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诗序曲

    更新时间:2017-05-21 11:11:45本章字数:3242字

    圣域有两面,中国所在的地方便是东面,亦是亚洲圣域的起源。然而在上古时期,神,人,魔三界皆为混沌之局,仿佛如一块半透明的胶状物,浓郁化不开。

    有那么一个人不甘沉寂,他匍匐在黑暗中,聚集全身精元之力,终于在千年之后化为九齿凰斧。他奋力一挥,一扯,向上一撑,那混沌物撕开一个裂口,天地顿时大放光明。那残余的胶状物幻化为淙淙潺流,所经之处无不寸土生机,很快,初代圣域变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乐园,但那人却也耗尽了积淀千年的功力,在闭眼前的最后一秒里,看见的依旧是他创造出来的国度。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随后,他的汗毛变成了他的子民。那个人,叫盘古。他死后身体化作十大神兵,双眼是那一剑惊天的银锋虎魄,轻挥剑柄,无数银剑挥洒而出,飓风自天境而下,一旦神威震怒,则寸草不生。挺鼻是轻灵飘逸的幻天神舞,状若灵蛇,能通人性,通体青光璀璨,善驭之人只需挽出一招三式,就能感觉灵气自掌心而生,远远望去,似乎真能看见一条神龙翩然绕体。双手化作雀翎赤霄,每每邪云蔽日之时,只听得九天之外一声幽彻雀鸣,天火突降,污秽邪祟无处可藏。背脊经过长期的风化血肉成了一块灵石,经后人打磨几日之后突然消失,再见时早已化为一块蓝光幽幽的龟甲,敲之,其声清奇婉转,暗蕴奇力,任世上坚硬之物敲打依旧岿然不动。触之,则有冰沁质感。倘若有人心怀鬼胎,那龟甲便会牢附其手,除非断臂去肉,否则绝难脱离,故名为清寒太虚。双腿化作天晶双矫照亮神州大地,肝脏做成惊邪以震煞气,肚腹则成为紫金钵,后被唐三藏所得,携其西行取经,所到之处邪灵无不纷纷退避三舍。他有两个心脏,左心脏吸附在右心脏之上,左者化为麟帝剑,右者则化为麟母,久而久之麟母化为祖麒麟,是银锋虎魄,幻天神舞,雀翎赤霄,清寒太虚之主。而这四件神兵多年之后也变成了广为人知的白虎,青龙,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各守一方,鬼魅闻之无不肝胆俱裂,不战而败。最后,盘古的英灵成为神兵之最,轩辕剑。这十大神兵象征着圣域的永世和平,后人拜之仿佛也能看见先祖盘古在天守护苍生的背影,不禁心下有了恸哭之意。

    随着魂气不断分离沉淀,邪淫污秽之物越降越低,穿过人间,形成了第三天地,魔界。在无辜者的血水的浇灌下,魔气愈来愈重,终有一天化作人形。八手九趾,青面獠牙,额上有双角,双角尖头挂着两簇冥火,皮肤因长期经冤期浸润而显露出诡异的深紫红色。他将阴气聚集成十大邪星用以击败神兵,企图入侵神,人两域。

    大战之日终于到来,余下六大神兵无主,虽自有灵气却无法发挥全部威力,唯有银锋虎魄,清寒太虚,幻天神舞,雀翎赤霄尚能跟随祖麒麟勉力奋战,但仍旧寡不敌众,银,蓝,青,红四大灵气被蔽日魔息逐渐侵蚀,而邪星中的四大邪神饕餮,混沌,梼兀,穷奇乘势大举进攻。黑云压城,妖兽横行,天水倒灌,生灵涂炭,神,人两界危在旦夕。这时,人界领袖黄帝顿悟除魔一法,在五星耀日之时,人若能爆体,则能将本体的阳气扩至最大,即可助神兵力挽狂澜。轩辕剑感其所化,虽心有不忍但仍遂其愿。

    五星耀日之时,神魔对峙,轩辕剑剑锋鸣瑟,颤抖着一剑洞穿黄帝仁心,黄帝默念千回咒,极光大作,神兵绽放出万朵金莲,一时间云层之中光芒万丈,魔兵急退。那光芒包裹了流光溢彩的轩辕剑,麒麟腾空一跃,变为麟帝剑,双剑合一,白虎青龙朱雀玄武紧随其后,带领六大神兵呼啸而来,一股史无前例的浩然正气如洪荒一般席卷魔卒魔兽,魔界终于溃不成军。神,人两界再次恢复了盎然生机。

    轩辕剑为感激黄帝,亦敬其诚,于是钦定黄帝一脉为剑之传人,将轩辕剑永世流传,剑在一日,天下,便安宁一世。此次神魔之战,神兵亦是元气大伤,经轩辕剑之命纷纷落入人间,只有四大神兵维持完整,被麒麟含于口中,来到人间寻找传人,一面借人之阳气调养灵力,一面阻止魔界突袭人间。其余六件化为大量碎片流落到周边小国,含括日本,韩国等国家,在异国圣域的熏陶之下渐渐形成了新的神种。为了培养圣域精英,公元300年轩辕剑传人创办了一所学校,名为达罗迦尼,其麾下有四大学院,西有风凌剑,东有木玥琴,南有火厉芒,北有霜天魄。学校从圣域开始招生,慢慢的,范围扩至人间,国籍,血统皆无限制。那些被学校选中的人,皆称之为:神使。

    被打入阿鼻地狱的蚩尤心有不甘,他召集地府冤魂重新成立魔界,吸收人间脏败秽气,与众妖为伍,同时动身寻找遗落的神兵,伺机复仇。魔兵也来到人间,认心怀不轨之人为主,指使他们行恶除善,恃强凌弱,最终将主人吞噬,沦为魔界一员。

    一万年之后的今天,蚩尤再次崛起,带领魔界大军重返圣域。轩辕剑第100代剑主轩辕正出阵迎战。他的身后是自己的爱徒,也就是新一代麒麟星神,林麒,以及四灵星神:白虎星神艾辰,青龙星神荣柱,玄武星神南雷,朱雀星神洛施。

    “轩辕正,你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了,怕是还没有赢我,就一命呜呼了吧?”蚩尤獠牙一现,手上的引魂之枪光霓妖冶,似乎面对的是一个即将杀戮的罗刹血场,敌将的血液将是他最好的滋养。

    轩辕正云淡风轻地看着他,那样一种眼神如此令人讨厌,仿佛在他面前蚩尤尚不及一捧尘埃。

    “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被打败?”他温和地说道,那神情像是在和老友谈天,“你的心,注定了你的魔兵不会服从于你。在你眼里,它们不过是你仇恨的砝码罢了。”

    “少贫嘴!它们跟随我这么多年,我还不熟悉它们的法力?还比不过你手中那一块破铜烂铁?”蚩尤怒了,身后的恶兽蠢蠢欲动。

    “你从来没有将它们视作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它们是你复仇的工具,你不曾领会过它们的世界,自然,它们无法将心交给你。”轩辕正笑道,“这就是你为什么做不到魔剑合一。”

    “少废话!“蚩尤额前黑光大盛,第三只眼睛正如挣扎的猛兽一般破皮而出。一个诡异扭曲的图腾明灭闪现,“给我杀!”撕裂的吼声是那冲锋的号角,魔卒大军黑压压的一片冲向圣域。轩辕正眼中寒光一现,须发飘扬。

    “成此一战,败此一战,我神剑和你魔剑同归于尽!”

    “逆旋双极!”轩辕剑爆出一束强光直达苍天,无数气流随之辐射开来,金色的旋风自足下腾起,长袍飞舞,五彩光霓幻化成一波波的光浪以汹涌澎湃之势倒向魔族,轩辕正的四周顿时成了一片由光组成的海洋,许多魔卒们顿时化为飞灰。四灵神兽大发神威,白虎突啸风雷巨变,青龙狂舞幻影重重,玄武凝眉千里寒冰,朱雀一鸣万里火海,白,青,蓝,红四束光芒随着林麒的麟帝剑剑气横切而威力加倍,林麒的眉宇间有着与他导师相似的镇定,对于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而言简直不可想象。他仿佛如老僧入定,剑便是他的眼。他运剑如风,手法丝毫不拖泥带水,看似是简简单单的信手出招,却是一个死角都没留,每一阵剑气都带着斩切的意志,金光虽不如轩辕正那样璀璨,但威力依旧惊人。

    魔族人也非等闲之辈,饕餮朝天怒吼,那云流似乎被扯了一块下来,一条乌龙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气势汹汹地扑向神使们,所经之处人人断血封喉,死状极其可怖,蚩尤的引魂之枪怨气四漫,黑滚滚的如那化不开的墨水,腐臭,恶心,它静悄悄地飘过来,许多法力不高的神使不慎吸入,一个个倒在地上抽搐,手指扒拉着喉咙,痛苦万分地惨叫声不绝于耳,一部分人已黑化成魔卒,六亲不认,更多人不愿背叛神界,挥剑自刎,尸体被身体中窜出来的冥腐藤酸蚀成一滩尸水,可谓死无葬身之地。

    “天启七星·狂驱!”麟帝剑金光灿烂,林麒的身体突然放出纯金色的本体之光,猛烈的阳气像炸弹似的爆了出来,饕餮重伤倒地,轩辕剑受阳气所助,势如破竹,剑气排山倒海,如一个看不见的碾盘将魔卒迫的无可逃遁。就在神使们以为即将以胜利告终时。。。

    “啪。。。”一声清响,震得神使们一愣,轩辕正和林麒心下一凉。

    轩辕剑碎成斑驳裂片,剑柄还在地上颤抖不止。

    “为什么。。。驾驭不了它?”轩辕正凝眉道,“看来是时间到了。”

    蚩尤捂着胸口,汩汩鲜血从被轩辕剑碎片重创的伤口流出,穷奇担忧地想为他治疗,却被他一胳膊甩开。

    “今朝阻我称王之人,来日汝必以血偿还!”蚩尤那一双狠戾的红眼睛死死盯着神使们,像极了一头受伤的狮子,在场的人们背心一寒,“挡我路者,杀无赦!”一声霹雳炸雷之后,魔卒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神魔两界都精疲力尽,这一场千古之战以两败俱伤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