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阉了

    更新时间:2017-06-06 13:15:43本章字数:3068字

    次日黎明,鸡叫声中,商队众人都醒来了。

    丁阴从床上站起来,望着远方,口中吐出一口浊气。

    陈庄,就在那个方向。

    丁阴的思绪不禁回到了到达小村子之前的时候,井天鹏和李有容望着前方的小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我们下一个目的地就是陈庄,陈庄设有我们商人联盟的分部。但是现在天色太晚了,我们就在前面这个村子里面歇歇脚,明天再去陈庄吧。”

    不一会儿,商队的人马拖成了一条长龙,再次出发了。

    丁阴压在队尾,井天鹏和李有容在最前方带队,而杨成在商队中间来回巡逻,时刻保持警惕。

    就在丁阴要跟上队伍的时候,毛芝从旅馆里走了出来,看了看丁阴,却欲言又止,丁阴明白她的意思,就是想要提醒自己一定要救出陆良。

    丁阴冲着他点了点头,随后骑着马头也不回地走了。

    不过那么一个时辰的时间,一行人便走到了陈庄之外。

    不得不说昨日毛芝说的话太不准了,哪里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分明就是一步一岗两步一哨。

    查的丁阴他们都无语了,不过好在那些卫兵都比较严格,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不过卫兵们查岗的速度还是蛮快的,尤其是越到后头就越只查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

    本来只要一个时辰就可以到达陈庄,结果被这些卫兵来回检查之下居然硬生生的耗去了他们一上午的时间。

    “真晦气!”井天鹏抱怨道。

    “哎,也不知道这陈庄的庄主在搞什么,查什么查啊,他到了八辈子霉了,缺德的东西。”李有容在那里破口大骂起来。

    丁阴摇了摇头,说道:“天知道啊,这庄主的事物谁也搞不准。”实际上丁阴知道实情,但是他就不告诉商队这些人,准备自己单独行动。

    到了庄上,丁阴随众人吃过午饭,推脱说:“小子并不知道如何经商,下面的时间我就不跟着你们行动了,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再去旅店和你们会合。”

    井天鹏点了点头,说道:“那丁少侠你需不需要点铜币?”

    丁阴摇了摇头,推辞:“多谢井大哥了,小子手里还是有一些钱的,足够在下的花销了。”

    井天鹏露出笑容,说:“那怎么好意思,我手里还有那么十几个铜币,少侠你就收下吧。”说罢,抓过丁阴的手就要强行往手里面塞。

    岂不料丁阴轻轻一运花魔无影步,身影便消失了。

    井天鹏叹了口气,随即开始指挥众人行车前往商人联盟,准备在陈庄进行交易的事宜。

    丁阴此时正站在街边的一个角落里,和丁阳说着话。

    丁阳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是先去教训那个陈翔还是先去找陆良?”

    丁阴思索了一下,说道:“这两者相比之下,显然是找到陈翔的难度小,但陈翔本身是四流高手,若不把他杀死他就会迁怒陆良,而这陈翔却不能杀,他爹本身就是有着身份的人,如果我们杀了陈翔,他爹回来一定会搜集线索,然后全朝通报通缉,而毛芝和旅店老板都看到了我们的脸,总不能把他们也都杀了吧。退一步说,我们可以让陆良和毛芝逃走,但是旅店老板呢?”

    “那我们先去救陆良?”丁阳问道。

    “没错,先把陆良被关在哪里打听出来,随后处理好了陆良和毛芝再去给陈翔一个教训,但是这教训不能太严重,否则就危险了。”丁阴冷静的分析。

    丁阴又说道:“打听陆良在哪里,最好的方法只有一个。”

    “什么?”丁阳问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找陆良被关在哪里,就去问关他的人不就好了?”丁阴邪笑一声,说道。

    丁阳吃了一惊:“难道你要杀上庄主府吗?”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这回的庄主可是有身份的,要是我们敢杀一个人吗,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随便绑两个人拷问一下就好了。”丁阴说道。

    随后,丁阴身形一阵发虚,原来是又一次运起了花魔无影步。

    离得稍微远了些,丁阴停下脚步,打算向行人问路。

    他是不知道庄主府在哪里的,刚刚的移动仅仅只是谨慎起见。

    也懒得撤销自己运行的内力,拦下一个大妈,很礼貌的说道:“大娘你好,请问您知不知道庄主府在什么地方?”

    大妈一脸诧异,说道:“小伙子你去庄主府干什么?庄主府的话顺着这条路走左拐就到了。”

    丁阴点了点头,说道:“谢了。”随后抬腿就消失了 。

    结果大妈一脸煞白,尖叫道:“妈呀!大白天的闹鬼了啊!活人站太阳底下就消失了啊!”

    随后又喃喃自语道:“不对,他不是活人,刚才站在太阳底下没有影子。”随后一头涨到过去。

    其实所谓的没有影子,也都是花魔无影步搞得,没有影子是花魔无影步的附加效果,但是实际上除了装鬼吓唬人以外也没什么用。

    这些丁阴都不知道,他已经赶到城主府外面。

    这个城主府类似于一间四合院,但是要远比四合院大多了,似乎是因为派了很多卫兵去到处巡逻的原因,院子里面守卫有点空虚,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

    而且他们也反了和葛云一样的错误,那就是认为不会有人进攻庄主府,于是守备格外松懈。

    丁阴见状,轻笑一声,说道:“丁阳,借用一下你的疾风掠影。”

    丁阳应了一声,然后拿过身体的控制权,内力默默地运转,然后整个人就消失在了疾风之中。

    门口站岗的两个护卫只感觉有一阵风刮过,丝毫没有意识到丁阳进了庄主府,依然自顾自的聊天。

    丁阴并不会疾风掠影,于是只能缩在意识之中,指挥着丁阳。

    丁阳施展着疾风掠影,在庄主府中走来走去,不多时便一眼看到了陈翔。

    为什么说刚刚看到这人就能肯定此人是陈翔呢?因为肥猪这个词用来描绘他实在是太形象了。

    两条大腿把裤子撑得紧绷绷得,略一看之下,这人一条大腿能赶上自己两条粗。

    一身肥肉,衣服都盖不住他的大肚囊子,白花花的肉肆无忌惮的漏在外面,两条粗大的手抱着那一大块肉,手背胳膊上尽是一些毛。

    最后看脸,一个巨大的朝天鼻挂在脸上,两只小眼睛咪咪着,似乎睁不开一样,一双大嘴咧到后脑勺,嘴角似乎还有一点口水,尤其是耳朵,又大又圆,在疾风掠影刮起的风下,那一对耳朵还在煽动似得。

    要是大晋有人著一本《西游记》,那毛芝就不会喊这陈翔是猪了,而是直接喊他猪八戒。

    丁阴喃喃道:“我可知道为啥毛芝死活也不愿意嫁给他了,就看他这样我都想吐。”

    此时陈翔正在对一个下人大喊大叫,那下人也不知犯了什么错误,惹得陈翔如此动怒。

    一通打骂之下,末了陈翔似乎喊累了,说道:“你快滚,今天开始,你给那个叫陆良的小子送饭!”

    丁阴耳朵很厉,这一句听的清清楚,当即告诉丁阳:“等一下,这人落单了你就去把他抓起来,拷问出陆良在哪里。”

    “不怕打草惊蛇吗?”丁阳反问道,“要不跟踪他,等到晚饭的时候跟着他过去不就好了?”

    丁阴淡淡的说道:“先不说别的,你的内力足够咱们潜伏到晚饭时间吗?”

    丁阳尴尬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很快,那个下人面对着脖子上的剑干脆利落的什么都交代了,最后脑袋一歪,吓晕过去了。

    这倒省着再把他打晕。

    根据那个下人交代的地点,丁阳很快就找到了陆良所在的地方。

    那是一间密室,要从花园中的一处座椅那里开一个机关才能进得去,不知陆良何德何能值得被如此对待。

    密室十分昏暗,即使有两盏长明灯也无济于事,一点点黄晕中仅能看出陆良惆怅的脸。

    那表情中除了伤心,还有巨大的痛苦。

    听到密室的门咔擦咔擦的打开,陆良怒目而视密室的门口,破口大骂道:“肥猪,你无论怎么折磨我都没用,我不知道毛芝会去哪里!”

    但是随即看见来人并不是陈翔,冷哼一声,说道:“换套路了?”

    丁阴见状,知道陆良误会了,很尴尬的说道:“陆良,你误会了,我不是那头肥猪的人,我是受毛芝委托来救你的。”

    陆良冷哼一声:“你要怎么证明你是毛芝让你来的?”

    丁阴想了想,说道:“这……我还真没办法证明。这样吧,我告诉你毛芝现在在哪里,然后我把你救出来找她怎么样?”

    陆良沉默了一会儿,说:“不,我不能跟你走。”

    “为啥?”丁阴不敢置信的问道,明明有这么一个大好时机可以脱离,为什么会不走呢?

    陆良一脸难为情的说:“不行,我没脸回去见毛芝了。”

    丁阴还以为他是羞于没有亲手救下毛芝,于是开口说道:“没事的,毛芝会原谅你的。”

    “可是……我……被那头肥猪给……阉了。”陆良双手捂住下半身,表情抽搐,眼角泛起了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