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古人墓地

    更新时间:2017-06-09 13:18:48本章字数:3066字

    丁阴见状大惊失色,赶快运起花魔无影步,一个闪身便逃跑了。

    别说逃跑没面子,比起面子,还是命更重要。

    却不料看着这火徳真身身体笨重,跑起来却如同运起了轻功一样,丁阴刚跑出没多久,身后便掀起一阵热浪,是火徳真身的掌击。

    丁阴感到背后有攻击袭来,迅速调转了方向。

    火徳真身这一掌没有拍中丁阴,反而重重的拍在了地下,发出一声闷响。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丁阴和火徳真身所在的地面居然塌了。

    塌出一个巨大的洞,深深的不知通向何处。

    但是丁阴和真身也不用去思考这个洞是会掉到那里,因为他们正处于这个大洞的中央,根本逃不出去。

    丁阴和火徳真身当然掉了下去,丁阴都傻了,而火徳真身也逐渐消融,露出里面同样傻了眼的陈航。

    在掉下去的过程中,丁阴敏锐地发现头顶上的光越来越小了,而洞口越来越深,似乎就要见底。

    丁阴看着上方的洞口,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脸恍然大悟的喊道:“这是上古时期的机关术!我们是掉进了机关术的洞穴里!”

    陈航冷哼一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就看那洞口在不断地缩小就知道。除了上古机关术,哪里会有什么邪了门的东西能做出这种东西。现在问题是这洞这么深,咱们掉到地面上都得摔死!”

    丁阴思索了一下,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对陈航喊道:“陈庄主,现在下面会出现什么谁也不知道,咱们先把命保住再说。赶紧把手递给我!”

    陈航听到了,现在已经接近洞底,连判断的时间都没有,根本没过脑子就把手递给了丁阴。

    反正怎么着都是个死,还不如赌一下丁阴不会出什么花招呢。

    丁阳抓住了陈航,右手中的剑顺势插在了身旁的岩壁上,顿时一股巨力从剑身上传来。

    剑死死的咬在岩壁上,划出一条深深的口子。

    终于,在剑的作用下,二人下滑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在距洞底不足一丈的地方停了下来。

    其实丁阴也在赌。

    丁阴已经看出来了,方才刚刚掉下去时,岩壁上分布着一些密密麻麻的小矿石,那矿石名为苹晶石,因为其酷似苹果的样貌而得名,后来人们摸索出它的真正用途之后取名为禁石。

    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接近矿石的人失去使用奥义的能力。

    所以刚刚火徳真身消散并不是陈航庄主的本意,而是被这禁石封印了。

    为什么说丁阴在赌呢?

    其一,丁阴并不知道禁石的影响范围有多大,说书人曾说过,这种禁石不可隔离如一些金属泥土之类的东西,只能裸露在空气里才能起到作用,但这作用距离是多远?能不能延伸到这底部?

    万一不行的话他可就惨了,天知道陈航会不会下一秒就把火徳真身给用出来,不用还好,用了自己就彻底万劫不复了。

    其二,丁阴并不知道洞底下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如果没什么那还好,但是如果地下有机关的话,那就只能说自己生死掌控在老天爷手里了。

    而陈航也感到十分庆幸,庆幸自己把手递给了丁阴,否则自己可就会掉在这地面上摔死了。

    然而陈航也不是什么好人,见到自己安全了,当即就要使用火徳真身,想要直接杀死丁阴。

    只见它身体上燃起了火焰,丁阴不禁暗骂道:“你个老狗,我虽然把你儿子给阉了,但我可是刚刚救了你一命啊。”

    却见到这火焰居然又熄灭了,漏出其中陈航庄主,他一脸错愕。

    丁阴不禁开口骂道:“你个傻佬,你不知道刚刚那个洞口里面有禁石吗?现在在禁石的笼罩中,你还想要释放奥义,你是痴人说梦吧!”

    此时丁阴又有一点后悔救下陈航了,想不到他是个白眼狼。

    陈航自知不好,冷哼一声,说道:“算了,老子先跟你合作一阵子,闯出这里,咱们在走过!”

    丁阴看着他,什么话也不想说,只是点了点头。

    于是陈航又补充道:“先说好了,咱们只先合作,等到出了这个破地方,我立马就翻脸!”

    回复他的只有一声冷冷的笑声。

    于是两人开始探索这洞的底部,刚刚掉了二十多个呼吸的时间,天知道这个坑到底有多深。

    不到一会儿,丁阴便有了发现。

    墙壁上这东西,似乎像是一个按钮,有些凸起,似乎可以按下去。

    丁阴毫不犹豫,用力一按,只见周围有三十六个鸭蛋大小的矿石亮了起来,发出点点银光,照的这洞底似乎是由银子构成的一般。

    陈航发出一声轻叹:“呀,这不是上古时期就绝迹了的心银石吗?想不到这里还有三十六块。”

    说罢伸出手来,预想在墙壁上抠出一块来。

    而丁阴白了他一眼,发现在这心银石的照映下,墙壁上似乎有字。

    自远古开始,文字就基本定型了,因此丁阴很轻松的就明白了石壁上的文字的含义。

    石壁上写着:“继承者们,你们好,我是落星国的谢挺,乃是落星国第十一代国主的将军。我由于猜忌,离开了朝廷,来到此处,自感到性命不多,因此挖此天坑,留下我一生中都舍不得用的至宝,只待有缘人的光临。前方仓促之下设下三关,只要你能通过这三关,你便可以获得赤血藤和崔青藤,两条藤条缠绕在我的尸身上。去吧,考验并不难。”

    丁阴默默的阅读完这些文字,便懂得了这一大坑的来源。

    便是为了布下传承。

    传承一物源于远古时期,创造传承的人是谁已经不可考察。

    传承的作用就是将逝去之人或者即将逝去之人的一身宝贝交于后人之手。

    然而传承并未盛行开来。

    其原因有二。

    首先,传承要留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问题,留下钱币?恐怕武林中人没人想要。

    留下武器?抱歉,谁都知道但凡是高手,手中的武器就必然刻着内印,有内印的武器别人也用不了。

    那要是把内功也给一起传下去呢?这似乎是个好方法,但是问题来了,布置传承之后能引来的人几乎无不是已经修炼到小有成就的人了,想要改修别的内功比登天还要难。

    至于把传承留给普通人,更是不可能了,我堂堂的某某某,怎么能心甘情愿的把传承留给个普普通通的傻小子呢?万一他埋没了我的内功怎么办?万一他修炼我的内功之后出去为非作歹怎么办?我的一世英名还要不要了?

    于是能够传下去的只有一些自己到死也没有用的宝贝,然而更大的问题是大部分的天地灵物他都不能一直保存下去,甚至有的凄惨的一天就得丧失了用途。

    由此一来,能够传下去的东西就少之又少,多数是什么传承者都舍不得用的矿石之类的。

    其二,那就是布置传承太费钱了。

    就拿眼前这个天坑来说吧,主人已经说过,前面布置有三关,就这个坑加上布置的三关,首先你得有足够的实力来挖坑,然后你还得有足够的财力来请机关师来设置机关。

    机关学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消失在茫茫的历史长河之中了。

    那要是布置一些简单的传承呢?那不就会让普通的小伙子给轻易地取走了啊?

    于是这传承便逐渐被收徒取代了,收徒弟多方便,事先就可以选一个符合自己性情的,还有天赋的孩子。

    而且在家里收徒更是不会将自己的积累白白便宜了外人,事实上,现在大多数的武林高手都是这么干的,比如左家那哥俩,他们的师傅就是自己的父亲。

    陈航已经放弃了从岩壁上往下扣心银石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转而四周寻觅,看到了丁阴身前的字,于是也好奇地凑了过来。

    丁阴现在对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很是厌烦,于是闪了一下,躲在了旁边的墙壁旁边。

    抬头看去,还有着一行字:“来吾墓穴者,必先点燃此红烛,拜我为师,见我尸首磕三个响头。”

    字的旁边似乎有一块暗格,用手轻轻捅一下,有一株红烛从暗格中漏了出来。

    丁阴默默地记在心里,当即明白了这一处机关的启动方法,刚好他身上有着一块打火石。

    很快,红烛燃起了光芒,然而并未像丁阴猜想那样立刻就有一条路出现,反而只是静静的燃烧。

    陈航读完了墙上的字,脸上露出一丝丝兴奋,想到:“这回可是赚到了,这种古墓必然是留下了什么好东西,我把它取来,说不定修为就能进步,把我上头那人给挤下去。”至于火将军,陈航想都没有想。

    这时,陈航注意到了身后传来的阵阵烛光,眉头一皱,问道:“小子,你在干什么呢?”

    丁阴冷哼一声:“我发现了去下一关的机关,正在启动。还有,不要叫我小子,我有名字,叫——李胤。”丁阴顿了一下,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是担心陈航顺藤摸瓜找出商队来牵连大家。

    陈航点点头。

    红烛很快燃烧干净了,露出了一个突出的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