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项目的核准

    更新时间:2017-05-21 17:07:22本章字数:1508字

    好事多磨,在借调一桶筹建处一年多后,在大家滋生了烦躁的情绪,在老总发愁担心项目如果夭折如何安置借调人员时,柳暗花明,项目终于得到核准。皆大欢喜。

    我们的人事关系开始调动,同时办理的还有师兄和他所在研发公司的几个精兵强将。

    整个项目的技术工作由大佬掌控,师兄具体负责。回头看去,一年来跟随我们外出考察的师兄应当有着另一个任务:了解观察这批人,分析判断,看看那些堪以大任。现在,师兄更是频频出入我们租用的办公室,他要调整以前的人事安排,工作重新进行分配,不时的有人被他叫出去到他的办公室进行单独谈话。每个人的工作他要根据自己的观察、判断,自己的意愿调整。我旁桌的阿华——参加工作五年的大学生被师兄叫走谈话。我为阿华高兴,因为阿华头脑开阔、思路清晰,接触新鲜事物快。羡慕之余也有些许的嫉妒——不知师兄会看中我吗?之前,我们一块负责新产品,我跟他学到很多知识。更为难得是阿华写得一手好文章,在我们写的所有的考察报告中,我认为阿华关于变压吸附的考察报告写的最好,内容充实,资料详尽。假以时日,阿华会大放异彩。现在,项目刚开始就能够得到领导的青睐,对他未来的发展很有利。阿华的前途似乎一片光明。不久,阿华回来了,嘟着嘴,神色抑郁,心事重重,叹气说自己对将要干什么工作已经不好说了。果然,师兄对阿华的才能表达了赏识之意,表示要对阿华委以重任,询问阿华是否愿意跟他去干。由于大家都知道跟随师兄调过来几个做过中试的老人——精挑细拣的技术大拿,神使鬼差,阿华当时脑子一短路,竟然认为师兄是让他为他们打下手,或者负责变压吸附的工作。阿华迟疑了下,委婉地说他想干个大的装置,增加更多的历练,想探探师兄的意图,这点小把戏岂能瞒过师兄,师兄很不高兴,冷冷对阿华说以后再谈,尊重阿华的选择,便让阿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目睹师兄从热情到冷淡,阿华意识到情况不妙,对自己将要干什么开始迷茫、担忧起来。错失一个良好的个人发展机会,我很为阿华惋惜。但是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只能寄希望师兄爱才、惜才而不是个记仇、好报复的人。

    终于轮到我了,同样,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走进师兄的办公室。师兄和蔼地问我多大了,我老老实实说四十多了。师兄缓缓说四十多岁的人应当安分下来,不会向年轻人那样冲动盲从,凡事应当有着自己的判断。我说是。师兄转向了谈话的正题,告诉我说将要开工的项目有着一个关键的技术——添加剂——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添加剂不在项目之内,可研报告中语焉不详,泛泛提及。师兄说这项工作需要交到一个老实可靠的人去做,我们这一批人中就数我他认识的比较久,别的人一时半会他还不敢下判定,反复斟酌之下,他决定添加剂我来负责。我能说什么,机密的东西交给我去做,是领导莫大的信任,我回答说我服从领导的安排,同时心中暗自窃喜认为自己或许真的开始时来运转。师兄接着安排说由于调动工作还没有完成,胖头他们现在名不正言不顺,有关新产品的工作我先和研发公司将要调过来的胖头他们联系开展,添加剂的问题则和阿太联系。我连声答应下来。暗自想相对其他同事来说我的条件真是得天独厚。阿太和胖头是我以前的同事。虽说没什么深交。我和阿泰共事过两年,阿太工作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多数时间阿太都是沉默寡言,但我总感觉他属于哑巴脸猴子心的那种人。胖头则知道彼此名姓说过一两次话,属于点头之交。

    接触下来才发觉总是笑眯眯的胖头热情健谈,很容易打成一片。 很耐心,每当我有所请教,胖头对所了解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同时热心地告诉我应当从哪个方面下手,或者指点我去请教哪个人。同他一块准备调动的小K等也很好相处。很快,我们彼此熟络起来。同阿太也重新建立了联系,牵涉到保密,我们只是就前期如设计院的招标资料的准备等进行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