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更新时间:2017-08-20 21:30:41本章字数:3611字

    翻山趟水过草泽,栉风沭雨曝寒暑,一声“呔”字俺住了脚。

    “呔!此路是俺霸,此山是俺夺,此树是俺占......哇呀呀……小子,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金钱,俺不一一细数。若要从此过,快留买路钱!”

    一毛头小子,率诸喽啰威赫赫挡住寡人的道路。吓的寡人急忙停下了脚步。

    “你是劫匪?惭愧,寡人头无寸草,脚无片泥。失礼,失礼。”

    “你才是劫匪!俺乃顺天行道客。你休得信口雌黄,诬陷君子大人,当今是法制社会,说话要负法律责任的!”

    “你们也有法律?”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法律何来天下?得看你怎么用。如果连法律都不知道,俺怎么在道上混。”

    “刚才你说你们在顺天行道?”

    “不错,顺天行道是俺谋生之大道、发财之巨术。”

    “这谋生之大道,发财之巨术,你们是师承何门何派?”

    “你想撬师父抢俺饭碗?罢了罢了,这可是商业机密,俺不会告诉你的。不过,看你骨骼轻盈,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是块理财的好手。你如果拜俺为师,俺包你学会,并且学费全免。当然,有一点你放心,俺不会让你在电视、网络、报刊等媒体之上,张扬俺救贫济苦之巨恩巨惠。但你毕业之后,每有收获,应以每笔收入之百分之十孝敬为师,你看如何?”

    “不知道师门渊源,如何拜师?”

    “俺师傅乃名门豪族,自盘古开天辟地之时就已经开门营业。当今世界诸类万灵,都是俺师傅的徒子徒孙。俺不想报出师门,是俺慈悲,怕天下众生没有了活路。”

    “善哉善哉。寡人土已埋到下巴,已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既然你不怕,那你就听好了别惊吓了容颜。尘世财富,有先天后天之分,先天之财,无文武之别,后天之才,有文武之分。先天之财柔柔弱弱不禁风,后天之财巍巍峨峨胜刀枪。俺崇尚后天之财,所以文武皆师。”

    “小子,你完了。夫财神者,文诈武横,仅知有利,不知有生,而且护的是豪强权贵,认得是谄佞小人。虽荣一姓一族,然败万户万门;虽兴一宅一室,然乱四方六合。小子你危险了!”

    “俺师傅威震八方,名播海内外,荣耀天地万生。古往今来,哪个大财阀大富翁不是俺师傅的徒子徒孙?即使是普通民众,如果有一分天资,学后必身富一方而成名士;就连没有一点才质的傻瓜,经师傅点拨,一生也必然无衣食之忧。自从开天辟地至今,俺从未听说学徒有食不果腹而诽谤者,更不曾听说有声名可以与俺师祖齐名的。真是小智不知大智,关帝爷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弄破斧。我们这一行,雁过拔毛道不留生。念你年未老而昏聩不堪,今日破此一例,你速速逃生去吧,免的俺一会儿后悔,那时你命休矣。”

    “日乍升而欲落,苗乍萌而将枯。死到临头而不知,愚蠢之极,愚蠢之极。”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万生万物哪一个不是为财忙碌为财而生?我不知道蠢自何来。你难道是喝西北风生长大的?可西北风也是财呀。”

    “你拜错师门,误入歧途,残害天道,以致杀戮战乱不断天无宁日。”

    “你老先生有道吗?”

    “略知皮毛。”

    “愿闻其详。”

    “道不轻授。”

    “我有白银一厘。”

    “道者,能利世,能害世。授以非道之人,祸害无穷。”

    “父王——!”

    “你称寡人父王?”

    “我有此意。”

    “卑鄙,卑鄙呀。道无私,授亦无私,授予荣天兴地之民。”

    “父王,是我,我是黑太子!”

    “太子?”

    寡人忽然发现匪人腰际熠熠生辉。

    “真是寡人的孩儿?!”

    寡人急步向前,暴撕猛拽,抔太子无言。

    “父王,我们是在阳世还是在阴间?”

    “父王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你当年不是被填入大海丧身海底了吗?”

    “沧海桑田,造化使然。”

    “既是我兄弟的父王,那也就是我的父王。恭请父王到草穴小憩。”

    众喽罗簇拥寡人穿林入山。但见黄金为地,珊瑚乃树,玛瑙为草,翠玉作厦,水晶为桌椅,宝珠作明灯。数学子厅堂内潇逸而坐,研经颂文。文武财神之影像堂前高立,果牲鲜芳陈列其前。登黄金榻,靠珠玉背,指染山珍海味,口沾玉液琼浆,父子喜相逢。

    喜相逢,富贵乡,心悬悬无所依,情闷闷无所欢。欲贪几日天伦,享数日富贵,杳然而去。然命贱身贫,刚沾染富贵一鳞一毛则病矣。儿侍左右不离,友伺前后未息,病不解丝豪。想来日临风授道,恐无时日。今子弟环绕,依榻而言,不亦可乎?

    “时光尽失,生命将亡,寡人才知道财乃时空之大器,天地诸类诸生,皆以此而生,以此而往。可惜,时不待我。今遗片言支语,或罪或功,你等思之慎之。”

    “财无私无偏,天地诸类诸物皆可求之得之。但取之有道,得之有术。否则,生灵涂炭天地混乱民不聊生。”

    “你是想以借‘道’之名,如佛教一样夺欲灭欲绝欲灭我师门吗?”

    “对与不对,先静下心来,慢慢听我道来。财是生命的基础、生命的开始。无财,则天地不存生灵万物无痕。为众生福祉为天地太平极乐,必生欲、广欲、荣欲以利苍生兴荣天地,此乃天地仁心智慧,不可不察,察而不可不明。治国安民平天下,根本实质就是治财理财,财之不治,天下不平不荣,众生脱不得苦海。自古至今,求财理财的道术多如河沙。名显名扬的,以财神为最。计然、陶朱、子贡、白圭等次之。财神之狭,我已说过。计然行踪隐秘,我不知道,其徒子陶朱,略学一二而天下财富归。可惜陶朱肠小腹浅,仅知自保而不知道有天下众生。子贡、白圭智勇略具,可惜力微智渺,但求一锥一时之地。众门户虽然皆可活命一族一姓,普天之下却不能受益。天地无偏,生万物无私,育万类无功,化万物无名。天地万类生生不息、荣荣不绝,故宇宙间大智慧者,非天地莫属。是亦谋天下大荣大治者,必习天地之道。”

    “习天地之道,身必修。身修,则明仁义,晓礼仪,通道义,达智慧,施大教,才能治财统财御财,才能立德立言立功于天地呀。”

    “天地有功而不居,有为而不言。先生却讲立德立言立功于天地,自相矛盾呀。”

    “所言之功即天地之‘功’、天地之‘为’。 治而无功,无功而治,众生极乐,天下兴旺 。习天地之道谋财有五术,仁义礼智教。”

    “仁者,生也。财者,生之始也。天地之大,诸类之广,仁布而财生,财生则仁荣,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此宇宙之机。仁与财犹如血与躯,血盈肌肤,血生体荣;血溢体外,身枯体竭。故为财者,我生,欲人生;我荣,欲人荣。独我而无人,财不生。财不生,独我何在?是以以财兴,生万物,兴天下。”

    “义:世人有言,贵者、善者,财附之,贱者、恶者,财弃之,非也。财无善无恶,不为善存,不为恶亡,不为贵生,不为贱失。高低贵贱之群,吉凶善恶之帮,皆可得而用之。财虽无善恶之分,然人有善恶之别。导之以善则善,导之以恶则恶。譬如医药,也无善恶之分,取用恰当,则祛病养身,取用不当,则害命丧生。

    “礼:财乃天下公器,非一姓一族一方之私物,众生皆可取之以荣身兴世。但须取之有礼,散之有礼,取乃利益苍生,散乃利益苍生。如无法无章,天地不存、日月不行,天下兴荣极乐非但无望,而且生灵涂炭诸厄将永无断绝之日。治财平天下者,为苍生万物之兴荣极乐,必立高巅,瞰天下,出乎其上,游乎其中,窥其玄机,俟其微妙,而束之、循之、纵之、兴之,夺可夺之财,舍可舍之财,兴可兴之财,则资财可治,仁义可施,天地可兴。”

    “天地诸恶,夺其财,绝其生,令其绝迹,可乎?”

    “仁义永存,邪恶无尽。恶亦有其道,虽不绝,可使之寡。”

    “智:智乃智慧方略。无,虽能养身,却不能统财,不能御财,不能兴财,不能宏扬仁义,不能遵礼施教。智,人皆有之,然有善为与不善为之别。以统兵言之,善统兵者国强民安,不善统兵者,兵散如沙恶如狼,非但不能保民卫国,且荼毒生灵祸乱尘世。智也有高低,智小者小治,小治保家小;智中者中治,中治者保一方家乡;智大者大治,大治荣天富地化万类。小治荣,中治兴,大治泰,天地生机欣欣然荣荣不绝。”

    “天地之道,心系苍生荣乐,苦甚,恐难为。”

    “天地一体,万物一身,天地不存,万物焉在?天地福,汝福;天地苦,汝苦,未闻有天地苦厄而汝浴福矣。”

    “教者,仁义礼智之教化,习仁义,修礼智,以通天道。教分天教,人教。天教无形,人教有踪。天教刚,顺者昌,逆者亡。人教柔,顺则善,逆则恶,恶极则亡。自有人世,争乱未尝少绝,何也?少教恶教。亡家丧世者常有,何也?教化不明也。若教化盛明,天下苍生万物远离疾苦、兴荣极乐矣。”

    “财治则天下平天下荣,我等还有何为,不亦尽乎?本自尘中来,当回尘中去。我等光芒敛,本位归。彼时,我等无所不能,无所不及,无受衣食之乱,无受色欲之祸。无食能久,无欲能生,无车马能行,地不能困我,天不能覆我。天外诸天,宙外诸宙,任往任行。我等形骸各异,不能尽类,然心灵相吸,智慧相通。”

    “彼时,仁义礼智教存乎?”

    “不教而通,不知而明,自植于心,随缘而化。吾不日将去,吾去之时,尔等不知。吾去之后,尔等不见。吾去之后,睛目存,脏腑在,所需之生取之。余则为肥,草木之灵可食。”

    “众生亡而坟起,不亦愚乎?此世非彼世矣。欲常霸天地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矣。鱼肉有形,我无踪矣。欲显其重扬其名乎?重而如何?名又怎样?尸骨无踪,魂魄无痕矣。或有人言吾尽抹前人之功,非也,无古不成今,千古以来,何人无功?何灵无劳?区区一坟能彰功荣世乎?徒然劳累苍生做恶尘世矣。惜乎,吾有志于天地,然无益一毫而亡。浑浑噩噩,东游西荡,累于物而赘于世,悲矣。劫数如此,悲而无益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