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谁谓廉颇老

    更新时间:2017-05-23 06:48:42本章字数:1789字

    跟随师弟到设计院出差,怎么说呢?简直一个活宝。师弟让人身心俱疲、哭笑不得,无地自容。大家不约而同的认为今后绝不和师弟一道出差,实在推脱不过,最好闭口不言。

    第一个惹得师弟不快的就是到设计院去竟然没有专车接送他这大人物。我们几个坐的火车,提前赶到西安把住宿等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一桶公司驻在西安的司机也将威风凛凛的师弟从机场接过来,这一点师弟是很满意的。

    第二天早上,当听说要坐公交车到设计院时,师弟顿时不情愿起来,脸色有些不好看,笑容有些凝固,满脸的“不会吧,有没有搞错?”但是多年官场的历练,师弟暂时没说什么。

    他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夹着公文包,与等着挤公交的人群保持着十米开外的距离,皱着眉头,满怀悲悯、带着些许的厌恶看着站台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冷眼看着每来一辆公交,人们去奋战,扭曲着身体塞进车内。怎么会这样呢?师弟满脸写满了虎落平阳、龙游浅滩的委屈。他何曾受过如此的待遇?

    犹犹豫豫的等待中,几辆本来我们是可以挤上去的公交就这样因为师弟的不情愿、再看看错过了,时间在流逝,师弟终于对焦急且有些懊悔的我们发出了指令,我们打的前往设计院。出租车内,师弟长出一口气,不忘开导我们,这样宽松多了,也不会误了时间。出门在外图的就是个方便,花不了几个钱,但是舒服。

    与设计院的交流紧张而劳累,由于设计院的设计人员任务多,不同的设计人员大多将自己负责的那块交代、讨论完毕便匆忙离去,作为业主,我们也尽量言简意赅的的表述我们的意图,因此,气氛严肃而热烈。唯一不协调的是师弟时不时的冒出一个个幼稚提法或问题,作为业主我们感到很汗颜和羞愧,无地自容,真希望前来交流的不是自己——我们害怕师弟张口出声。设计院的设计人员不愧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修养素质就是高。数次之后,每当师弟卖萌,他们保持高度一致的短暂沉默,而后自顾的进行下去。师弟讪讪的,几次的软钉子或许使他认识到了沉默是金的真理,也或许车马劳顿,更或许我们所讨论的对他来说如同天书,众人的交谈对他无异于催眠曲,尴尬坐着的师弟不久就进入了梦乡,在师弟抑扬顿挫的鼾声中,设计交流按部就班的进行,倒也相安无事。

    午餐时间是短暂的,因了师弟的到来,设计经理专门安排我们到贵宾小餐厅,不用端着餐盘去排就餐的长龙。这点师弟感到满意,看看餐厅黑压压的人群,打饭的长龙,转过头来得意地看看我们,似乎说我们跟着他沾了光。

    下午回住地,师弟重提打的返回。一来不用赶时间,可以选择一班人相对较少的公交车,二来出差是按照坐公交补助,大家不愿意超标,没必要倒贴自己的腰包,再者随同领导外出,打的费用怎能让师弟出,因此,大家都婉拒了,敷衍说在屋内呆了一天,趁这个时间放松放松,休息下。见没人响应,自己又实在不愿丢面子去挤公交,师弟只好自己打的绝尘而去。这一点师弟要比师兄差一些,师兄能够随遇而安,没有这么多的讲究和排场,师兄一样挤公交的。

    食无酒。大丈夫、真英雄可一日无美食,岂可无酒?嘴里都淡出鸟味来了。连续两日抑扬顿挫的坐镇交流后,师弟厌倦了快捷酒店一成不变的饭菜,今日在坐上出租车前郑重安排道晚上晚些吃饭,出去喝酒,改善下生活。

    既然喝酒,自然需要美酒,三男一女,晚上还有工作需要准备,一瓶想来足够,于是我在酒店外面的商店买了一瓶六年的西风酒。

    美酒、美食,自然心情大好,师弟恢复山东大汉的本色,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师弟好不快乐,真个酒酣耳热,不亦乐乎,一扫白天交流时的沉默和萎靡,讲个无伤大雅的笑话或是过来人的经验,师弟活泼起来,侃侃而谈。

    师弟喝的红光满面,豪情大发,意犹未尽提议说:“我看你俩不想喝,这样吧,我们不在要酒了,把你俩的酒倒给我,喝完我们吃饭。”我和小弟各自将杯中的余酒倒入师弟的酒杯,师弟一饮而尽,犹自摇头回味。一斤白酒,师弟一人喝了近八两,谁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私下的我想,师弟假如在工作中能有如此豪情,敢于担当多好,只可惜师弟是酒场英雄和将军。小弟看看我,估计也深有同感。

    回去的路上,师弟语重心长的说,公司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回集团公司总部处理,交流的问题就交给我们了,一定要和设计院交流的透彻清楚,注重细节。我等自然感到备受重用,诚惶诚恐,莫大的荣耀。领导告诉你他的行踪且将工作托付与你,这是莫大的信任。

    是啊,师弟必须回集团公司总部一趟了,算来有半月没回去了,嫂子一人在家,总是令人担心的,再说温香软玉抱满怀,远胜于在交流的会议中双手抱胸中的小憩。