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更新时间:2017-05-28 10:10:18本章字数:3855字

    又是一个周末,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办公室已经人心涣散。若秋刚刚接了安婧的电话,说要约她一起晚餐。这一周工作比较忙,除了通了几回电话,还不曾见过安婧的面,也许,她也忙罢,毕竟,除了工作,除了友情,她还要花时间在恋爱上。

    若秋刚答应了安婧的约会,却又立马接到从小到大的好友小亚的电话,也是约她晚上一起吃饭:“若若,很久没约你了,你也没音讯,忘了老朋友了咋的?”

    “你知道我忙,你现在成家了也不比从前,我也不太敢总打扰你。怕你老公生气。”若秋只好这么说,小亚去年嫁人了,老公是个小老板,有点大男子主义,感觉上,他并不喜欢小亚成天和那些未婚的女子搅在一起。

    “你个死若若,我老公可从没反对我们来往的,他一直知道我们十几年交情了,感情和姐妹似的。算了,不和你扯什么谁忘了谁的了,我今天晚上约你,是想介绍个人给你,优秀人士啊,别说姐们没惦记着你,你都27了。”

    “真是铭感五内,可是今晚我答应别人了,怎么办?改天行不?”若秋笑道。

    “约了别人?谁啊,如果是帅哥我就放你一马。如果不是,那不行,你的终身大事比较重要懂不懂。你自已不急我可急。”小亚古道热肠似的,也不知平时都干嘛去了,一跳出来就显得十万火急,好似过一天她手头的优秀人士就让人抢了。

    若秋很为难,她知道现如今小亚难得约她,实在不该让她失望。但,安婧的约会可是答应在先的啊,推了她似乎更不合常理吧。

    “我说,你别为难了,约了谁啊,如果只是一个女生要不就一起来吧,我不会占用你太长时间的,是安婧吧,一起好了。我们就一起吃个饭吧,让那个先生多请一个没所谓的。”小亚这么说。

    “是好主意,不过,我还是告诉安婧我有急事吧,吃过饭再约她就是。”若秋想了想。

    “瞧你紧俏的,好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关键是6点半准时到红树林,我们在那里等你。”小亚作风麻利。

    “哎,等一下,你先告诉我,你带来的货是什么情况啊,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相亲这种事,如果不是你的熟人,不要搅进来的好。”若秋急急问。

    “你相信我,不是我相熟的人我不会那么八卦。人家很优秀的。我还担心你傻大姐呢,呆会儿别大嘴巴直筒子似的。还有,稍微打扮一下。就这样,挂电话啦~”忙音中——

    若秋叹了口气,心里没有由来的一阵惆怅,这么快就27了,昔日的好友同学大多都已嫁做人妇,就算没嫁的,至少也有了男友。而自已,这一路不知在寻求什么,白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年华。其实自已并没有太在意目前的情形,只是,家人和朋友们的操心让她觉得有些惭愧。

    现在是五点钟,还有半个小时下班,虽然手头的工作依然没做完,但若秋已经没有心思工作了。她打了个电话给安婧将约会推到了8点钟,然后,边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边问着同事小张关于下周二晚上那场军民联谊会的主持事宜,她是单位的工会委员,这些事,对她而言再平常不过了。

    六点半准时到红树林西餐厅,远远的就看到小亚站在门口张望。看到若秋,她冲过来一把拉着若秋的手,急急的说:“哎,对方已经来了,我担心你迟到,还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呢。还好你也准时,快进来吧,他这个人,很有原则的,最讨厌人迟到。”

    若秋被往里拽着,心中老大不高兴:“我怎么觉得是去见上司啊,这人看样子不好相处,我觉得我可能会让你失望了。”

    话刚说完,忽然看到靠窗的位子背对门坐个一个有点熟悉的背影,是个年轻的男人的背影。他是谁?若秋想了一下,并不用太久,她想起来了,是——是的,是那个有过一面之缘却颇有印象的何振东。他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在等人?若秋有点恍惚,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难道——他就是小亚说的优秀人士?她怔怔地,却不自觉地向窗边走去。

    忽然有人用力将她拉回:“干嘛?不是往那边走啦,在里面包厢里。”小亚奇怪地看她。

    若秋的脸开始发烫,她在心中狠骂自已:猪头啊,怎么会以为是他,且别说他有袁雪,就算没有,他这样的人也不至于要相亲。何况,小亚更不会介绍个小男生给自已,她是个现实主义者,一直认为两口子一定要男的比女的大几岁,这样从生理到心理才会更适合。还好,何振东没有发现自已,就当没见到他吧,一个萍水相逢的小男人,不至于要影响自已的心情吧。

    就这么想着,也没注意听小亚在旁边说了些什么。小亚带她到了一个精致的小包厢,一进门,就对里面的人交代说:“我担心她找不到这个包厢,所以出去接了一下她。”一个男人坐着抬起头,看了看她们,站起身来微微点了点头,没有看到他笑,只是“嗯”了一声。

    “明宇,介绍你认识一下,我的好姐妹孟若秋。她和我十几年交情了,早想介绍你们认识了。”小亚看来和他也挺熟:“若若,这是我们公司的财务总监韩明宇,去年才从香港总部调过来的。

    那个韩明宇只是淡淡地做了个请入座的手势,便自行坐下。依然没有开口,也依然没有笑容。

    若秋有些讶然,她坐了下来,打量了几秒钟这个男人:身材很挺,个头也高大。衣着洁净笔挺,有些纤尘不染的感觉。长得虽不是很帅,但也五官端正,颇有些气度。眉毛很浓,但是眉心是微微拧着的,仿佛并不快乐似的。他的嘴巴紧紧抿着,很严肃很深沉的感觉,不知为什么,若秋觉得这神态有点眼熟,似乎在哪能里见过。而他的眼睛——若秋微微一怔,这是什么样的一对眼晴:犀利,高傲,深不可测!老实说,他的眼睛长得很好,不似东方人的平板,也不似西方人的阴郁,如果眼神可以放柔和一点,一定会让他显得更有魅力。可惜,现在面对着这样一个男人,若秋的感觉真的象是面对一个严厉的面试官。

    韩明宇不开口,若秋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看看了小亚。小亚却忙着看菜单:“waiter,给我来一客红酒牛排,六分熟的。还有,我要鲜橙汁一杯,若若,你要吃什么?对了,明宇,你点过了吗?”

    那位点点头:“点了。”真是惜语如金。

    若秋很怀疑这顿饭会不会吃得消化不良,至少在这样一个大闷人面前,胃口肯定好不了。也许,这个姓韩的男人看到自已的同时也是失望的罢,不然,何以这般冷漠。而且,客人没到,他居然自已先点了餐,这一点,与他的外表相当的不谐调。

    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啊,若秋实在无法对他产生好感。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不吃饭吧。于是不客气地点了最喜欢的意大利套餐,她只想早早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相亲,继而去向安婧诉苦。

    先上来的是一份意式素面,是这个餐厅里最便宜的东西。看着素面放到了韩明宇的面前,若秋很俗气地想:天啊,他不止惜言如金,还惜金如命,一个大男人,这么节俭?

    接着又不怀好意地想到:我和小亚都点了这个餐厅里最贵的东西,他会不会心疼啊,呵呵,真是有趣。

    若秋本不是安静之人,只是对着这个奇怪的男人,还真不知要说什么。而这一顿饭,也只有小亚依然谈笑风生,毕竟,她和这位韩明宇是很熟的同事。

    也许是不说话的原因,韩明宇很快就用完餐,然后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两位女士边用餐边聊点无关紧要的话题。一会儿,他忽然站了起来:“对不起,我离开一会儿。”看着他出了包厢,若秋忍不住小人之心地想:他是去抽烟还是上洗手间啊,总不会看我们吃贵了,想放我们鸽子吧?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笑,这当然不可能的,小亚的上司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最多就是个沉闷严肃的男人,能让小亚说优秀的,总不可能这么不堪吧。小亚是个很现实的人,对于男人要求也是相当高的,这一点,若秋倒是毫不怀疑。

    小亚见她笑,瞪了她一眼:“怎么?这会儿会笑了。刚才怎么一副谁欠你钱似的。”

    “不是吧?我还以为是我欠那位先生钱了。正紧张得不知说什么好呢。拜托一下,你没告诉这位先生实话吧,你这位同仁眼光太高,我辈估计不入他的法眼吧。“若秋悻悻然。

    “你不要误会啊,明宇是个很好的人,他只是不爱说话。他是个实在人,比较不喜欢应酬。”小亚为他说好话。

    “也许吧,只是我看他对我也不感兴趣。这回估计让你白忙了。”若秋也不在意,原来就不抱希望的。

    小亚喝着橙汁,佯作生气状:“你呀,别太早下结论。我还不知道你吗?你就是太容易让第一感觉所迷惑。明宇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你们有没有缘分我不知道,但如果万一有机会,你一定不能放弃,否则,将来你会后悔的。

    小亚的表情有些严肃,若秋也有些疑惑。这个男人,真的如她所言的这么好吗?

    不过两三分钟,韩明宇回到包厢。他依然淡淡地坐下,没有带着烟味,若秋开始为自已刚才的小人之心感到惭愧。过了一会儿,服务生进来,在每个人的座前上了一道甜点,还有,一壶花茶。

    若秋很意外,他是去点甜点,问题是,他怎么知道自已最喜欢这一款芒果芝士,或者,只是碰巧而已。也许该说点什么,若秋这么想着:“我很喜欢这一款甜点,谢谢你,韩先生。”

    小亚则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似乎在说,看吧,我说他人很好的嘛。

    然而那位先生还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别客气。”继续喝他的花茶。

    若秋不死心,继续应酬:“韩先生家中有些什么人?”

    ……

    ……

    半晌,那位先生回答:“父亲,姐姐,在英国。”

    “那,国内没有亲人?”若秋挑挑眉。

    “没有,都不在了。”

    小亚插嘴:“他有个姑妈在苏州,去年也去世了。”

    若秋有点好奇:“你母亲呢?”

    ……

    又是半晌:“不在了。”

    天啊,这样谈话比蜗牛爬还慢。

    某人还是决定努力一把,小亚说他是个好男人哪。她笑笑说:“这么说,你父亲是和女儿住了,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没有住一起。”他低下头,看不出他的表情。

    “啊?自已住?”若秋父母已逝,现在最亲的人就是外婆和舅舅,对于周围那些父母健在的人总是既羡且慕的:“你一定常常回去看他吧,一个人生活总是不容易,他会想你们的。”

    ……

    那位先生不回答了,而小亚却一直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

    若秋叹了口气,看来真没法和这位先生好好沟通。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在国外生活的人受了洋思想影响,连亲情都可以如此淡漠。就算他是个好男人吧,恐怕自已也是无福消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