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暗煞邪动

    更新时间:2017-06-11 13:20:42本章字数:3067字

    陈航的一声惨叫吸引了丁阴的目光,丁阴随即转头看去。

    只见陈航倒在地下,手中的藤条并未拿起,两只手紧紧地抱着胳膊,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

    紧接着,陈航站起身啦,咆哮一声:“老畜生!死都死来还设下这种陷阱!”

    随即就要伸出手去拍碎这个棺材,可是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丁阴心中起了疑惑,仔细感受了一下陈航的气息,顿时笑了出来。

    本来二流巅峰即将突破到一流的内力变为了二流下等。

    也就是说,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个倒霉催的被硬生生的消去了好几十年的内力。

    不再管那边快要崩溃掉的陈航,丁阴将注意力重新投入到书中。

    因为他知道,现在这个情况,要杀了陈航并不急于一时,当初内力雄厚的时候丁阴还惧她三分,现在吗,哈!

    再者,出去的路还没有找到,也不担心陈航会逃走。

    而陈航此时心里已经绝望,本来寄予希望的棺木居然会有这种险恶的陷阱,别的时候还好说,现在可是有着丁阴在一边虎视眈眈呢。

    至于找丁阴和解?他自己都不信丁阴在三番五次的被他警告出去之后就开打之后,看到自己实力受损之后还有兴趣和自己和谈,毕竟,趁其病要其命这种道理谁都懂。

    见丁阴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书上,心中又燃起点点希望,万一自己在这点时间内找到出口,不告诉他自己不久逃出升天了?于是开始到处乱翻。

    丁阴也乐不得的看到他这样。

    书中,那谢挺的经历实着引起了丁阴的共鸣,不过令丁阴感到惊讶的是这主人练得居然是重土剑法,当初在龙虎帮的时候两位副帮主曾经给了他两页残章当做礼品。

    想到龙虎帮,不禁一阵心痛,随即继续去看书。

    “终于杀上了王宫,哈哈,这帮草囊饭袋完全挡不住我厚土剑法的神威,不过国主在哪里,当日那个刺客又在哪里?”

    “哼!凌向这个家伙,枉为一届国主,竟然这么没骨气,为了逃得一命居然舔我的鞋,杀了这种人真是脏了我的剑!可是刺客却毫无踪影,唉。”

    “混蛋凌向,想不到身为一届国主居然亲自去当刺客,而且居然还有超一流高手的实力,就凭这些还给我下毒!侥幸逃得一命,但是剧毒已经深入骨髓,恐怕活不了多长时间了。爱妻,或许我再也不能为你报仇了。”

    “我没看错吧,墙上这不是赤血藤吗?能够解百毒治百病的赤血藤,哈哈哈,天不亡我,凌向狗贼,等爷爷我治好了毒伤,看我怎么对待你!”

    “果然,典籍诚不欺我,赤血藤附近一定伴生有崔青藤,赤血藤疗毒,崔青藤下毒,要不我改变一下策略?”

    “我的毒伤好了七七八八了,今夜,我要再次杀上王宫!凌向你等着我!”

    “哈哈哈哈,凌向狗东西,没有想到吧,轻易就被我杀到了身边,实话告诉你,我早就打造出了重土无极剑,早就达成器与武的合一,是超一流高手了,你区区一娇生惯养的小家伙怎么挡得住我的剑?我要把你关入牢房,天天来虐待你!”

    “你不是喜欢奸 淫吗?这四十剑便是为我的女儿斩下,将你这是非根斩为四十节,全给你吃下去。女儿啊。”这几页的纸张还隐隐有被水打湿的痕迹。是泪滴吧。

    “你不是喜欢用脚踩人吗?这一百三十八剑便是为了我的老父老母斩下,看我把你这两条狗腿削成肉片,全塞进你的嘴里。父亲,母亲,你们看见了吗?”

    “你的双手不是很能挥刀吗?我就给你试试!这一百九十六剑都是为了我的妻子以及未出生的孩子斩下,削烂你这两条胳膊,全都从你菊门之处给你塞进去!”看到这里,丁阴不禁菊花一禁。

    “最后,你这一张嘴不是很能舔吗?看我这二十一剑揭下你这脸皮,看看你这丑恶嘴脸是怎么长得!”

    “哈哈哈,你这家伙可真是命薄啊,这才几天你就死了,不行,远远不行,对了,你的妻儿呢?王宫后面的王子公主什么的我就全都接下了!”

    “事实证明,你的孩子可比你命硬多了,每一个王子我都折磨了足足二十多天,每一个公主我都蹂 躏了他十天十夜。”

    “我该走了,爱妻,我这就来陪你。”

    “梦中的声音是你吗?你告诉我,这两条藤要传下去,然后才能下去找你,好的,我听你的话。”

    “好不容易挖了这么一个大坑,这应该就能保证不会混进来什么傻子或者无能之辈吧。”

    “唉,这条隧道真的好难挖啊,纵使是我的重土剑法搭配着我的重土无极剑也要挖好久,不过似乎我达到了道与武的合一,只需要找到天道玉玺,就能成就天道高手,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

    “灵机一动下,我开辟了一个大堂,就在这里,供奉上你的牌位吧。让后来人继承下去。”

    “重土剑法传给了那个少年,少年建议我将这处传承里面设置上一处拜师的关卡,这样可以让我的名字传下去。要不我就听他的?”

    “花了我好多钱才请来一队机关师,这还是我没有告诉他们我是谁的缘故,唉,居然落下了一个王子没有除去,现在全国上下都是我的通缉令。”

    “传承三关布置好了,不得不感叹他们的机关术实在是太巧秒了,居然这种机关都做得出来,妙妙妙啊。”

    “为了这处传承我花了十余年的时间,唉,吾妻啊,你为何不再托梦于我?等着,我这就来找你。这本日记便留给以后到来继承传承的有缘人吧。”

    末了有一个署名写着谢挺之名。

    阅读完这些内容之后,丁阴突然眼神呆滞,捧着手中的书直愣愣的看向棺木。

    身体上的内功爆运,似乎在酝酿什么招式,刮起了一阵阵狂风,日记不断翻页,一页页都是空白页。

    边上的陈航注意到这点了,咽了口吐沫,最后还是没敢凑上去。

    而就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手中的日记翻过了一页有字。

    “同为天涯沦落人,为情所困,己幸,妻幸,众生幸。——凌腾云”

    二人若发现这一点,不知道还要惹出什么猜忌。

    突然,丁阴的眼睛发出了精光,右手抓住了身上的剑,大喊一声:“八方剑法奥义式——坎卦——暗煞邪动!”

    陈航听到之后脸色古怪,喊道:“喂,小子,这里不是不能用奥义的吗?而且要打出去再打啊!”

    丁阴完全不将其放在心上,冷笑道:“说你傻你还真傻,禁石只有大坑上面有一点点,哪里还能影响到这里,更何况还拐了这么多的弯呢?”

    陈航脸色大变,现在他的内力虽然充盈,但是已经达不到使用火徳真身的要求了,现在可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陈航也是个果断的人,见势不妙转身就跑,却看到身后传来一道剑气,躲避不开,击中了自己的左手。

    顿感一阵吃痛,颤抖着抬起左手一看,那那里是剑气,分明就是一绞肉机罢了,

    没错,丁阴这招暗煞邪动的灵感就来源于谢挺虐待那个国主,想要让人感到痛苦,很简单,凌迟不就好了?

    这一招奥义蕴含三重变化,第一重便是那道大剑气了,击中肉体之后便会产生第二重变化,迅速以一化百,变成一百道小剑气初步削去一层皮,最后产生地三重变化,一百道剑气转直线前进为旋转前进,一点点的将肉体给消磨干净。

    尤为重要的一点是这招并不会伤筋动骨,只对皮肉作用。

    陈航感到最恐怖的一点就是自己的手臂都已经化为了骷髅爪子,居然还能动弹,握拳等动作不成问题,只是疼而已。

    陈航脚步一阵发虚,而丁阴在后面追赶上来了,又是一道剑气飞出,这回的攻击方位偏低,陈航听着风声便知道攻击的地方在哪里,于是双腿岔开,用力纵身一跳,准备避开这一道剑气。

    不过这可是奥义,是那么好避开的吗?

    当然不是。

    在陈航嗷唠一声中,他的命根子被剑气切为了粉碎。

    陈航忍着痛,为了保命,这些都顾不得了,哪怕是胯下剧痛也好,是骷髅手也好,都阻止不了他的脚步,他的目的只有生存。

    身体的剧痛反而让他跑的更快了。

    丁阴感到有点头疼,新领悟的这招对脑袋没什么大用,一下子削不死。

    而且这地方用轻功和运内功都会增加一千倍的消耗,虽然用武功并无大碍,但是现在问题是追不上。

    陈航跑出了炼心路,前面有着两个孔,差点激动地流下了泪,赶快顺着孔跳了下去。

    丁阴暗骂一声不好,陈航这一下可算是把他给留在外面了,他跳下去之后八卦阵就会旋转起来,如果自己紧跟着跳下去无疑会被细针给戳成蚂蜂窝。

    没办法,只能安心的等着,直到看到下面的八卦阵回到了原样,丁阴才跳了下去。

    却听到一声惨叫。

    原来这个倒霉催的陈航居然被暗箭隧道里的暗箭给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