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更新时间:2017-05-25 12:13:51本章字数:1975字

    “若秋,明天去不去游泳?”娇小秀丽的安婧打来电话,她声音很甜,不论男人女人都喜欢她小鸟依人的甜美模样。

    “嗯,好啊。天真热,真是应该去泡泡水了。”一点也没错,若秋其实不会游泳,她只是喜欢泡在水里的清凉感觉。

    安婧是她的文友,她们是在一年前一次杂志社主办的新书发布会上认识的。高挑开朗的若秋与娇小文秀的安婧只一面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谁说男女之间才追求缘份?若秋便认为,她与安婧之间的友情才是真正难能可贵的缘份呢,尤其那天竟同时是她们的生日,只不过,安婧过24岁生日之时,若秋已经26岁了。

    “不过,李言也想去,你说,会不会不方便啊?”李言是安婧的护花使者,对安婧的爱近乎着魔。

    “无所谓啦,游泳池里那么多人,也不差多他一个。反正和我没关系,你高兴就可以了。”若秋事不关已,当然很超然。

    “好吧,那,明天下午4点在西林泳馆见啦。”安婧收线。

    若秋喜欢安婧这个女孩,因为她有着若秋没有的娇柔,那种小女人一般的气质。

    她们的相识,缘于李坚——李言的哥哥的作品发表会。

    李坚是个电台编辑,同时也是个受女性尤其是青春少女喜爱的青年作家。半年前,在他的新书发布会上,同样是业余作者的若秋和安婧认识了这兄弟俩。

    于是这一年来,若秋与安婧便成了铁杆闺密,就算没有每天见面,也是每天联系。

    而,她们没有聚在一起的时候,安婧几乎是让李言纠缠着的。爱情面前,俊朗如李言这样的男人,也一样俯首称臣。

    想起泳镜去年用坏了,还是出门买一个先。当然若秋这种水平的旱鸭子,也不必买太好的装备,小区对面的小超市里的货色将就一个就可以了。

    挑挑捡捡看了一会儿,除了泳镜,居然还挑了大把零食,女人嘛!

    买单时等了有点久,收银的小妹对着一张百元大钞瞪了半天眼晴,原因是她不确定那张钞票是不是假币。钞票的主人有点生气:“小妹,麻烦你快点结账吧。你到底做不做生意啦?”

    “我~,你换一张钱好不好?”小妹心虚得很。

    “不行,我这张钱不是假币,也不是破币,为什么要换?”对方很坚持。

    小妹为难地看着那张疑似假币的钱,心里大概在埋怨那家小小的超市竟连一个验钞机也没有。后面的客人也开始有意见:“怎么回事啊,买个单这么久,怎么做生意的呀?”

    小妹涨红了脸,眼前的男人的确不好打发,可是,小妹的收入太低,也不敢冒这样的险收下这张钱。

    若秋也很不耐烦,这样的小事,这个男人也能这么较真?她是有点看不起这个男人的,和小女孩斤斤计较,算什么男人啊。本来不想为这样的男人省时间,但是,毕竟自已和这么多客人都不想这么干耗着,而有些等不及的客人已经干脆放弃购买离开超市了。

    “行了,小妹,那张钱我看看吧。”若秋开口。

    小妹如见了救星般将钱递给若秋,只一眼,职业习惯便让她认定这是张真币,只不过,被水洗过,改变了品相。“这张钱没问题。这样罢,你不放心,换给我好了。”

    若秋递过两张50元的钞票,收下那张让小妹极不放心的百元大钞。小妹自然很感激,瞄了几眼若秋手上的东西,小声问:“要不,你先买单好了。”

    笑了笑,若秋摇了摇头:“不用,别又让某些人生气了。你动作快一点吧。”横了那个男人一眼,谁知对方也正打量她。

    终于可以抱着那堆东西离开小超市,什么世道啊,中国人到哪儿都要排队,也没见多活几年,这一生少做多少事啊。

    刚才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还在脑海中,那个男人——真是让人有种奇怪的感觉。身型倒也挺拔,但是目光犀利,看不出他的年龄,也许28,也许38,因为他的不开口的时候,嘴唇是抿成一条线的,明明一张年轻的脸,却有着年近不惑的沧桑表情。还有,他抱着一堆衣架,本来是很婆妈的东西,他却用一种近乎高傲的姿态捧着,如同捧着什么高级设备,什么嘛!

    没等多看几眼那个男人,他却买完单离去了。

    也就是一件平常小事,若秋一回到家便忘得干净,开始翻箱倒柜找起泡水的各项道具。

    泳池的人真的很多,尤其是浅水区,看来象若秋那样不会游泳又贪恋嬉水的人不在少数。安婧穿一件绿色的两件头泳装,很衬她细白的皮肤。

    这样的佳人在这种场合自然少不了招人眼球,可怜的李言寸步不离地陪着她,只恐稍稍离开,娇小美丽的安婧便成了别的男人的目标。

    “这个呆子,累死算了!”若秋笑话他。

    李言朝她做揖,意思叫她口下留情,饶了他。这是个活力四射的男孩,健康而阳光,除了太过在乎安婧,他一直是个率真大方的人。

    若秋笑笑,心中毕竟还是同情李言的,爱一个人不容易,守住这份爱就更不容易。她虽说虚活了二十六年,可是并不曾真正地恋爱过,这种累并快乐着的感受也实在无缘体会。

    “在乎的人始终不对,谁才是我的真命天子?”她在心中嘀咕着。

    这么热的天,去哪儿都没精神,可是日子的确越过越苍白。一直想要再去趟云南,2年前单位组织去了一回,是个美丽得让人惊叹的地方。

    但是,随旅行团一起走马观灯式的游览总是让人不能尽兴,心中就一直就没放下再次去实地感受的想法,只是,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闲空?

    靠在泳池的栏杆上,看着远处戏水的安婧和李言,若秋想得有点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