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潜龙

    更新时间:2017-06-13 13:21:38本章字数:3032字

    丁阴一直在暗处跟踪着几个仆从,直到他们进了屋子。

    这肥猪的屋子居然装的是玻璃窗户,这就让丁阴的偷看变得十分简单。

    只见那肥猪见到几人回来,高兴的说:“你们又找到了药对不对,这回谁的有用,我就赏谁一两不十两银子!”

    丁阴在外面暗暗叹到:“这肥猪还真有钱啊,我的财产加起来也不过几两而已,根本不上十位数。”

    吃了果子,陈翔摇了摇头,说道:“这玩意跟本没什么用。”

    吃了丹药,陈翔皱了邹眉头,又说道:“这药我吃过,不是管壮阳的吗?但是现在似乎也是一点用也没有。”

    吃了那根草,陈航捂住了嘴差点吐出来,骂道:“这他妈什么玩意,难吃的要死啊,而且一点感觉也没有。”

    丁阴捂住肚子尽量让自己不笑出声音来。

    最后,终于轮到崔青藤了,那人心中越发紧张,腿肚子都打颤了。

    陈翔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紧张个什么劲啊?”

    但还是一口吃掉了崔青藤薄片。

    丁阴开始聚精会神的观察陈翔的反应。

    只见陈翔突然脸色一白,双手紧紧的捂住肚子,嘴里大喊道:“这是毒药,你们赶紧把这混蛋给抓起来。”

    那几个仆从根本不听他的,连着那人一起全都吓得跑掉了。

    丁阴继续观察,只见陈翔身上的肥肉越来越少,从一头肥猪愣是瘦出一个正常人来,但是脑袋越来越大,他的身上衣服就显得太大了,散散巴巴的披在身上。

    看他的表情,显然痛苦并不是一星半点的。

    终于,陈翔瘦成了一具骷髅,除了脑袋。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椅子上。

    而身体上的变化结束了,紧接着,他的头发又开始变绿,变粗,脑袋也开始变小,那一堆头发居然渐渐聚合到一起,最后,发根似乎长矛一般,贯穿了陈翔的整个身体,接在地下。

    现在,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大号的崔青藤。

    这让偷窥的丁阴不禁暗暗咋舌想不到这毒素居然会以这种形式发出,而这仅仅只是一片崔青藤,要是把整根都给他吃了……

    丁阴不敢再想下去,随即运起花魔无影步逃离了此处。

    来到花园里,进入了那个密室,只见陆良已经翘首等待多时了。

    陆良问道:“少侠,你是不是已经把那头肥猪给处理了?”

    丁阴微笑着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一条红色的藤条,用剑切下一片来,说道:“来,你试试这东西对你的伤管用吗?”

    陆良惊讶的看了看丁阴,迟疑的用手抓起了那个红色藤条,放进了嘴里。

    焦急的等待半天,陆良失落的摇了摇头,说道:“没用。”

    丁阴叹了一口气,随即眼前一亮,赶快问丁阳:“我要用一下那株熊心草,行不?”

    丁阳迷迷糊糊的说:“熊心草明明就是你搞来的,你要用当然没问题了。”

    于是丁阴又将包里面的熊心草掏了出来,揪下一片叶子,说道:“你再试试这个。”

    陆良推脱道:“少侠,不用了,这事顺其自然就好了,唉。”

    丁阴眉头一皱,说道:“我让你试试你就试吧,推什么?”随即根本不容分辨的将熊心草塞进了陆良的口中。

    陆良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却感到身下有点痒痒的,眼神直冒精光,手向胯下一摸,自己小伙伴的小伙伴正在慢慢的生长,也就一炷香的功夫就能长好。

    陆良激动的当场跪了下去,双手抱拳,说道:“少侠,承蒙您的大恩大德,我一定当牛做马来报答你!”随即磕了三个响头。

    丁阴哈哈笑道:“报答什么的以后再说,现在我还要把你送到你的毛芝身边呢!”

    陆良的眼中露出了感激,却又说:“现在去我们村子的路应该还被重兵把守着吧,这要怎么出去?”

    只见到丁阴抱起了陆良,笑道:“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是有着轻功的存在的。”随即,运起了花魔无影步,和陆良一起消失了踪影。

    陆良的眼里,已经看不到什么东西,只有一道道暗黑色的线条从身边闪过,待到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村子里。

    毛芝坐在桌旁,和旅店老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眼神或忧愁,或担心,知道他们听到了一声:“毛芝,我回来了。”

    自然是陆良。

    陆良到了旅店外,再也忍不住心中激动的情绪,一声喊了出来。

    毛芝流着泪水,站起身就向陆良跑去,还不停喊着陆良的名字,陆良也双手张开,想着毛芝跑去。

    两人拥抱在了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旅店老板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微笑着说:“唉,这年轻人啊,有了老公就忘了我这个老头子了。”

    丁阳也随之笑了笑。

    陆良二人拥抱了不知多长时间,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陆良面带感激的说道:“少侠,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了。”

    毛芝又说道:“接下来我们准备离开这里,换个地方生活一段时间,等到这边没了事情之后再回来。”

    丁阴点了点头,说道:“是个明智的选择,报答什么的就先不用了,等到以后再说,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要用到你们呢。”

    两人投去感激的眼神,丁阴又说到:“现在,你们走得越早越好,而我也要回去了,咱们就此别过。”

    不给两人反应的时间,丁阴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这次的善心其实也是因为丁阴想起了自己和苍兰珊的经历,否则善良什么的离丁阴还是很远的。

    一连两天的时间过去了,明日一早,商队就要行动了。

    丁阳躺在旅店的屋顶看星星,这两天中,庄主府中的事情都被传了出来,但是丁阴自己并未暴露,因此只是说有个神秘人对陈翔下了毒手。

    至于陈航,抱歉,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他回来过,更不要说知道他死了。

    当初的战斗痕迹也被有心人挖掘了出来,然而并没有人有那个实力去再次触动机关,因此这戛然而止的战斗也就成了一个谜。

    这一切,似乎都是与这支商队无关的,然而他们还是遭到了不少次的调查。

    “嗯?刚才是不是有个人潜入了庄主府?”丁阳突然注意到庄主府的方向有个人影。

    丁阳所在的旅馆距离庄主府还是蛮近的,因此并没有费什么功夫就看清了那个人影。

    丁阳不会花魔无影步,但是他有疾风掠影,手中持剑控制风的流动,整个人便如一支利剑飞了出去。

    丁阳也潜了进去,想探个究竟。

    夜晚的庄主府十分安静,因此即使是一点点的呼吸声也能被轻易的捕捉到。

    顺着呼吸声寻觅,只见到一个身着黑衣的人正在到处翻些什么。

    一边翻还一边小声磨叨:“怪事,这陈翔既然能够修炼,那陈航的内功秘籍应该有才对啊。”

    这时,丁阳想起了一个传闻,江湖上多出一个盗窃秘籍的家伙名叫潜龙,四处偷盗刀类武功和五行属火的内功。

    仔细想想,陈航的内功不就是火系的吗?那眼前这男子不就是……

    想到这里,丁阳撤去了疾风掠影,试探似的喊了一声:“潜龙?”

    那男子头也不回地说:“大舅,现在还没找到火将军的内功呢,等找到了再走。”

    突然感到一丝不对劲,赶忙回头看,这人却不是他想的那个人。

    顿时感到一阵错愕,回头看去,居然是一位少年。

    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说道:“对不起,把你当我舅舅了,在下就是潜龙,不知叫在下何时?”

    “没什么,看你在这里偷秘籍,我很好奇就来看看而已。”丁阳嘴角露出一丝玩味。

    潜龙脸色有些凝重,说道:“少侠,打个商量如何,你就当没看见,事后在下必有重谢。”

    “如果我说不呢?”丁阳感觉了一下,这潜龙不过是三流垫底的内力,虽然放在这庄里面已经算是骇世惊俗了,但是在丁阳面前完全不够看啊。

    “那就动刀子!”潜龙双眼一瞪,卡在腰间的大刀便拿在了手上,隐隐的散发出一丝丝的红光,挥刀便扑了上来。

    “就等着你呢。”丁阳暗道一声,手中紧握着的剑便飞舞了起来。

    只听当当当三声,两人位置交错,潜龙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大刀一挥,一道暗红色的刀气便凭空飞了出来。

    “恩?这招似乎像是红月刀法的红月降世,但是有感觉哪里不对劲呢。”丁阳心中感到一阵疑惑,也已剑气对拼。

    不料剑气却丝毫挡不住这刀气,被摧枯拉朽一样碎掉。

    丁阳脸色一变,顺手又汇出了好几道剑气,终于将这一道刀气拼掉。

    “十字斩!”潜龙大喊一声,随即两道暗红色的刀气相交,形成了一个十字,直扑丁阳而去。

    丁阳见状,只得运起疾风掠影,用风的力量避开了这个十字。

    当然,他也能用重峦叠嶂,但是地方太小,施展不开。

    在疾风掠影的攻势下,丁阳轻松地站到了潜龙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