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炼心之义

    更新时间:2017-06-12 13:21:08本章字数:3047字

    丁阴慢慢走到陈航的尸身旁边,不禁一阵唏嘘。

    之后,丁阴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扯过陈航的尸体,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

    尸体随手扔回了隧道,似乎又被射了一箭。

    让丁引起心的是陈航身上可能有的宝物,他一个火将军的副将,总不会落魄到什么好东西都没有的地步吧。

    一番搜寻之下,发现了两个暗兜,其中一个里面装了两瓶药,一瓶就是之前用过的药膏,另一瓶里面是一些丹粒一样的东西,初步估计应该是补充内力的东西。

    至于另一个兜就有点耐人寻味了,里面有一个赤红色的玉,似乎蛮值钱的,但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用途。

    回到了移型大堂,丁阴脱下自己现在穿的鞋子,装在包里,看准了一下子蹿进了之前的鞋子。

    随着八卦阵的极速旋转,丁阴回到了炼心路只旁。

    然而丁阴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出去。

    “不会是因为这炼心路坏了所以连着出口也没了?”丁阳突然开口。

    这可吓坏了丁阴,因为这种可能性并不是不存在的。

    “那怎么办?”丁阴心里一阵发虚,现在就算是干掉了陈航,出不去也是白搭。

    “我哪知道,把我放出来,一起找一下吧。”丁阳无奈的回答。

    丁阴心中有点慌张,点头应允了下来。

    随即,大堂中的人由一变为了二。

    丁阳去到处寻找出口了,而丁阴站在棺材前方,思绪流转。

    “‘师承老朽保安宁’‘尊师竟长乃常情’这两句仔细想想似乎有问题。故意颠倒顺序是为了强调什么还是暗示什么?”丁阴仔细思考。

    “等等,我记得似乎红烛那里似乎还有一句话,是什么来着?哦,对了,‘来吾墓穴者,必先点燃此红烛,拜我为师,见我尸首磕三个响头’似乎就是这么一句。”丁阴灵光一现,敲了一下手。

    “那么再加上上面那一句‘炼心路上炼赤心’,很好,我明白了,原来这里是这么一回事。”丁阴嘴角露出了丝丝笑意。

    随即喊道:“丁阳不要找了,我知道出去的方法了。”

    丁阳回头看了看丁阴,出于信任,还是过来了。

    只间丁阴原地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丁阳刚想吐槽,却听见了一阵阵的嘎吱嘎吱声,转眼看去,墙壁上居然多出来两个暗格,还有一道暗门。

    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问丁阴:“我去,你是怎么看出来这处机关的?”

    丁阴嘿嘿一笑,站起来,说道:“这就是智商高啊,你看,前面已经反复提醒‘师’,显然这是一处关键的地方,由此可以联想到前面的那个遇到尸体磕三个头的扯淡要求,那么这里必然是机关,而炼心路其实就是没有机关的,炼心炼心,其意就是炼你的心性,所以为了考察来人的心性,就在两条藤上面下了剧毒。由此一来,那两个暗格里面必然有能够解毒的物品。”

    既然出口已经找到,二人也就不急了,打打闹闹的走到那个暗门边上。

    丁阴看向左侧的那个暗格,里面有一小张泛黄的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丁阴大致看了一眼,总的意思就是说炼心一关你也过了,另一个暗格里面有一瓶药粉,还有一瓶水,把药粉倒进水里再倒到藤上面,毒就解了,然后走门出去就行。

    转头看向丁阳,果然,丁阳手上有着两个瓷瓶。那个年代还没有玻璃。

    把纸递给丁阳,自己接过瓷瓶,打开塞子,发现药粉是有,但是另一个瓷瓶里的水早就干了。

    丁阴当场就傻了。

    卧槽你个狗屁传承干嘛还得整个兑了水的药啊,直接药粉撒上去不行吗?得了,这回水干了,你这两条破藤就自己留着吧。

    而丁阳读完纸上的东西之后,也发现了那瓶子里面其实是没有水的。

    看到丁阴傻在哪里了,不禁轻笑两声,说道:“平时你都不是挺有智慧的吗?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呢?你看我,不用那瓶子水也能把藤条给你拿出来。”

    丁阴饶有兴趣的看着丁阳,丁阳却一下子蹿回了身体,并把身体的控制权拿走了。

    在丁阴的视野里,丁阳双手伸到身子底下,慢慢的……脱下了裤子。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想大家都明白,总之那药粉是搞到水了,泡开了。

    丁阴嫌弃的分了出来,而丁阳还在感叹:“还好没上火,要不然这药汤就是黄的了。”

    丁阴差点吐了。

    接下来,丁阳把药水倒在了尸体上的藤条上,正要上手拿,却见到丁阴过来提前抢走了藤条。

    丁阳疑惑地看了一眼丁阴,却发现四个丁阴都站在外面,恍然大悟,原来是用阴阳八方幻了几个分身出来拿的啊。

    丁阴一脸嫌弃的说:“你也就会出这些馊主意,别用肉身去碰这东西,回去洗洗再说。”

    丁阳哈哈笑了两声,紧接着就迈腿走向了那道暗门。

    足足走了有四个时辰,他们终于走出了这条破路,当再次见到外面的草地的时候都要激动地流下了泪。

    当初中午过一个时辰的时候进的这个传承之所,在里面耽误了两个时辰才出来,又走了四个时辰的路。

    一天才十二个时辰,现在刚好是午夜。

    顺着月色辨认了一下方向,发现现在在陈庄之北。

    而在他们出来之后不久,眼前的通道便合上了。

    于是丁阴又感叹了一声:“古代机关术真是神奇啊。”

    丁阴丁阳兵分两路,丁阳去找一个有水的地方洗藤条了,而丁阴则运花魔无影步准备回庄。

    好在找到了路,要不然又得迷路到天亮。

    轻轻松松的潜入了庄主府,来到花园那里,启动了机关之后一道大门嘎吱嘎吱的打开了。

    陆良坐在床上,身上又多了好几道伤痕,见到来人是丁阴之后惨白的脸露出了点希望,说道:“少侠,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敌那肥猪的爹呢。”

    丁阴哈哈一笑,瞬间就明白了陆良受到了怎样的待遇,拍拍肩膀,说道:“放心吧,那头肥猪已经被我阉了,肥猪他爹也被我杀了,你现在可以放心了,等下我先去把那头肥猪也宰了咱们就跑,给你送到毛芝身边去。”

    陆良微微笑了一下,说道:“好啊。”

    丁阴这回没有关上机关,说起来这处的也不知道是谁造的,虽然没有什么上古的痕迹,也必定是能人巧匠才能做得到。

    站在庄主府外,静静地等着丁阳将藤条拿来。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丁阳便赶到了。

    丁阴取过藤条将其对折几下,塞入了自己的包里。

    丁阳面露倦色,说道:“你快点办事哦,我要回去身体里休息一下了。尽早睡觉。”

    丁阴点了点头,丁阳现在的身体是内力构造的,随即化为了一阵清风钻了回去。

    丁阴见状轻叹一口气,运起花魔无影步就扑向了陈翔所在的房间。

    此时,陈翔扔在大哭大闹,一边捂着下半身,一边哭喊:“你们几个傻逼混蛋,怎么可能没有能治疗我的药呢?赶紧给我去翻,翻府里的库藏,一定有啊!”

    丁阴在房外面就听见了陈翔的哭声,喊声,不禁笑了出来。

    突然心生一计,待到几个仆从都被赶出来,迅速跟上去。

    仆从们一个个都沉默不语,面带愠色但是不敢表现出来。

    几个仆从走了一小会儿,来到了一间毫不起眼的屋子的前面,其中一个说:“唉,咱们还是得继续给这头肥猪找东西吧,是在找不到灵药就去拔一根草得了。”

    这话得到了几个人的认同。

    说话那人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将大门开开了,另外几人便钻了进去。

    正当那人也想要一起进去的时候,感到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心生疑惑,回头看去,一个面目俊秀的少年站在自己的背后。一把宝剑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少年正是丁阴,说道:“你想要命吗?”

    那人吓了一身冷汗,现在自己可以说是一点反抗地机会都没有,只能任人鱼肉。于是说道:“当然想。”

    丁阴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看,我的剑上有一个绿色的薄片,你把它拿下来,就说是你从库里面找到的。我会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看着你。”

    那人一个劲地点头,然后看见丁阴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黑夜中。

    要不是手上还拿着那个绿色的薄片还以为做了一场大梦。

    这薄片自然就是崔青藤了,丁阴此时把这崔青藤拿出来其实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看看这崔青藤毒性发作会是怎么样的,二是为了看着崔青藤直接接触到皮肤是不是真的不会中毒。

    现在看这个仆人的样子,一点不良反应都没有,大概是不会通过接触皮肤而中毒。

    而进入库藏的几人也出来了,有拿果子的,有拿丹药的,还有一人真的啥都没拿,随地把了一根嫩草就结了。

    拔草的还问那人:“你怎么没进去啊?”

    那人心中有点发虚,说道:“进去了,就在门口随便拿了一个。”说罢晃了晃手中的崔青藤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