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山村·少年

    更新时间:2017-05-21 12:12:15本章字数:3166字

    斜阳残照,小树林染着一片血红,秋风瑟瑟吹,树叶刷刷作响,一个身材消瘦却又隐隐有着些许的肌肉的大汉宛如身后有百万匹饿狼在追赶一样,双目圆瞪,用尽了吃奶的劲,大步向前跑去,身上背着一个小包裹,鼓鼓囊囊的,不知里面装的些什么。

    “妈的,老子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坡地都有个武林中人,天要绝我!”大汉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怒骂道。

    大汉只是一个窃贼,还是一伙流寇之中的一员,不过因为一些规矩,只谋财不害命,这一次他和他的几个同伙来到了一个小山沟里面的村子,看准了村子之中唯一的一个旅馆,旅馆只有一个老板娘还有她的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孩子,其他来来往往的人都只是过客,长久积累下来,这旅店的老板娘还算是有几分钱财。

    行窃都是临时起意,而且那个旅店也没有什么长得像能打的人,老板娘?她要是有武功在身她还开什么旅店呢?那个十五岁的少年?老板娘都没有武功,少年哪里来的武功?

    结果少年还真有武功。

    大汉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他天生腿力就要比别人好上一些,因此他在团队中担任行窃的,方便时候跑路,结果这次可好,刚刚得手就被人发现追上来了。

    只见身后那少年要比大汉矮一个头,面色略微稚嫩,齐肩长发乌黑,在风中飘扬,一袭青衫下,身形有些显得瘦小,却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一双手如同白玉,腰间别着一个古朴的剑鞘,手上提着一柄二指宽的细剑,剑身迎着斜阳熠熠生辉。

    少年的眼神冷如水,利如鹰,一往无前的瞪着大汉,脚下丝毫不停歇,朱唇微闭,身体如同飞箭一般冲向大汉,然而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始终保持着一致,让大汉心中忐忑不已,确是不知道少年打的什么心思。

    按照常理来判断,这个年龄的少年就算有着内力修为,顶多不入流,然而就算是不入流的内力修为也可以碾压他,大汉心中不安之感越发的强烈,却似乎又看到了生路所在。

    “对,就算是武林中人,他年龄这么小,实力肯定也不会太高,我的几个同伴就在前方不远处了,只要我赶过去,我还是有活路的!”大汉眼神中显露出一丝丝的疯狂。

    虽然说如果真的和少年打起来,保不齐自己的同伴甚至是自己会死在少年的手上,但是事关自己的性命,也顾不上考虑自己同伴的性命了,他现在想的只是和自己的几个同伴一起制服这个少年。

    然而他却不知道少年早已经看穿了他的想法,此时少年之所以不出招,就是想要将此人和他的同伴一网打尽而已。

    至于人太多打不过?少年对于自己的武功很有自信,虽然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根本拿不出台面,但是欺负欺负普通人还是够了,少年相信这大汉就算是有埋伏,人也肯定不会多到他打不过的地步。

    “快了,快了!”大汉几乎激动地泪流满面,小树林即将到了尽头,尽头处有一座孤庙,孤庙里面就是自己的同伙,在大汉眼里,和自己的同伙在一起是最安全的。

    树木越发的稀稀拉拉,眼瞅着最后一棵树从身后略过,大汉的心脏蹦蹦直跳,脚下又加快了速度,当孤庙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自己几乎喊出了声音来。

    “喂,老刘,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啊?”就在这时,孤庙中走出来一个汉子,这汉子面目方正,浑身肌肉勃发,看起来就像是很能打的样子,看到老刘在疯狂的跑过来,顿时吓了一跳,还当是盗窃被发觉,被一整个村子的人追杀,却发现老刘身后根本没有大批的人。

    “老武!救我!有——!”大汉老刘眼神中顿发出希望之光,右手伸出去,似乎很希望得到老武的帮助,然而就在这时,老刘突然飞了出去。

    不,并不是飞了出去,而是被人一脚踹飞,老武眼眶都要瞪裂了,他分明的看到,老刘身后一名面目清秀的少年身影宛如鬼魅一般冲了出来,飞起一脚便踹在了老刘的腰上,老刘本身就已经跑的十分快了,再加上这一脚,自己当然就保持不了平衡,口中嚎叫着,整个人飞了十多仗之后便宛如狗啃泥一般摔在地下,两眼一翻白,便不省人事了。

    “老刘!”老武咬紧了牙,他也看出来了,这少年绝对是个武林人士,不知道实力如何,但仅从少年一脚踹飞老刘来看,此人绝对不会是那种一两个普通人就能解决的。

    “老齐!老白!赶紧出来,大事不妙了!”老武也顾不上倒在地下生死不知的老刘了,而是转头冲进了庙里,庙中两个大汉斜倚在墙上,不知在聊些什么,听得老武的声音顿时警觉起来,各抄起手旁的棍子,心中紧张兮兮的看着庙门。

    庙,是山神庙,而且已经年久失修了,几人也没对山神有什么敬意,因此也就没有什么规矩。

    老武冲进了庙门之中,由于太急了,甚至被门槛绊了一跤,咕噜了两圈才站起来,口中向着两人喊道:“外面!外面老刘惹麻烦了,被一个武林中人追过来了!”

    听得此话,老齐老白顿时心里一凉,他们只是普通人,长久以来的心理影响下,他们都认为自己断然不可能是武林中人的对手。

    老武狠了狠心,又说道:“这个庙是个死胡同,咱们跑是跑不了了,不如跟他拼命,那武林中人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五六岁,肯定还没厉害到那种程度,拼一拼还会有活路的。”

    同时,老武也跑到了老齐和老白的身边,也顺手捡起了一根棍子,一脸恐惧的看向了门口。

    老齐和老白对视一眼,咬了咬牙,老武说的在理,只有以命相搏才有活命的机会,现如今已经没人还能想起倒在门口的老刘了。

    再看少年,少年见到老武跑进了庙中,嘴角顿时露出丝丝冷笑,在他眼里,这人几乎就是自寻死路了,他可并不仅仅只是他们想象的那种实力不太高的武林人士。

    虽然在整个武林中,他的确属于不值一提的实力,但细数数,他也是矮个里的将军,而不是几人认为的矮个中的侏儒。

    既然三人都在庙中,已经没有退路了,那么再火急火燎的跑也就没有意义了,少年眉目英气逼人,看着不远处的庙门,双手背在后面,右手仍然提着那把剑。

    一步一步的,少年的脚步踏在了门口,庙中的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睛死死的顶着庙门口。

    终于,少年走进了庙中,眼神冷冷的看着庙中的三人。

    “上!”老武怕极了,高喊了一声壮了壮胆子,手中的棍子高高的举起来,眼中发出狠意,大步迈开,便要一棍子砸向少年的脑袋。

    老齐和老白听到老武的喊声,也都咬了咬牙,再不拼就死定了,也都同样把手中棍子举起,宛如疯狗一样交换着冲向少年。

    少年见状,眉头微皱,口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在他眼中,这三个家伙的破绽太多了,只消三剑,这三个人就死定了。

    猛然间,少年眼神中闪过一丝历光,脚下一搓,整个身子便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姿势闪过了三人的攻击,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少年的剑柄分别砸在了三个人的后脑勺上。

    “完了……”老武眼前一黑,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庙里山神的神像怒目圆瞪着,仿佛是在愤怒,又仿佛是在咆哮。三个人的身体歪歪扭扭的倒在山神像附近,只有不断起伏着的胸脯还能证明他们活着。

    少年再叹一口气,他并不愿意杀人,他追过来的目的也仅仅只是想要给这些窃贼一个教训,因此无论是老武,老刘还是老齐老白,他并没有下杀手,最多让他们昏迷一天。

    少年摇了摇头,反手将剑插在了腰间的剑鞘里面,又反身出庙,将倒在外面的老刘拖进了庙里面,并顺手解下了老刘身上的包袱,那包袱里面装的正是从他家旅店里面盗窃出来的钱财,此外还有一张写满字的丝绸。

    将那张丝绸装在了自己衣服的暗包里面,又把包袱系上,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丁阳老大,我来助你!”同时,一个约莫和少年差不多大,身体却要比少年壮实不少的人冲了进来,手中同样握着一把剑,却是木头做的,眼神中燃烧着丝丝的火热,似乎是对于战斗的渴望。

    少年正是来人口中的丁阳,丁阳无奈的笑了笑:“赵二,你来的也太慢了吧,我这里战斗都已经解决了。”

    赵二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被丁阳丢在地下的四个人,挠了挠后脑勺,有点尴尬的开口道:“丁阳老大,下次有这种事情能不能给我留俩人?”

    丁阳耸了耸肩,开口道:“尽量吧,不过真正的战斗可不会等谁的。”

    “是是是,丁阳老大说得对,不过我身法毕竟赶不上你啊。”赵二笑了笑,开口道。

    丁阳眼神中闪过丝丝笑意,突然走到赵二身旁,拍着赵二的肩膀,说道:“那这样好了,为了锻炼你的身法,你帮我把这一兜子的东西扛回去好了。”

    赵二的脸色顿时变成了茄子色,一脸懵逼的说道:“不会吧,又拿我当苦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