个明白。”

    “我们老舅及叔伯都断不明白,你能断明白?”

    “他们给你们断过?”

    “没断清楚,被我们都给打跑了。”

    “寡人是王,理天下大事如烹小鲜,你们这点家事算什么。”

    “事情说起话长而且历史久远,那些咱先不说,先从前年说起。前年端午节,老娘煮粽子,我兄弟一人一个。吃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不对劲。你猜怎么着?我的粽子里有两个枣,老大的粽子里却有三个枣。问他,他还傻呵呵的装不知道。”

    “闭嘴。无耻之极!我问你,老娘粽子里的枣跑哪儿了?”

    “粽子是老娘的粽子,我怎么知道她的枣跑哪儿去了。哟,我明白了,老娘粽子里的枣一定被你给偷吃了!否则,你怎么知道老娘粽子里的枣没有了呢?”

    “真是伶牙俐齿颠倒黑白,明明是你看我粽子里的枣多一个,心里气不过,偷吃了老娘粽子里的枣,现在却反咬一口。真是无耻之极。去年地瓜的事你怎么不说说?去年老娘煮地瓜,我吃是凉的,老二吃却是热的,凭什么?”

    “你因此打伤了老娘,我还没有打来着。”

    “同是弟兄,为什么我吃凉的你就吃热的?”

    “你长我数岁,多吃了爹娘几年的粮食,这笔账怎么算?”

    “你今天多呼吸了我的空气,还有何颜面说?”

    “这话寡人不明白了。说仔细些。”

    “昨天分家,水陆田产等都已经分析清楚,唯有一物不能决断。他竟然纠集流氓,出动武器,想毁我家园。可惜,我核武器还没有研发完毕。”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你们动用如此庞然大物?”

    “空气。老父去世后,空气就用不着了,那就分吧。他竟然乘我出门未至,偷呼吸了数百口空气,这难道是可以容忍的吗?”

    “你刚才进了我的田地内,念你我是兄弟,让你暂时呼吸了两口空气。你不但不感恩怀德,反怀狼子之心,孰可忍?”

    “刚才,东风大作,吹我地域空气进入了入你的境内 ,你占尽了便宜尽,还在这里叫屈,真是邪恶小小小人!”

    “气即为私……。”不好,大事不妙矣!

    “不好,闭嘴!”

    两兄弟忽然同时用手指寡人,大声厉喝。

    “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违犯宪法,盗人财产,罪不可赦。快快支付金钱并闭嘴拒吸,否则,俺们可要纠集走狗,高举大法,你命休矣。”

    乖乖,罪名大矣,此非儿戏,寡人急取闭吸之策。怎奈胸肺闷闷,不可抵御。

    “寡人不吸气,可否呼气,为你们积气累财?”

    “呼气---?你尽管呼,但不能吸之丝毫!”

    “不对不对。你呼出的是二氧化碳等废气,不但对我家园无用,而且还污染我的空气,毁坏我的大气层,加剧我家园的温室效应,你心怀不轨呀。”

    寡人面紫胸暴,悔不曾与道祖习灵龟闭气之术,以至欲命亡于此。蓦然,一气流自肛门涌出,其声大爆。

    “不许放屁!屁乃剧毒之气,坏我空间极大。根据我的奴仆研究所得,万物之屁是毁苍天之臭氧层、坏我家园之祸首。我正在想一一消灭,你却自寻晦气,送上门来了。”

    寡人贪生怕死,放纵口鼻,大口呼吸,转身急急逃命。两个臭小子在后面紧追不舍。

    姥姥的,万幸万幸,寡人就是寡人,逃跑也是一流的,想追上寡人,下辈子再说吧!逃出是非地,窜出虎狼穴,寡人仔细思想,惊悸不已:前途无穷,脚步无穷,世事莫测,祸患无常,任重道远矣。

    如惊兔惧鸟,寡人惕惕而行。昼夜不辨,寒暑不分,绝境常陷。一日黄昏,行至一荒野,朦胧中遥见一人漫步乱石间,或行或止,或俯首,或仰面,时有微喟薄发。

    久孤遇同类,人生大喜之事也。饥不择食,寡人急步前往。

    “老兄,这厢有礼了。”

    “有礼。”

    可惜此人非性情中人,对寡人缺情少热。

    “老兄从何而来,欲向何处而去?”

    “从无处来,向无处去。”

    “看老兄容颜,似有难言。如若方便,告之同人,或解之一、二。”

    “告诉你也无妨。我乃大中华之前主宰--邓-小平。今欲与主席相逢,倍感胆怯矣。”

    “阁下曾帅大军,与主席出生入死,攻城略地,征战南北,取万人首记于温酒间,英雄哉。今日独怯见主席,英雄气短,何之哉?”

    “吾有背主席教导。”

    “阁下辟改革之先机,倡经济之大纛。人们富,衣食余,优而赛神仙。何出此言?”

    “悲乎。众生举箸食肉,落筷骂娘,吾若过街鼠矣。吁--,人不知我、罪我,小矣。然富而仁失,乐而义丧,仅知有利,不知有它,共产无日,吾罪大矣。”

    “贫穷,非共产主义。”

    “仁失义丧,渡不得天堂。吁---,水向低处流,人向高处走。世人反道而行,宁生污浊乎?”

    “污中有乐,浊中忘忧,何以使民就大乐而弃小乐?”

    “千古圣人思而不得,吾智不如圣,不能知也。吾若知之,何有今日之忧?”

    “欢迎归来,我们伟大的设计师同志!”

    “主席--?别来无恙?小平有罪,有背主席教导,未能带领人们步入大同世界!”

    “三皇不同礼,五帝不同法。时移世移,何罪之有?夫不平则鸣,不均则分,民生而国立,吾之政时。穷则富之,贫则裕之,民富而国强,汝之政时。若非趋时而动,吾中华非但不能崛起,恐已无痕矣。斯时有斯民,斯民享斯时。吾不予焉,汝不予焉。”

    “水深火热,明日怎渡?”

    “过客已往矣,数风流人物兮,还看明朝。”

    音飘人去,寡人怅怅,寡人激激。然天地之大,不知其尽,脚步不止,不知其止。求有为乎?求无为乎?心憔憔然不息,面憔憔然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