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去何从

    更新时间:2017-05-21 11:21:54本章字数:3085字

    一个十四五岁的黑袍少年从轰塌的别墅里飞奔而出,怀中抱着一个婴儿。他虽然有些气喘吁吁但面色平静依旧。胳膊上有着一道骇人的伤口,深可见骨。一头猛兽在悬崖旁等待着他,他有一身蓝黑色的及地长毛,面庞像豹子,身躯与老虎有得一拼,但那双眼睛却能隐约看出几分人样。

    “咳。。。”少年胸口剧烈地痛了起来,咳出几口血丝,猛兽担心地看着他。

    “没事的,我们快走吧……”他摇摇头,手一撑跃到猛兽那厚实的背上。在那猛兽腾空而起之际,他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已经被烧焦的房屋。

    “可怜的孩子。”他皱眉叹息道,看了看怀中的婴儿,她似乎没受什么影响,睡的正香甜。

    这一人一兽穿行在夜空中,脚下,是一片喜气洋洋的乐土,所有人都在互相庆祝神魔大战的胜利。可他此时没有一丝快意,相对于这场胜利,他和导师更担心这个女孩的命运。猛兽足尖往云脚一点,接着冲入了一团迷雾之中。少年脖子上的灵珠闪闪发光,自动变出了一层简易结界阻隔了水汽。

    不久,猛兽从迷雾中冲了出来,低空穿行在一条安静的街道上。两旁的林荫树间隔毫厘不差,高大笔挺的像是中世纪的骑士护卫兵。四周的高端城区提醒着人们这是上海市长宁区的一条大名鼎鼎的富人街:黄金城道。

    “侏儒们真会搞花样,不明白这只粉色的巨型甲壳虫是干嘛用的,”那猛兽调侃道,“他们只要张开双手,从那个金什么大厦跳下来就会飞。”他用嘴努了努一辆停靠着的粉色宾利,“反正都是甲壳虫,安个飞行术就没有什么不同了,花那么大价钱买这种东西来炫耀,值吗?”林麒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一对可爱的小酒窝使他原本就稚气的脸显得更像是一个学生而不是在这里执行任务的神使。

    他们来到一个僻静处,猛兽摇身一变,一个身高两米有余,粗壮结实的威猛汉子出现了。那个少年的个子也将近一米八五,但和身旁的人一比简直成了小矮人。

    “你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汉子说道,将随身携带的兽血清掏了出来,拔开瓶塞子倒出了一坨……

    “谢谢老师,我自己来吧。”少年将血清取过来,慢慢地往伤口上倒了一滴。那道可怕的伤口上冒出了一股绿烟

    “看来我不得不回校参加毕业典礼了。”他苦笑着说道。

    “放心,晚一天走不会使你的留美保送名额泡汤。”汉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时,少年脖子上的灵珠闪烁起来,一道流光从珠子里面飞出,与一个看不见的人连结起来。随后,一个身穿金袍的神使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他面貌庄严,须发花白却精神矍铄,正从体育公园的另一端走过来。

    “导师。”

    “校长。”

    “林麒,胡杨。”三人互相打了一个招呼。

    “怎么样?吕教授身体还好吗?”那个叫胡杨的汉子关切地问道。

    “她很好,目前在常青藤中心调养。”轩辕正宽慰地点点头,接过了林麒手中的婴儿。

    “她…”林麒低着头,“就是那个唯一幸存的孩子,艾靖。”

    “父母为了对抗蚩尤双双牺牲。”汉子难过的泪花闪闪,“怎么说也得追加一个烈士家属的称号……”

    轩辕正凝眉注视着那个婴儿,嘴里念念有词,用灵珠在空中划着复杂的图案,看上去有点像一个六芒星。

    “以血作为奉献的高尚,刻入灵魂,永存于心……”他低声说道,“属于勇士的付出,不求名利的心灵,为了信仰义无反顾……你们的勇气和精神……将会……”他突然放大声音,吐字斩钉截铁:“永不消逝!”灵珠里放出无数金色的星芒,包围了那个婴儿,接着,一个旋风一样的印记明暗不定地闪现在她的额头上。三人庄严肃穆地看着这个酣睡的婴儿,这小家伙在婴儿被里翻了一个身子。

    “这是一种秘术,叫做千影归一”轩辕正揩了楷眼睛,“从今以后,她父母的影子将永驻于她的体内,她会传承她父母骨子里的正义与无畏,那正是她父母的强者心灵。”

    “可是,导师,你为什么要把她寄养在非神使家庭里?更何况......“林麒皱了皱眉头,忍着没抱怨”他们不会善待艾靖的。“

    见轩辕正没有说话,林麒慢慢地说道:”其实你可以......“

    轩辕正看了林麒一眼,那眼神像X光一样,林麒感觉自己再一次被导师看透了。

    “失去了的东西永远无法被取而代之,”轩辕正回过头去,“所以最好的方法是放任她自由生长,如果形状越扭曲,那么终有一天她的弹性也会更强。”林麒默默地低下头。

    “我觉得校长说的有道理。”胡杨赞同地说道。

    “谢谢你,胡杨。”轩辕正从袍子里掏出灵珠。

    “风神令!“灵珠里缓缓流动着的琥珀色液体突然沸腾起来,林麒修长的手指里生出蒸汽一般亮闪闪的银色薄雾,渐渐变成了一股小型旋风,当那拳头合拢的一瞬间,一声穿透力极强的咆哮从极远的地方传来,也许是天外。一时间狂风大作,原本就即将下雨的夜幕里依旧能看出突变的黑云。有一头巨兽踏着沉重的步伐,正破风而来,那脚步声顺着空气传入三人的耳中,仿佛四面八方都是那巨兽的影子。随着第一滴雨水,天空像是被撕开了一层皮,夏夜的滂沱大雨肆意冲刷这一片燠热干裂的土地,闪电的白光把三人的脸照得苍白无比。雨帘中,一头强健而壮硕的白虎走了出来,身上的肌肉堪比世界上最强壮的健美选手,没有多余的一丝赘肉,纹理黑白分明,目光如炬,腋下生翼,周身笼罩着一层强烈的荧光。此刻它一路小跑,目露谦卑,水塘里的积水被它踩得呱叽乱响。

    “风神白虎,参见轩辕圣主,参见麒麟。”它声音低哑地说道,也向胡杨微微一屈前肢,两人友好地打了一个招呼。

    “不必如此谦恭,快站起来吧。”轩,林二人说,白虎站了起来。

    “请问...那位新主人...“白虎看见了被林麒抱着的婴儿。

    “是的,你的新一位主人,艾靖。”林麒说道。白虎爱抚地蹭了蹭婴儿的脸颊,艾靖在睡梦中打了一个喷嚏。林麒莞尔一笑。

    “她传承了他父母的强者心灵,今后...她会是你的归宿。”轩辕正说道,“我希望你……能在她入学之前……最大限度地保证她的平安。”白虎郑重地点了点头。胡杨突然哭号了一声,大颗大颗的眼泪滴在艾靖的婴儿被上,林麒难过地抿着嘴角。

    过了一会,当大家的情绪平静下来之后,三人一兽继续前进。凌晨三点的黄金城道非常安静,人迹罕至,即便如此,轩辕正还是用了屏蔽魔咒来隐藏他们,毕竟,他们不确定四周有没有神出鬼没的侏儒城管,也许还没等他们解释为什么要抢劫动物园把一级保护动物孟加拉白虎放在大街上面溜达就有三千警察坐等他们了,这样事情就麻烦了许多,意味着他们将不得不多用几个失忆术来解决这件事,而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完成呢。

    他们来到古北别墅区的一栋别墅前,门前栓着的一条凶狠的黑背开始对着他们狂吠。

    “梦境无边!”林麒的灵珠闪出一阵令人晕眩的迷光,狗狗倒头便睡

    轩辕正拿出一支朴素的钢笔,刷刷写下几行漂亮的花体字,将信纸折好,放入了一个米黄色的信封,贴上了一个镶着四把兵器似的封条。

    “凌风诀,飓怒结界..."林麒的一只手悬在白虎的头顶,也就是那一个有着王字型图腾的标记上方,一个小型风系结界慢慢地延伸开来,包围了林麒和白虎。

    “风神白虎,在轩辕剑主,麒麟圣从,万兽之相的见证之下,汝须宣誓,无论汝之宿主贫贱,腾达,仍旧万年如一日,肝胆相照?”

    “无论白虎宿主贫贱,腾达,吾将万年如一日,肝胆相照。“

    “汝须宣誓,若有朝一日宿主走火入魔,汝必倾尽全力阻止其生灵涂炭。”

    “若有朝一日宿主走火入魔,吾必倾尽全力阻止其生灵涂炭。”

    “汝须宣誓,为圣域之安宁,必须之时,大义灭亲。”

    “为圣域之安宁,必须之时,大义灭亲。”

    “若有违誓,将罚以堕神之罪。”

    “若有违誓,将罚以堕神之罪。”

    一个银色的漩涡标记摇曳着出现在王字型的中央,与艾靖右眼皮上的标记一模一样。白虎一俯身,纵入艾靖的体内。艾靖不安地扭动起来,林麒轻轻地将她放到别墅旁的椅子上。三人肃穆地转身离去。

    “十年之后再见!”胡杨忧郁地说道。

    艾靖依旧熟睡着,对身旁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她的小手搭着那一封信,她不知道明天这封信面临的命运就是被柴花舅母暴怒地撕毁,而自己的下场会比这封信来的还要糟糕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