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陈航庄主的实力

    更新时间:2017-06-08 13:16:40本章字数:3093字

    丁阴见到陈航出了手,隐藏在背后的剑也跟着就出了鞘,

    掌气扑面而来,丁阴见状抬起手中的剑,八方剑法的基础剑招便朝着那掌气招呼了过去。

    掌气对上剑很快便弥散在空气之中,值得一提的是,丁阴现在用的是那个掺着阴极真铁的剑。

    手中的剑散发着微微的红光,那陈航见状,从腰间取下一对精钢拳套,戴在了手上,也是发着红光。

    但二者的红光有着一些区别,丁阴手中的剑是血红色,而陈航手中的拳套却是火红的。

    丁阴据此猜测,陈航修炼的内功多数是带有火焰属性的内功。

    陈航面色凝重,说道:“我乃是火将军手下偏将,可不是你这黄毛小儿可对付的了的,给你一息的时间自裁,还可以死得痛快点。”

    丁阴冷哼一声,说道:“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你我皆是二流高手,你怎么就肯定你吃定我了?”

    陈航淡淡的说道:“既然你痴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我要为我儿子报仇,定档活捉你!”

    陈航狂,有着狂的底气,他是从火将军,习的一手火徳拳法,内功修为更是直接学了火将军的招牌内功火龙功,乃是和花神赋,花魔功等内功同一个层次的内功,早就不是常人了、

    不过细想想也对,没有金刚钻,谁敢去揽那瓷器活?能够当上火将军的偏将自然有着他的过人之处。

    尤其是陈航常年厮杀于战场之上,战斗经验早就积累深厚,在他眼中,丁阴不过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子,战斗经验绝对赶不上自己。

    这么一个在内功,经验方面都有着绝对的自信的人当然不会想到自己会失败。

    但是从战场上积累的经验告诉他,这一战最好速战速决,否则后患无穷。

    于是放弃了劝降,手中拳套火光大发,仿佛是拳套上燃起了熊熊的烈焰,衬托出陈航阴沉的脸色。

    不再虚发掌气,转而运起轻功要短兵相接。

    丁阴自然也不怕,手中的剑舞出了花,自打那次在极北之地饮下玄冰醉鬼酒突破之后便再也未动过手,想要试试自己到底有着几斤几两,于是也没有使用阴阳八方让丁阳出来掠阵。

    二人很快就打在了一起,百炼精钢铁做的拳套和搀着阴极真铁做的剑交叉在一起,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很快,两人分开,陈航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凝重,丁阴战斗经验的确少,但架不住丁阴临阵领悟着快,交着手的这一会儿,丁阴居然急速的进步,也能看出丁阴的战斗才情有多么好了。

    陈航脑门上流下一滴冷汗,想到:“不行,这么打下去吃亏的可能是我,我要先用奥义抢一个先手。”

    却不料,丁阴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做得比他还果断、

    只见丁阴的身影模糊了好一阵,原地出现了四个丁阴。

    陈航眼睛瞪圆了,这是什么情况,四打一啊?

    随即双手合十,大喊道:“火徳拳法奥义式——镇地火拳!”

    四个丁阴脚底下顿时冒出一圈火圈,随后一只大拳头腾空而起。

    四个丁阴之中有三个都被这一拳掀上了天,并且身上燃起了熊熊烈焰。

    还没有落地,居然给烧没了。

    运了花魔无影步躲开这一招的真的丁阴面色铁青。

    陈航哈哈一笑道:“我这招就是专门克这种纯用内力构建身体的武功奥义的,我的火焰可以以内力为燃料而烧起来啊。”

    丁阴叹了一口气,说道:“不动用真本事还拿不下你啊。”

    随后眼神死死地盯住陈航,右手上的剑搭在了左手上。

    陈航还以为丁阴要是用什么远程的招数,赶快做好了防御的姿势。

    却不料这一剑根本不是冲着他去的,剑将左手砍出了一个口子,一些鲜血从着伤口里面流了出来。

    陈航见状,楞了一下,哈哈大笑三声,说道:“小子,你现在想自杀也晚了。”

    却不料,丁阴冷冷的骂道:“自杀你个脑袋。”

    流出来的血液在半空中漂浮,细细分为二十一小团,然后被打散成了一阵雾气,最后凝结出了二十一把飞剑。

    说起来,这还是丁阴第一次用自己的血施展浴血九天这一大奥义,要用自己多少血自己根本就没底。还好流的并不多。

    手轻轻拂过被割开的口子,微微运了一下花魔功,这条口子便长了个七七八八。

    这还没完,只见丁阴的眼神更加锐利,轻喝一声:“八方剑法奥义式——兑卦——癫狂乱斩!”

    双手模糊了一下,便又长出三对胳膊似的,一共有着八条胳膊在外,除了一条拿的是本来雕有内印的剑外,每只手都拿着一把血剑。

    见此,陈航感到略微的惊讶,但也什么都没说。

    剩下的十四把血剑凌空杀向陈航,陈航也不躲闪,挥舞手掌就拍向那十四把血剑。

    血剑还是蛮坚硬的,并未如陈航所想那样碎掉,倒是陈航自己的掌套被划出了点痕迹。

    陈航爆退数十步,双掌向前续推,喝道:“火徳掌法奥义式——化骨火墙!”

    丁阴正欲向前冲锋,却见到眼前剁了一面火焰构成的墙壁,自己的十四把飞剑插在墙壁上居然当场化为了一滩的血水。

    陈航抹了一把虚汗,说道:“还好我今日要突破了,要不然还真对付不了你这招。”

    却见到癫狂化的丁阴手中提着八把剑一声怒吼冲到了他的身边。

    行云流水般的剑招击在了火墙上,似乎是阴极真铁的作用吧,火枪居然被越大越小,最后竟然熄灭了。

    如此一来,丁阴便直接面对这陈航本人,此时他手中已有四把血剑都被那火墙化为了鲜血,剩下三把血剑和一把铁剑。

    陈航冷哼一声:“雕虫小技。”

    “火徳拳法——烈火神拳!”

    只见陈航迅速挥拳,却并未打到些什么,仅仅只是打击在了空中,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便打出了一百多拳。

    丁阴距离陈航还不近,约莫还要跑一息的时间。

    紧接着,陈航大喊一声:“喝!”

    只见刚刚挥拳的地方居然出现了近一百多个拳影,燃烧着熊熊烈火,就好像丁阴的飞剑一样,化作飞拳打向丁阴。

    丁阴无计可施,运用内力再次形成四把剑,由那四个没有剑的手执掌。

    本来他是想要利用剩下的手来抱住陈航来着。

    陈航淡淡一笑:“你还得庆幸遇到的是我,要是火将军,这里就不会是一百多拳了,而是好几千拳。”

    丁阴听后并没有什么反应,仅仅只是挥剑和那些拳影做战。

    陈航叹了口气:“也罢,就由我来取了你这条性命吧。”

    刚运起轻功,却面色大变,因为他看到丁阴笑了。

    丁阴身处困境,他笑个啥?其中必定有诈。

    反正丁阴有着烈火神拳困着,稍微离远点判断一下,谨慎一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起风了。”陈航喃喃道。

    “嗯?不对,这风怎么这么大?”陈航突然脸色大变,抬头一看,一条龙卷风正在他头顶上盘旋。

    没错,正是丁阳的天地升龙,如今已经成为三流高手的丁阳,控制这天地升龙更容易了。

    之前丁阴是用阴阳八方的时候其实用了两次,要不然为什么说他的身影模糊了好一阵呢?

    因为他首先把丁阳分了出去,丁阳获得身体之后心领神会的就用了疾风掠影,在陈航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把自己隐藏在了风中。

    之后丁阴才用阴阳八方幻化出了三个自己。

    而丁阳离开丁阴便在不远处现出了身形,丁阴和陈航战斗的地方附近恰好有个小树林。

    于是丁阳就在那里开始使用天地升龙。

    而且由于实力的提高,天地升龙还有了一点变化,那就是丁阳对其理解更深,能够明白怎么舞剑才能使天地升龙的攻击力最大化。

    丁阴拖住陈航有那么半盏茶的功夫,在这段时间中,丁阳的剑舞的越来越快,终于形成一条栩栩如生的长龙。

    现在,这条长龙就在陈航的头顶上,龙身子卷着落叶,落叶与剑气相混合,便锋利如剑刃,丁阳亲眼看到数百片落叶在受到剑气的加持下硬生生将一棵树削成了木屑。

    长龙咆哮着张开巨口,将陈航活生生吞了下去。

    丁阴已经解除了癫狂乱斩的模式,擦着汗自言自语道:“这下子,就算这陈航是个铁人他也得死了。”

    结果,正在这时,令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那一条龙卷风居然自下而上烧着了。

    丁阳不知何时回到了身体里,他内里并没耗光,因此没有沉睡。

    以一种后怕的语气跟丁阴说道:“快跑,这人绝对不是我们能够力敌的。”

    然而完了。

    失去了丁阳的天地升龙此时已经被燃烧干净了。

    龙卷风散去,里面已经没有了陈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火炎巨人。

    该巨人身披火红色铠甲,似有岩浆在流动,手中握着一把火红色的长剑,面部阴沉,有着一头披肩长发。

    连着皮肤在内,都是火红色的。

    此时他的腹部传出一阵愤怒的吼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还敢暗算我,我就叫你尝尝我最新领悟的奥义技!火徳拳法奥义——火徳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