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以牙还牙

    更新时间:2017-06-07 13:16:21本章字数:3025字

    “什么?”丁阴被陈翔这狠毒的家伙吓了一跳,纵使他自己就是负面人格,他也自认为干不出这等狠毒的事情。你抢老婆就强老婆就算了,你阉什么人啊?

    看陆良这一脸伤感,一点也不像是假的。

    丁阴沉默了,随后伸出自己的右手,拍了拍陆良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你的仇我会帮你报的。”

    而丁阳也表现出一阵阵愤怒的情绪,问道:“丁阴,你准备要怎么处置那头肥猪?直接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丁阳的确愤怒了,此前他一直都直接叫陈翔本名,而这回他也是一声肥猪叫了出来。

    丁阴冷笑一声,说道:“你可知一句话,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他敢阉了陆良,老子就敢阉了他!”

    陆良咧嘴笑了笑,说道:“其实不用的,我怎么样无所谓,只要毛芝能够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就可以了。”

    丁阴听到这话,目光不禁深邃了,拿下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小口,欲言又止。

    他想起了苍阑珊。

    想了一下,笑着说:“你就不要说了,你家娘子还在翘首盼望你回去呢。我想,她也是不会介意这些的。”

    陆良脸红了一下,由于被阉的原因,他本来的脸色是泛白的,现在一下,似乎又有了活力,说道:“瞎说什么啊,我们还没成亲呢。”

    丁阴哈哈一笑,抱拳说道:“陆兄,你就放心吧,你的仇我一定会报,你呀,回去之后就和毛芝成了亲吧。”言下之意就是说,毛芝这件事他也会给一并解决。

    随即,花魔无影步一运,丁阴便消失在了原地,而后,为了防止守卫发现,花园中的布置便被他恢复了原样。

    秘密的潜入了庄主府中少庄主陈翔的起居室,丝毫不掩盖身形得在陈翔的床边上站住了脚。

    陈翔此时还没有回来,然而丁阴老早就在毛芝那里打听到了陈翔有着午睡的习惯,此时距离陈翔午睡不过一盏茶的时间。

    丁阴想了一下,陈翔的床是镂空的,很轻松就趴在了床底下,静静地等着陈翔回到房间中。

    很快,丁阴就听到了一阵砰砰的走路声,一听就是陈翔那个肥猪在往回走,而且还有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你们几个吃干饭的,都是干什么吃的,区区一个陆良,逼问了这么长时间都问不出来,要不是我特地将他关到困高手的密室里,你们是不是都会让他跑了!”

    被骂的那个人大气不敢出一声,只能一个劲的嗯着。

    只听一声沉重的关门声响起,骂骂咧咧的声音停止了,陈翔长吁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卧槽!”丁阴暗骂一声,他本来计划的是等到陈翔躺到床上,自己脱了衣服再出来,一剑剥夺了他造人的能力。

    结果,他领略到了陈翔体重的沉重性。

    他本来还以为这个镂空的床只是为了美观,原来还有承担重压这么一个作用,陈翔一屁股坐上去,床的四条腿伤隐藏着的机关便开始运动,一番旋转之后床架子里面的四个大弹簧变漏了出来,起到承担重量的作用,这样陈翔的体重就不至于把床给压塌。

    实际上这张床还是陈翔的父亲陈航在陈翔压塌了好几张床之后才请的能人巧匠设计的,从那以后这张床就没有被压塌过。

    不过问题来了,床架子向下运动那是一般的情况,现在床底下还有一个丁阴呢。

    丁阴现在心中是万般无奈啊,他的身体被死死地压在床底下,虽然用一下力就能连着床带着肥猪一起掀翻,但这样的话就会引起一大堆人的注意,最终逃跑就会受到阻力,甚至自己的脸也会被人看到,到时候可就不妙了。

    无奈之下,丁阴只能乖乖的在床底下趴着,静静的等待床上的陈翔自己醒来,还好他一次午睡只会睡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就权当连定力了。

    漫长的一个时辰过去,陈翔伸了个懒腰,发出一声长吁,双眼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站了起来,跳到了地上。

    丁阴几乎都要泪流满面了,你个小畜生可算起来了,都要压死我了。

    期间丁阳几次表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要帮他掀床。

    由此可见,丁阳的定力并不怎么出色。

    感到身上的压力减轻,丁阴一个猛子就从床底下钻了出来,此时陈翔正在穿裤子,裤子刚刚提到了膝盖的地方,至于上半身,万全都是露着的。

    陈翔一脸错愕的看着丁阴,仿佛在说:“这小子是从哪里窜出来的?”惊讶的他都忘记了手上的动作。

    也就是说,陈翔就愣在了那里,大腿就在外面,仿佛就是在配合丁阴。

    丁阴嘿嘿一笑,说道:“你小子还挺配合,知道我想阉了你,连裤子都不穿。”

    陈翔面色一变,伸手就准备提裤子,却不料晚了。

    虽然他的确是一个四流高手,但是却是一温室里的花骨朵,根本经不起风雨,平生几乎都没怎么动过手,动手也就欺负欺负没有武功傍身的平民。

    那里见到过这种情况,一剑就给他的命根子给骟了下去。

    陈翔不敢置信的低头看了看,巨大的痛感传到了脑子中,随后一张猪脸憋成了酱紫色,嗷唠一嗓子就叫了出来。

    丁阴捂住耳朵,嘿嘿笑一声,说道:“缺德的肥猪,爷走了!”

    陈航是陈庄的庄主,其真实身份是大晋火将军的偏将,有着二流的实力,而且近日就要突破了。

    火将军驻守边关防御外敌,刚刚获得一次大胜,于是给这些将士们放了一次例假,大批大批的将士都收拾好行李回家了。

    其中包括陈航。

    他刚刚回到庄里,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三年没有见一面的儿子。

    但是他回到庄里的时候,好死不死的陈翔正好午睡正酣,了解到这点之后陈航便决定让儿子先睡一会儿,所以坐在儿子寝室附近的一处客厅,坐在椅子上向下人询问最近庄里发生的事宜。

    当听到陈翔居然调动大批的守卫去搜寻一个女子之时,陈航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个混账东西,我把庄交给他管理可不是让他这么乱来的。”

    之后,下人又告诉陈航陈翔把抓来的男子阉了的事情,陈航冷哼一声,打手在桌上一拍,似乎发怒的说道:“这个淫虫,还学会阉人了,怎么不把他自己给阉了呢?”

    随后,陈航听到了一声巨大的下床声音,陈航对着下人嘿嘿一笑,说道:“你先不要告诉陈翔我回来的事,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下人吱了声,随后走到陈翔的起居室旁边,陈翔不喜欢别人服侍他起床。

    陈航就静静地坐在凳子上,然而,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起居室里传了出来,听那声音就是陈翔。

    陈航护子心切,也顾不得什么惊喜了,运起轻功便闪到了起居室之外,之后一脚踹开了起居室的门。

    只见门内站着两个人,一人较为消瘦,面目清秀,显然不是自己的儿子,而另一人衣服都没穿,满身的肥肉,裤子掉在地下,从大腿根部开始到脚全都是血。

    面目清秀之人自然是丁阴,他还没来得及逃跑,结果就看到起居室的门开了,正纳闷时那个下人有这么大的胆量一脚踹开门,却发现此人居然是个二流巅峰的高手。

    陈翔泪流满面,疼的。双手捂住月夸下,两条粗大的腿为了护住下面那根东西已经夹在了一起,但是为了保证身体的平衡,两条小腿弯成了一个可笑的X形。

    陈航见状,楞了一下,随即满心的怒火升起,人生经历丰富如他,哪里不知道自己的儿子遭到了什么待遇。

    用阴沉的声音问道:“你是哪路壮士,为何要对我的儿子做出这种事情?”

    虽然在问,但是身体已经冲了出去,他的武器就是一双肉掌。

    丁阴见状,心中已经明白这人就是庄主陈航,嘿嘿一笑,说道:“庄主大人啊,你有所不知,小的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您好啊。”身形也是窜了出去。

    二人的轻功水平居然相差不远,丁阴在前面死命的跑,后面的陈航就死命的追。

    陈航用力喊道:“不知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对我有利?”然而脚下的速度一点也不停歇。

    丁阴大笑道:“庄主大人,我帮你儿子斩断了那是非根,这样他以后就不会因为精虫上脑而做出什么后悔终生的事情了,比如说对大晋的皇太后做什么事情之类的,哈哈!”

    陈航一脸铁青,他都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之前乱说什么话啊,这下可好,一语成戳了吧,儿子的命根子真的让人给砍下去了。

    很快,二人便出了陈庄的范围,来到了陈庄外的一处荒野。

    丁阴渐渐地放慢了脚步,陈航见状,明白二人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其实丁阴心中也是有苦难言,你丫回来了你不早说一声,早说一声我不就换个地方阉你儿子了?

    不由分说下,一道凛冽的掌气便呼啸着拍向了丁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