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更新时间:2017-05-25 11:13:36本章字数:3369字

    这一班公交车等了十几分钟,明明出班台显示屏上显示着五分钟一班的。但是没有办法,要不怎么说没车一族的时间也不值钱呢。

    若秋愁眉苦脸地往车上挤。正是上班的高峰期,人多得都跟蚂蚁似的,但没有条件再等下一班车了,只能往死里挤。

    好不容易排除万难挤上了车,所有的人就和罐头里的沙丁鱼差不多,要么面对面要么背贴背地嗅着彼此的汗臭味。

    那辆公交车似乎负荷过重,晃晃悠悠地开着,还跟年老色衰的阿婆一样咳咳喘喘地弄出一堆声音。若秋心吊了半截,她很担心这车会在半路歇菜。

    偏偏这世上有一种预感叫好的不灵坏的灵。怕什么来什么,车果然在下一站停下来之后再也启动不起来。司机大哥很是烦躁地冲车厢里喊:“下车下车,车坏了,都下去等下一班车。”

    大清早的,没上班就先将人折腾半条命了。若秋嘀咕着,认命地决定下车叫滴滴专车了。

    一大车的沙丁鱼放出来,可想而知出租车有多紧俏。若秋点了半天滴滴打车,小费都给到比车资还高了,还是没能如愿。她不得已打电话给主任请半小时假,省得一会儿换成主任拼命打爆她的手机。

    请完假,她继续站路边等待专车,一边想着要不要趁着等车的空隙时间给隔壁部门的小夏打个电话,感谢一下她昨晚热情介绍了一位开小餐馆的离婚男人。虽说那满面油光的中年小老板没啥看头,但人家总是好意罢。

    正从手机里联系人里找着号码,忽然有人从身后冲出来,若秋没有防备之下,手让那人撞了一下。她手一抖,手机直接“啪”地掉到了地上。

    她下意识地低叫一声,第一反映是将那人的衣服拽住:“你!撞掉我手机了。”上个月刚换的新华为啊,她可绝对是最爱国的消费者,手机只用国产货。

    那人停下,低头看了看地下的手机,他没有开口,只先将手机拾了起来,递给了若秋。

    若秋也没有多看那人一眼,只心疼地接过手机,因为有手机保护壳,表面上手机其实没有破损。不过她还是不放心地检查了一番,确认没问题才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面前站着的这个莽撞鬼。

    但当她定睛看清来人时,她一怔,差点儿手机又掉了。还好这会抓得紧,手机终于没再次脱手。

    来人盯着她,目光带着些许嘲讽,良久才笑了起来:“你在这儿拦车?今天是老公出差了还是家里车坏了?”

    若秋无奈地看他一眼,面前的男子三十五六岁,一袭清爽干净的亚麻休闲装,留着很短的寸头,一副精神焕发的状态。

    她懒得多解释,只淡淡地回了他一句:“你是想雪中送炭,开车送我吗?”

    “呵呵,你不知道我上班一向不开车吗?路上这么堵,开车给自己增加负担?

    “噢,你准备低碳出行,走路?”她心不在焉。

    男子笑得意味不明:“我也拦车啊,顺便等等看有没人开车来接我。”

    若秋的心情真有够糟的,一大早诸事不顺,上班迟到也就算了,还遇上这么个话里话外嘲笑她的。

    她索性笑起来,一副自嘲的表情:“是的,我是骗了你,我没有老公没有私家车,可就算这样,你也不用这么在意吧?唐永平先生,你不用动不动就来个偶遇,动不动就暗示你早已洞悉一切。我们有这么熟吗?”

    唐永平表情瞬间变得严肃,他直盯着她的眼睛:“昨天,是你这个月第三次相亲,你明明没有丈夫孩子,却偏要编出一堆谎话来搪塞人。你宁愿和那些猥琐的男人谈婚论嫁,也不接受我对你的关心?”

    她别过头去,淡淡地说:“至少他们都单身,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你明知道,我......”唐永平刚开口,若秋就打断了他的话:“我没有时间闲聊,唐先生,你请便吧。” 

    唐永平气急地去拉她的手,他想拉她更近一些,想向她解释,只要她给他机会,他会将事情处理得干净圆满。

    若秋却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几步,没让他碰到自己。看着眼前的男子继续向自己靠过来,她转身离开,不想与他纠缠,所以她想到另一个路口去等车。

    也许是她太急躁了些,倒退时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退到了马路边,以至转身时没注意后面一辆私家车正靠边准备停车,而她一转身正好撞到了那辆车的车头,腰部以下撞得生疼。

    幸亏车速已经慢到即将停下的程度,不然结局不敢想像 。

    饶是如此,她也还是让惯性撞出了好几步。

    唐永平惊得脸色发白,跑过来查看她的伤势。

    车完全停下来了,从车上下来一个少妇,拉着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女孩。

    少妇优雅美丽,一看便知是富贵人家的女主人,她带着微笑,温和地问低头揉着胯部的若秋:“你还好吗?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若秋抬头,眯了眯眼,仿佛面前站的是个闪光灯似的让人睁不开眼。她不由苦笑,都道祸不单行,果然很有道理,今天不如意的事一件接一件,没个消停。

    美丽的少妇也怔住了,良久才勉强保持住微笑:“是你?多年不见了。”

    “是啊,多年不见。”若秋忍痛笑着回答。她眼光瞄向那个小女孩,女孩很漂亮,打扮得象个小公主,看得出是那种父母宠爱的掌上明珠。

    她忍着痛,对少妇点了点头说:“我没事,先走了,赶着上班。”

    少妇很是抱歉地看着她:“我忙着带孩子去上幼儿园,让司机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若秋实在不想再多停留,她没有时间搞什么故人相遇的桥段。所以她坚持说自己没事,只不过可能有些撞到淤青,自己可以处理。

    一边本不说话的唐永平却默默地将车牌记了下来,然后开口:“要不女士你方便留下电话吗?万一有需要找你。”

    “唐先生!,你不是也赶着上班的吗,我自己会处理。”若秋并不想不相干的人介入。

    少妇微笑地看了看唐永平,以一种了解的神态点了点头:“那好,没事我先走。你若需要,去公司找我,或者找振东也行。”

    若秋脸色一白,麻木地点头,心中却不期然掠过一阵酸涩。 

    她不想去看旁人的表情,只想快些离开,忍着不适感匆匆走到下一个路口。回头瞟了一眼,还好那个不相干的男人没有跟上来,她轻轻松了一口气。

    呆呆地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终于望眼欲穿地盼来一辆出租车经过,这回总算顺利搭上车了。

    上了车才有种放下心来的感觉,她想到刚才没有打成的电话,到了公司不方便再说私事。所以拿出电话继续想打,却发现有一条新短信没有阅读。

    习惯性地打开短信,想看后随手删除。短信的内容很平常,是银行发给目标客户的理财讲座信息。

    然而此时若秋的脸色骤白,仿佛多年前那个早已结痂的伤口又隐隐发作,揪心得让她有种窒息感。

    她无力地将头靠在副座后背上,回味着刚才那条短信的内容:英籍专家韩明宇做客财经讲坛……

    到公司时所有的同事都已各就各位忙碌着,对面的那位同事抬眼看了她一眼,只点了点头,连话也懒得讲。

    若秋悄悄走到自己的位子,打开电脑,准备先进入办公室OA先看看今天有没有新下的急件要处理。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若秋皱了皱眉,心道主任快成克格勃了,嗅觉灵成这样,电话马上追来?

    不情愿地接起电话:“你好,哪位?”

    “喂,是若秋吗?我是安婧。”电话那头的声音,一如多年前甜美,温柔。

    “是你?我还以为是上头来的电话。”若秋意外的是如今的安婧相夫教子,很难得主动联系自己了。

    安婧明显很兴奋,却又感觉很犹豫:“若秋,你看昨天商报了吗?”

    “没有,房价又涨了?”她很奇怪什么事能让如今的安婧这么激动。

    安婧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说:“我看到一则新闻,韩明宇回国了。”

    明明已经知道的消息,在亲耳听到安婧说出那三个字后,若秋还是再一次感觉心口压抑得喘不过气。

    她干笑,想说句玩笑话来揶揄安婧的紧张,一开口却发现自己只会说:“噢,是吗?”

    握着电话的手莫名有些发抖,还以为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学会释然,也开始学会忘却,她更以为这些年自己已经麻木到没有心了。

    “若秋,你在听吗?你知道韩明宇回来了对不对?你见过他了吗?他现在怎么样了?……”安婧的声音开始模糊起来,若秋怔怔地看着话筒,头越来越沉。

    隔壁办公室的同事过来调阅资料,却见她脸色苍白地举着电话发呆,担心地问:“小孟,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给你倒点热水?”

    稍稍缓过神来,若秋急急对着电话交代了一句:“安婧,下班再给你电话吧,我现在有点儿事。”放下电话,对来人笑了笑:“不好意思,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头有些晕。没事,一会儿就好。”

    微微定了定神,若秋将同事要的资料调出来,才自己拿了杯子去开水间倒了杯热水。

    在这个公司工作了十来年,工作于她而言就如同是没有感情的婚姻,没有一丝留恋,却又现实得离不了。

    而后面这些年来的沉默,让周围的人们都几乎忘了过去那个灵动自信的孟若秋——那个当年开朗外向,多才多艺的风头人物。而她,也早已从过去的朋友们的生活中淡出。

    握着杯子,她并没有急着回办公室,而是在休息室静静坐了几分钟,让那种胸闷的感觉稍微缓解一些。眼光没有焦距地看着开水间的窗台,她的思绪却渐渐飘回了当年。

    那个成天笑容可掬的女子,永远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