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EATKFC公司

    更新时间:2017-05-22 14:03:59本章字数:2686字

    现在各人真正负责的工作既然明确,应当开始接触实质的东西了,不能继续浮光掠影、雾里观花下去,那样工作永远开展不起来,只会留在口头上。开工动员会后不久师兄通知我到研发公司找阿太接受关于添加剂知识的培训。对此,我忐忑中夹杂好奇,神话了的核心机密,令人诚惶诚恐;另一方面经验告诉我生活中遮遮掩掩、吞吞吐吐、欲说还休的事情不过是个噱头,明了真相后往往大所失望——不过如此。

    第一天阿太说首先要对工艺流程有个大概的了解,给我讲解了一番大致的工艺流程,确实挺简单的一个精细化工项目,由几个典型的化工单元操作组成。接着,阿太给我讲解了几个关键设备,牵涉到设备的规模大小及工艺条件等因素,阿太对市场上设备厂家的制造能力也是不甚了解,认为需要迫切解决,要我今后重点查找有能力的厂家,最好每套设备找上三四个能力不相上下的厂家。我一一记下来。闲暇开始在网上查找。

    中午和阿太在吃饭的路上碰到大佬夫妇,我们毕恭毕敬地停下问好,大佬夫妇礼貌性地停下来,阿太向大佬介绍说我是来进行培训的。大佬深沉不语,神色严峻,目光穿过我的头顶若有所思、专注看着我的身后。倒是挽着大佬胳膊的大佬夫人拿腔捏调、娇滴滴、怜悯说:“哎呦呦,年轻人,你看头发白的,怎么能这么多呢?愁的吗?”阿太连忙急促的解释说我要比他大多了,只是看着年轻,同时双手无意识地比划着。我怪异于师兄夫人称呼我这中年人为年轻人,一个愁字何处而来。大佬比我年长是不争的事实,再说我的简历大佬夫妇应当是仔细看过的,我这年龄还不至于他们给予如此青春的叫法,真是夫贵妻荣,可以为所欲为。我更奇怪阿太明明比我大不到一岁,为何非要当面撒谎我比他年长。一时间,我愣住了,不知说些什么,怔怔看着大佬夫妇恩爱地离开前行。大佬夫妇走远了我才回过神来,傻傻地问阿太我真的比他大?阿太脸有些红,含糊解释说是说着玩的。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玩的,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敷衍“哦”了声跟着阿太前行去吃饭。

    第二天阿太继续讲解了关于关键设备他临时想到的一些资料、看法,接着阿太搬出了他十年磨一剑的成果:九册厚厚的软件包。阿太手拿一册充满感情地摩挲着翻了翻,告诉我说这是第十一版软件包的打印稿,仅此一份,要爱惜看,不可弄脏、涂污。我理解阿太敝帚自珍的心情,答应了。心想再恋恋不舍也是要给人看。软件包存在的价值,不是古玩、玉器等适合独自一人把玩鉴赏,拿出来经受实践的检验,创造效益才是它的使命。

    没等我看完软件包,一周后,很突然的,阿太通知我暂时不要学习了,以后再学,师兄要求我先回榆林。回到榆林,一头雾水的我到师兄办公室汇报学习情况,刚一开口就被师兄截断。

    “学什么!谁安排你去学的,”师兄“啪”的一声把手中的笔拍到办公桌上,暴躁地说,“失踪这么长时间,也不说声,你胆子也忒大了。”我顿时面红耳赤,不能反驳,只好老老实实的接受师兄的训斥,告诫自己要习惯师兄的喜怒无常,不可造次。

    跟随师兄工作的蜜月期到此为止,以往的和谐、亲密不再存在,开始进入暴风骤雨时期。除非不见面,见面师兄对我都是横眉立目,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莫名其妙的我从胖头那得到师兄前后判若两人的原因:一桶公司成立后,大佬的研发公司向集团公司打了个报告,意思添加剂作为核心机密,不宜扩散,研发公司出资建设,自主安排生产,产品出售给一桶公司……。一句话,添加剂的建设、生产经营全部由研发公司负责,相当于研发公司建个厂。集团公司相关部门慎重考虑后不同意,下一步如何走,现在等待集团公司高层的决定。据说有单独成立公司的说法,并且成立公司的级别会很高。利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大佬和师兄以前的认识中,添加剂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产品卖给一桶公司,无论一桶公司生产好坏,研发公司会拥有一个下金蛋的摇钱树。现在,如果集团公司成立新公司会有新的人事安排,这么说师兄认为便宜了我,怪谁?没有人能提前知道事情的发展,师兄在恼怒自己,狠自己缺乏前瞻性,所以一股怨气发泄到我身上。与此同时师兄在积极补救自己的失误,在广泛发动自己的关系,鼓动老部下前来,至少胖头给我透漏了二部的踊跃。

    同一时间,一桶公司也是议论纷纷、怨声载道,大佬出尔反尔,原先的任命现在不予承认,据说他大义凛然、言之凿凿地表示他从未在一桶筹备处时期签过给我们任命的文件,谁敢再去翻弄那不值一文的废纸?工作安排虽说有一个具体人负责,但好似群龙无首,乱哄哄闹的不可开交——大家对自己具体做什么工作陷于未知。在几个老总的建议下,大佬同意对大家调整工作,给予任命。于是原先的部门负责人开始统计、分配工作和建议性任命。我们几个添加剂的沉默地看着,终于在上交申请的最后一天有人沉不住气,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要求我也做个申请同一桶公司一样递到师兄手里,我摇摇头说没有人通知我们,我们就当作没有这回事,表示不愿意去。同事们不同意了,劝说道我们几个人就数我认识和熟悉师兄,一桶公司成立之初也是安排的我挑头,更何况是为了大家的利益,现在这个时代谁嫌钱挣得少?趁着一桶公司任命的机会搭上车,死马当活马医,万一成功了呢?否则,一步错步步错,工资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在大家的劝说下,我心动了,浑然忘记了师兄恶劣的心情,答应尝试下,于是我们满怀希望地起草了申请,给大家一个最低的职位:各专业的主管。在大家满怀憧憬的希望中,我拿着申请出了办公室去找师兄。

    真是好运气,我竟然在走道碰到正在回办公室的师兄。看来有戏!我对这个好兆头沾沾自喜。连忙赶上师兄同时将申请递给他。没想到,师兄接过看了一眼随即扔到地上,加快了行走的步伐。我连忙捡起申请,追着师兄进了办公室。师兄脸色铁青,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还是硬着头皮吞吞吐吐的对师兄说:“我也很为难,你看我们……”话没说完,就见师兄五官扭曲,厉声说:“你还想不想干?我能让你干添加剂,也能让你不干。”一把扯过我手中的申请,三下五除二的撕烂,扔到地上,似乎感到还不不解气,用脚踩下碎纸,又一脚踢开,气呼呼地坐下,挑衅地瞪着我。我盯着地面,在师兄面前默默地站了一会,转身离开了师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我对正在急切等待的同事们说我再也不会向师兄要求一官半职。无论同事怎么问我只是回答暂时不要想着我们也和一桶公司一样有什么任命,好好工作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工资,别的听天由命,“世事我曾努力,成败不必在我”。

    三个多月后,集团公司总部下发文件,集团公司全资单独成立处级子公司,师兄得到提升——被任命为为总经理, EATKFC公司自此横空出世。文件中还说EATKFC公司的建设由一桶公司协助开展,暂不调进人员。这样,我们几个仍然是借调的身份为EATKFC公司工作,唯一的不同是从新的公司——一桶公司——借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