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五十步笑百步

    更新时间:2017-05-22 14:02:59本章字数:1777字

    不久,我们的人事关系调动结束,胖头他们几个正式过来上班。

    这几日因为工艺包技术转让的问题,回集团公司总部开会。没有也不方便回家,我们住在集团公司总部的招待所。连日的唇枪舌剑,大家疲惫不堪。今天集团公司总部相关部门的领导办了几桌酒招待大家,感谢几日的辛劳。

    胖头不知怎的,情绪有些不正常,看上去闷闷不乐,目光专注,吃饭时酒喝的或许有些多,回到招待所,语气有些冲的直呼我和他在一间房内休息,说要聊聊。

    关上门,胖头醉醺醺地挥舞着双手,迫不及待地叫嚷道,师兄不是东西,是个王八蛋……。我一头雾水,连忙示意他小声些,告诫他师兄就住我们楼上,风吹草动的听得见,先喝点水缓缓酒劲,不要乱嚷嚷。胖头毫不为意,依然故我的高声嚷着。看样子他似乎忍耐了好久,需要一吐为快,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发泄的闸门打开了。

    在胖头以后的絮絮叨叨中,我大概听明白了一些原委:胖头自从调到一桶筹建处来后,一直感到别扭、郁闷,心里总觉不踏实。

    前阵子,胖头告诉过我,在他们做中试时期,小K原先只是个一线的普通工人。人啊,谁不想少干活多拿钱,于是小K就提了些礼物到胖头家拜访,胖头许诺提拔小K做工艺班长,同时告诉小K大权还是掌握在师兄那里的,他只能帮助到这。没曾想,不久小K不惜血本向师兄送礼,竟然获得师兄的刮目相看,成为心腹之人,慢慢的竟将小K提拔为研发公司中试基地的办公室主任,这大出胖头意料,失落顿起。在没有调动之前,他们相安无事,分管不同的工作,各干各的,彼此间没有什么冲突。

    小K我现在也很熟悉,在同他相处中,小K不止一次的对我明确表白,他比不了我们,没有学历,没有职称,也没有什么大的前途。小K对目前自己的状况很满足,也不愿意学习提高,对自己的水平有着清醒的认识,不是个有大野心的人。

    随着胖头他们的调动到一桶筹建处,目前小K的工作又回到了工艺和将来的生产,这令胖头感到了无形的压力。微妙的人际关系令胖头不自信起来,突然间心里没了底,同时他也琢磨不透师兄的意图。

    这次胖头酒后爆发的原因是师兄因某些事情认为胖头处理的不甚理想便狠狠责骂了胖头,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感到好笑:大凡跟师兄干过的,谁不知道师兄喜欢当众骂人,私下示好。私下里大家还有个共识,那就是谁被骂的越厉害,表明谁就越得师兄的心,入师兄的法眼。胖头肯定不是第一次被骂,然而郁闷中的批评让胖头失了分寸,分不清方向了。

    胖头转头骂起小K来,痛诉小K吃水忘了掘井人,“是我把他引荐个师兄的,他挣一个敢拿两个去送礼,真是下血本。……没有我,他能到这一步。……”

    “你也可以送啊,”我劝解道。真是,你能怂恿别人,自己为何不做,难道是吝啬钱财,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该花费应当毫不痛惜,“千金散尽还复来”,多浅显的道理。

    “我不送,……”醉后的胖头理智还在,支支吾吾说道:“咱凭本事吃饭,不求他。”也许,比较之下,自己送的少或者认为不值得。

    “是啊,小K的水平在那呢,无论是论学历、论资历,还是论能力他是比不上你的。再说,这个时节,只有你才能挑起这么重的担子,师兄再怎么着也不会如此糊涂,他也不希望重要岗位上用个会砸摊子的人。你说呢,不是吗?现在小K不是又跟你干了嘛。别急,是你的跑不了。”我一面将茶杯递给胖头,一面继续劝解道。

    “王八蛋,骂家里老人。不得好死,……”胖头犹自不甘,接过茶杯,喝了两口茶,咕哝着睡去。

    五十步笑百步,大哥别说二哥。同在江湖,谁又比谁高尚多少。在胖头此起彼伏的鼾声中,我竟辗转反侧,折腾了许久才沉沉睡去。睡梦中,依稀看到师兄嘴里骂骂咧咧,说话如同倒豆子,行走如飞,……。五百亿的项目重燃了师兄的激情,老骥伏枥,雄心犹在。只不过性情和胃口是否变本加厉了呢?岁月,谁说你是把杀猪刀?

    几十亿的技术许可转让费,大佬有明确的指示,这一价格绝对不能变更的,其余的都好商量。面对这天价的费用,集团公司总部财务部、基建部、法律事务部等一帮领导不敢拍板,谈也只能轻描淡写,象征性的讨价还价后,会议在形成上报集团公司上层开会研究决定的结论后结束。总公司建设子公司,用的是自家的技术,技术转让费不过是左手到右手的问题,所谓收回前期的投资也是个站不住脚的理由,大佬在研发公司是占有股份的,这些大家都明白,可是,谁能明白指出这些,毕竟世上太多的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金钱,这是最现成的成功例子了,无形中沉甸甸地摆在众人的面前,充满了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